落秋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咸魚的自救攻略 > 正文 第八百七十七章 戰略級會面
    在楚垣夕回憶的時候,阿啞也在回憶,不過回憶的是自己。按照小李的說法,他之所以被趕出開門客,不是提的意見不對,而是提意見的方式不對。年輕人即使業務能力拔群,仍然容易犯這種錯誤,越有能力越容易犯。這種激進而正確的意見只有同為年輕人才有可能采納,程慧琳畢竟已經老了。

    實際上在他提出是否趁著大店還沒鋪開,費用還沒花出去,還有機會轉型改做便利店之前,開門客內部進行過各種推演。大店不好開已經是現實,旗艦店可以視為一次有益的試錯,現有地皮資源可以作為支撐便利店的前進倉,只有物流和供應鏈需要進行一定程度的調整,然后就是運營,運營線要進行天翻地覆的激烈變化。

    但自己就是coo,首席運營官,所以這件事情由自己提起不是責無旁貸的嗎?結果也不知道是為什么,程慧琳突然對自己失去信任的感覺,然后棺材板就按不住了,直到那個時候他才真正明白,有不少人是真的想當這個coo的。

    所以離開開門客的時候,阿啞是懷著恨的,特別是他發現以李靖飛為首的一群人已經摩拳擦掌的準備山寨小康生活的時候。

    這個發現讓阿啞特別興奮,因為,你們山寨楚垣夕,等他一發功,你們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gameover。這一幕在楚垣夕當初做自媒體的時候已經上演過不知道多少次了。

    也是這個原因,阿啞選擇oto,距離戰場遠一些,到時候好方便看笑話。

    不過李哥交給他的任務可是極難完成的,李哥的原話是:“我非常非常需要你,但是我怕你無法做到我需要的。”

    阿啞感到一絲不安:“你需要什么?”

    “我需要一個強大的宣傳工具,就像巴人自媒體那樣的矩陣,不但要有巨大的粉絲數,還要有巨大的影響力,有信譽,按你們的話說,有一個特別容易讓粉絲們信任的人設。”小李說著揮拳,這就是他想要的。

    阿啞漠然。這個要求已經不止是難了,如果要搞粉絲倒是可以慢慢搞,他也有自己的粉絲獲取計劃,想必不會太菜。但是怎么成為kol,反正他沒有這份自信,因為缺乏底蘊。

    這時,只聽小李慢慢的說:“其實我還有一個選項。”

    阿啞當時就懂了,然后搖搖頭:“對巴人集團進行戰投?我不太看好。”

    “我又不是要并購,其實要是巴人信息肯賣就好了,可惜我估計hu不會賣。戰投的條件無非就是讓我用用他的自媒體工具而已。”小李樂觀的說。

    戰投和并購的區別在于,并購是花更多的錢拿到完全的控制權,而戰投出的錢少,但進行一定的資源互換,這個互換是要用協議來保證的,有時候還會變為交叉持股。

    此時oto的估值按¥計算已經達到大幾百億,無論是和巴人還是小康相比都是他更龐大。而且孫大圣對oto的持股高達畸形的48%之多,這一方面比較罕見,另一方面也說明oto和孫大圣之間的關系跟其它被投企業不一樣,更像親兒子。

    所以,小李是背靠著千億的愿景基金,別說戰投了,就算并購巴人的話說出來都不是沒譜的事,因為只要并購的發生是合理且有益的,孫大圣肯定還會奶他。

    “不是并購和戰投問題。而是……”阿啞想了想,“我是跟在楚垣夕身邊有半年多時間的,這么說吧,他對巴人的自媒體有一種異乎尋常的情緒。你要是對巴人集團進行財務投資,雖然也不太可能被接受,但只是因為巴人集團太賺錢了,是錢的問題。可你要想戰投染指他的自媒體矩陣,以我對楚垣夕的了解,以oto的資源,應該是沒有希望的,他不會讓你用。”

    “hu的主要精力現在不是在小康生活上嗎?”小李非常意外,雖然他對巴人集團展開過調查,但是那是阿啞入職之前,缺乏深層次的了解,這時不得不陷入思索。

    “確實。但是巴人自媒體,怎么說呢?他的精力不在上面,但是控制欲絕對沒有下降。”阿啞信誓旦旦的說。

    “那,收購其他創業者的股份呢?咱們當野蠻人如何?”小李腦子里的套路多的是,在這個方向上,他雖然不到30歲,但是擁有足夠多的經驗。

    然而阿啞一聳肩:“不可能的,當初他們簽的協議我也看到過,條款限制的很嚴謹,沒法隨便交易的。再說巴人沒有董事會,就算楚垣夕允許別人買其它創始人的權利也沒用,只能是財務投資。”

    小李頓時呆若木雞,心說楚垣夕當初建立企業的時候不就是個被開除的產經嗎?他哪來的經驗做出這么謹慎的股權結構啊?“你當初簽的協議能拿給我看看嘛?我想看看他防的有多死。”

    “能使能,可是……”阿啞非常迷:“如果你有什么宣傳方面的需求,國內自媒體行業這么發達,巴人只是其中一個稍微大只一些的,沒必要盯著巴人吧?在其它自媒體上買廣告發聲不行嗎?”

