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長寧帝軍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凈崖先生
    高明陽和高明堂兩兄弟從徐家出來之后溜達著走了一陣,沒有直接回家,而是隨便在大街上找了一家茶樓進去,徐家為了謀事,特意把他們大宅旁邊的一戶民居買了下來,然后開了一個小門,每次他們這些人進徐家議事都是從民居進去,所以不容易被人發現。

    兄弟在茶樓里坐下來后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眼神里看到了深深的擔憂。

    “事情肯定是不對勁,但你不應該當著徐少衍的面說出來。”

    高明堂道:“這個人,現在已經有些要狗急跳墻的意思了。”

    “怪我。”

    高明陽道:“一時口快,當時也沒來得及想那么多,好在你幫我圓了一下,只是徐少衍那樣的人自然也會很快明白過來,其他各家都會想辦法與他徐家逐漸疏遠,這也怪不得我們,總不能真的一下子翻了一船人。”

    “他做事這么不穩妥,連累我們了。”

    高明堂道:“現在得想個辦法補救。”

    “你說怎么辦?”

    高明陽有些心急:“現在這架勢看起來陛下已經知道了什么,怎么看都像是陛下故意要滅口,如果不是為了保護竇懷楠的話,怕是陛下也不會讓澹臺草野和方白鏡出手,動竇懷楠是咱們錯了。”

    “這樣。”

    高明堂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第一,現在你來負責,把和徐家這邊聯絡的線先斷開,除了你我之外,所有負責和徐家那邊走動的人全都調離長安,送的遠一些,不要讓廷尉府的人找到。”

    高明陽皺眉:“可以都除掉。”

    “不行!”

    高明堂臉色一變:“你怎么能這樣想?”

    他瞪了高明陽一眼:“先祖跟隨太祖陛下打天下的時候,太祖陛下不止一次盛贊咱們的祖上高義,愿意為我們做事的人都是家人,都是朋友,他們也是奉你我之命行事,因為你我的疏忽而除掉他們?你這樣做不覺得太陰狠了些?高家的人不應該這樣想,也不能這樣做,人是咱們的人,徐家那邊如何對待他的人是徐少衍的事,可我不允許高家的人會這么狠毒,那不是個人做出來的事……”

    高明陽臉一紅:“我也是心急,你別當真。”

    高明堂正色道:“你記住,縱然你我兄弟沒能復興高家,也是因為你我無能,別家的人怎么對待他們的自己人我管不著,我也沒那么大的能力去管,可是高家的人,不管姓不姓高,為高家做事就是高家人,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你我兄弟可以把罪責扛起來,可是你我能保護的人要盡量多保護一些。”

    高明陽點頭:“我記住了。”

    高明堂道:“我們高家祖上的遺訓不能忘啊。”

    高明陽道:“不敢忘。”

    高明堂認真的說道:“我們想復興高家,第一是因為作為高家子孫,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高家沒落,那是你我之罪,第二,現在來看大寧處于一個可能會有危險的時期,陛下若是真的出了什么問題,二皇子年幼,我們得好好保護大寧。”

    他看著高明陽的眼睛說道:“我們要爭權,可不能做謀逆之事,也不能做叛國之事,爭權是我們寧

    人自己人的事,是家里事,如果有人把爭權看成是反陛下,那高家的人也不會答應,徐少衍做事我不認可但必須有一個人在前邊頂著,現在他可能頂不住了,那就棄了。”

    他認真的說道:“剛剛我說到第一是把徐家那邊的線斷了,把我們的人送出長安,第二我會派人去和竇懷楠接觸,并且安排家中的高手暗中保護竇懷楠的安全,竇懷楠回到京畿道之后想動他的人更多,找個人接近他和他成為朋友,并且保護他,如果最終他會重新啟用,我們安排過去的人就會有奇效,說不定能保住高家。”

    高明陽道:“都聽你的,你這個人太粗糙,而且做事容易沖動,以后有什么事你直接讓我去做就行。”

    “你呀。”

    高明堂嘆了口氣:“自己的毛病你自己都知道,就是不改。”

    高明陽訕訕的笑了笑:“這不是從小到大一直都有你么。”

    高明堂道:“現在還有一件事得你去做,我們和徐家聯絡的人都送走之后,你去見見咱們選出來的那幾個年輕人,如今舉薦進入東宮的人名單已經確定,估計著已經呈遞給了陛下,這幾個人陛下也都會記住你和他們聊聊,告訴他們一旦進入東宮之后,低調做人做事,不許和二皇子走的親近,只管完成自己的本職之事即可。”

    高明陽一怔:“這是為什么?好不容易安排進去的人,如果刻意疏遠的話”

    “他們廢了。”

    高明堂搖了搖頭:“已經不可能會被重用了,所以我們要備選一批人,第一批人送進東宮的目標原來是接近二皇子,成為二皇子的親信,但現在要改變一下,這第一批人不再以成為二皇子親信為目標,他們存在的價值是為了給第二批人鋪路,只要他們做好本分事就行,不要顯山露水的,越低調越好。”