    小李頓時搖頭,“不不不,我要做的事情,絕對不能以廣告的形式兌現。你們的自媒體市場我也了解了一下,還就是巴人娛樂比較適合我用,因為楚垣夕個人屬性的原因才合適。”

    對巴人頗有了解的阿啞,頓時產生一種即視感,仔細一尋思,心說這不就是楚垣夕對待《稷下學宮》項目的態度嗎?寧可自己做一個綜藝,也絕不在現成的綜藝上投廣告?

    阿啞跟聲叔是有私交的,拿回《稷下學宮》之后,很多事情已經可以當成談資了,而且楚垣夕說過“阿啞永遠是我兄弟”這樣的話,當初也是聲叔介紹的阿啞進巴人。所以淳樸的聲叔自然沒必要防賊一樣聊天說話,某些可以公開的八卦他知道的更多也更詳細一些。

    阿啞知道的事情,也就等于小李知道了,因此才有了這次的探訪,小李要當面和楚垣夕聊一下。而且,一個人不行的話,拉上另外一個呢?724作為島國系便利店的鼻祖,在國內市場上也是一極,就不信沒有楚垣夕需要的資源。只不過他沒想到724的反應這么快,看來有一些本方不了解的情況呢。

    現在楚垣夕就坐在他們對面,而且楚垣夕的回憶只是一閃,馬上想到個問題,就是小李的來意是啥?

    724的大中華區董事長內田慎治屈尊降貴來到小康嘛,倒是可以理解。友商之間互相拜訪一下是很正常的,原世界里楚垣夕也拜訪過全家和全時,這兩家都是開發了app的便利店江湖前輩。

    但是小李來這干嘛呢?他一個搞酒店承包租賃的,靠輸出管理服務賺錢,跟便利店沒一毛錢關系啊,八竿子能打著的地方無非就是都屬于本地生活服務行業。難道僅僅因為阿啞的淵源所以過來串串門?

    這個想法太荒謬了,因為楚垣夕覺得小李跟自己應該是一類人,無利不起早那類。oto集團雄心勃勃來華之后遇到無數問題,小李怎么可能有時間串門?有這時間去滋養一下發際線也好啊。

    沒想到聊了幾句發現小李似乎真是串門來的,侃大山的水平很高,直追帝都的出租汽車司機。大到國際國內局勢,貿易戰還要戰多久,印度在其中如何取利,瑞典的環保小妹怎么跑到聯大發功,瞪誰誰懷孕,小到企鵝的最大單一股東ipo上市,勇者斗惡龍手游強勢發布瞬間占領ar+lbs游戲領域空白,等等等等,什么都懂。

    楚垣夕愕然發現自己實在是太專注于工作了,居然沒他懂的多?而內田慎治就更慘了,說了半天也就勇者斗惡龍還能插的上話,畢竟這是他們島國最正宗的國民ip。

    所以內田比其他人更急于把話題拉回創業領域,因為他今天真不是來嘮嗑的,必須有所謂而云然。然后他終于逮著一個機會,聽小李侃到了oto集團的成立,那是2013年,小李剛剛20歲,認為自己趕上了一個巨大的機會,從2009年開始的巨大機會。

    只聽他說:“過去這十年里移動互聯網上除了社交和游戲之外的所有的機會,其實都是出現了全新的標準化模型,很多東西搬到網上之后,原先不能標準化的,可以通過標準化壓低成本提升效率了,于是誕生新的商業模式。而且關鍵是很多領域是空白的,沒有no.1,誰都可以做這個新模式的no.1。我就是生的太晚了,耽誤了4年才認識到這一切,要是我早生4年,哈哈哈哈……”

    楚垣夕不由得頻頻點頭,心說自己的年歲都活到狗身上了,特別是這個世界的咸魚楚垣夕。即使是原世界里自己也沒有這么清醒的認識,而是看到共享單車確實是個大機會才下定決心換工作,被風口吹著一步步走向后來。這么一比,小李確實是個天才少年,這也就是在印度的環境下邊才被拖累了,要是一開始就在天朝,說不定能折騰個天翻地覆。

    小李看到內田慎治的表情了,但是他正侃到興頭上,繼續侃:“過去幾年貴國誕生了從零開始非常快速達到百億的企業,而且不止一個。但是在我看來,其實并不是公司做的有多好,而是新的商業模式誕生之后第一批沖進賽道,速度夠快。速度夠快規模就能起來,因為資本會第一時間注意到,然后整合上下游,撬動整個社會。”

    內田慎治心說好機會,該我了!“但是未來并不是這樣,這種新模式的出現機會已經越來越少了。今后公司想賺錢,還是要靠內在的能力而不是外延的價值。”

    小李非常配合的捧了一哏:“您說的內在指的是?”

    “資源整合的能力,以及”內田慎治適時的加重語氣:“價格戰的能力。”

    小李頓時想到了孫大圣,孫大圣可以說是世界范圍內創業領域大打價格戰的重要推手,沒有他的money,很多價格戰是打不起來的。

    而楚垣夕則不然,楚垣夕心說這話中有話啊。小康正是模式創新的受益者,通過對物流和供應鏈的整合提升效率壓低成本,然后搶占一個空白,也就是龐大的便利店賽道上沒有出現真正的網絡用戶體系的空白。

    像全時全家這些老牌便利店,雖然有app,但是根本不是一個網絡狀的用戶體系,而是簡單的信息分發,最大的用處是充值會員卡。小康本質上是把便利店把會員體系搬到網上,而且進行了全面而且幅度巨大的升級,直接從原始社會進化到社會主義的感覺。

    這是模式創新外延產生的價值,這個空白搶的到底怎么樣,恐怕對面的內田慎治真正了解小康的會員系統之后會被嚇死。

    但內田老先生應該還沒了解到,所以強調內在的能力,而且直說了是資源整合以及價格戰。

    其實這兩者是相關聯的,沒有資源整合的能力根本沒資格打價格戰。比如電商大戰中最常見的要求供貨渠道二選一就是資源整合,當初蘇寧國美要求大家電廠商們二選一,八一五價格大戰差點逼死狗東,逼的狗東不得不找二道販子經銷商們拿貨。

    又比如滴滴和快遞之間異常慘烈的價格戰,持續時間之長數額之大都是極為罕見的,一天就能打出去兩千萬塊錢。之所以能夠打到這個地步,就是因為雙方的資源整合能力其實也不相上下。所以雙方傷筋動骨之后不得不找華興做中介進行了合并,一次最徹底的資源整合。

    那內田慎治強調這個干什么?要跟小康打價格戰還是要玩“資源整合”?他是不是應該清醒一點?

    想到此處楚垣夕目光一凝,凝重的說:“內田先生,未來,我以為,有兩種公司的發展前景最值得期待,一種是讓人類獲得快樂的公司,另一種是讓人類獲得便利的公司。”

    “橋豆麻袋!”內田慎治心說你跟我說的是一回事嗎?但是忽然,他凝神想了一下,楚垣夕這沒頭沒尾的話,似乎是在回答他的暗示?“所以,楚君的意思是,因為這個判斷,你才創建了巴人集團和小康生活這兩家公司嗎?便利店可是個非常傳統的行業啊,我以為是新技術,比如ai等等才能代表未來?”

    他已經聽出來了,楚垣夕這是在隱晦的表示,這兩家公司都是對未來發動的攻擊,老子根本不會賣給別人。

    “能啊,誰說傳統行業不能代表未來的?我始終相信新技術本身創造的價值遠遠不如用新技術對傳統行業升級改版帶來的價值大。就以ai來說吧,嗯,ai游戲不知道您怎么理解,是用ai代替程序猿研發游戲,還是在傳統游戲的基礎上用ai進行革新?我公司的《亂世出山》是很典型的后者,用ai解決傳統類型游戲的痛點從而達到增值的目的,非常成功。”

    內田慎治簡直日了狗了,這個游戲他不但知道,還玩過,而且玩的是他們島國服,在島國的吸金能力眼看就要進入三甲行列,眼看就要干掉活化石級別的手游《智龍迷城》,推特上的討論數量非常之多。

    問題是便利店能一樣嗎?我玩便利店三十年了,什么新鮮事沒見過?互聯網的出現都沒把我嚇住,就不信你一個后生晚輩能用ai把便利店給升級了!

    小李似乎是完全沒有get到另外兩人話里有話,這時對楚垣夕的觀點表示認同:“對,創業中自信最重要,一定要相信自己。模式創新不但要相信自己,而且要相信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如果和大眾認知一致或者很接近,那就不可能是一個理想的模式。”

    內田向沙發后背上一靠,輕松的問:“但是你和大眾的認知不同,90%的情況下是你錯了吧?”

    楚垣夕十分真人的看了看內田老先生,發現不能將他看作一個創業者。“這很正常啊,靠獨特的眼光發現一個新的模型,處在空白領域,怎么辦?創業啊。創業的過程就是驗證自己獨特眼光到底對不對。不然怎么能夠脫穎而出呢?”

    “對,我記得我第一次來貴國的時候,你們的投資人普遍不看好在線教育,但是仍然有很多創業者相信自己的判斷,相信把教育搬到網上之后可以提升效率壓低成本,現在回頭看,多火啊。”

    楚垣夕發現小李這人跟自己的三觀是何等的一致!要是他能給自己打工就好了,可惜不可能。實際上,別看他們兩個說的輕松,但是這個驗證的過程是何其漫長!這是漫長的黑夜,創業者需要在黑夜中沖鋒,沖到黎明到來,要堅持,要隱忍,要不斷感動自己,甚至把自己的信念升級為信仰,如果升歪了就會變成心魔。

    這就是為什么幾乎每一個成功的創業者都極度自我的原因,很難被別人改變,除非是咖位更大的創業者。( 咸魚的自救攻略 http://www.mlbrbj.live/9_9696/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