    高明陽點頭:“我知道了,我會交代他們。”

    “別對他們說我說的這些話。”

    高明堂嘆了口氣:“是高家對不起這幾個年輕人,以后再想想用什么辦法補償。”

    說完這句話后高明堂起身:“回家,分開走。”

    高明陽嗯了一聲:“我知道。”

    與此同時,徐家。

    徐少衍等那些客人都走了之后他又回到書房,臉色難看的好像剛剛吃了一只死蒼蠅似的,在書房里坐下來,又氣又憂心,看著府里的下人在那收拾桌子,沉默片刻后擺了擺手:“都先出去,讓凈崖先生進來。”

    下人們連忙退出,不多時,被稱為凈崖先生的人快步進門,看了看徐少衍的臉色大概也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剛剛他也已經得到了消息,作為徐少衍身邊出謀劃策的最重要的幾個人之一,其實他的話徐少衍并沒有聽得進去多少,此時此刻所面臨的局面,他在很早之前也已經和徐少衍說過,他提醒過徐少衍不要低估了陛下,誰低估了陛下誰都會吃到苦頭,這個天下能和陛下做對手的人并不多。

    “凈崖先生。”

    徐少衍一看到他進來就連忙站起來:“悔不該不聽你的話,現在事情已經變得很棘手,還請凈崖先生救徐家。”

    其實凈

    崖先生這個人什么來歷到現在徐少衍也沒有搞清楚,或者說不是那么特別相信,當初收留這個人的時候他也不是很樂意,只想著不過是多一個人吃飯而已,徐家又不缺這一口飯錢。

    凈崖先生來的時候手里拿著一張已經老舊到好像隨時都會粉碎的借條,這借條的事,徐少衍倒是也有所耳聞,只是幾百年了誰還能辨別真假。

    借條上寫的是徐績借凈崖先生李善功妙計一條,日后還善功先生子孫后代衣食無憂。

    這借條已經是幾百年前的事,提起來的話百姓們或許還能想起來有那么一個近乎神話般的故事那時候,正是天下大亂,楚已經不能維持中原天下,各地叛軍橫行無忌,而北方的強敵黑武在得知楚國內亂后又大舉興兵南下,猛攻北疆。

    大寧太祖皇帝陛下正在率軍征戰,聞訊之后親率大軍馳援北疆楚軍,那一戰打的極為慘烈,損失了無數部下才將黑武人擋在國門之外,可就在這時候,其他幾路義軍卻趁著太祖陛下后方空虛前來偷襲,那時候,太祖皇帝麾下一多半兵力在太祖結拜兄弟手里,他的結拜兄弟正在率軍南征。

    徐績奉命率領不足一萬人的人馬與十幾萬各路義軍對抗,這一戰若是打輸了,太祖皇帝后路被斷,只怕連太祖皇帝也難以活著殺出重圍。

    徐績當時憂心忡忡,就在這時候有一個云游先生進了他的軍營,說是他有破敵之策,那種情況下徐績并沒有相信一個云游之人真有什么破敵之策,可也是有病亂投醫,于是就見了他,這個人自稱凈崖先生,名為李善功。

    他祖上倒是有名氣的很,就是那個曾經寫出江湖第一閑書的大閑人,那位身份復雜的大閑人在晚年歸隱,開了一家私塾授課,收的弟子卻沒有一個小孩子,都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當時還沒有引起什么轟動,他死后又二十年人們才驚訝的發現,楚國當朝的重臣有好幾位出自那家私塾。

    當初凈崖先生找到徐績說,他得祖上卦書,卦書上寫的明明白白,推斷出大楚終亂,逢戰二十年,天下歸寧,那時候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寧字會是寧國的意思,徐績想的也是這個寧字是歸于平靜的意思,天下大亂二十年后歸于平靜。

    凈崖先生說,他的子孫后代會遇到危機,所以必須求助一位貴人才行,凈崖先生本想北上去去見太祖皇帝,奈何被大戰攔在【 .】那過不去,只好來見了徐績。

    他當時給了徐績一條破敵之策,誰想到徐績真的就靠這條計策分化瓦解了十幾萬敵人的聯軍,力保太祖皇帝后路不失。

    所以徐績當時給凈崖先生寫了一張欠條,還說不管過去多少年,只要凈崖先生的后代持這張借條到徐家來,徐家子孫必會厚待。

    幾百年過去了,徐少衍又怎么想到有一天真的有一個自稱凈崖先生的人拿著這張借條來?

    一張借條保存了幾百年,可見李家這一脈也是極為珍重。

    此時此刻,徐少衍想到了祖上因為那一戰功成名就,被太祖皇帝視為兄弟,歸根結底就是因為凈崖先生的妙計,而現在徐家又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身邊還是有一位凈崖先生這難道不是天意?( 長寧帝軍 http://www.mlbrbj.live/9_9499/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