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龍抬頭 > 正文 1754 和他,戰斗到底
    吳悠走了,我也走了。

    只不過,吳悠是光明正大地走,我是偷偷摸摸地走。離開藤本家,我著實是心灰意冷,因為洪社的強勢來襲,我還為東洋黑界擔憂呢,結果轉眼之間藤本家都幫吳悠了,人命在他們眼里仿佛草芥一般,根本一點都不在意。

    我突然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可笑了。

    算了吧,他們自己還無所謂,我一個華夏人還操什么心呢?

    有了藤本家的默許,吳悠一統東洋黑界已成定局,我就是翻出花來也不可能制止得了。離開藤本家沒多久,藤本一郎就給我打來電話,問我怎么還沒有來?

    我倆之前約好了見面的。

    回想之前的場景,藤本惠太雖然答應的很痛快,藤本一郎卻是有點不情愿的,或許他能說服他爸?

    我又燃起一絲希望,說道:“我這有點堵車,馬上就到。”

    “那個,你不用過來了……”

    “嗯?”

    藤本一郎似乎有些猶疑,最后還是說道:“我和我爸剛才探討了下,覺得吳悠一統東洋黑界也不是什么壞事,畢竟你要回去了嘛,這里總得有人主持大局,吳悠還是你們洪社的人,所以也不是不可以啦……至于死人,嗨,黑界動亂、新王上位,哪有不死人的,你在那會兒也死了不少啊!再說,黑界的事,我們也不好參與是吧……”

    我的一顆心迅速往下沉去。

    不論藤本一郎是不是自愿說這些話的,起碼他已經同意他父親的所作所為了。

    “好的,我知道了。”

    我低聲說著,把電話掛了。

    行走在京府的街道上,北風呼嘯、寒風刺骨,確實有種英雄遲暮的感覺。就前幾天,我還是舉足輕重的大英雄,東洋從上到下都尊重我,跺一腳整個地界都抖三抖,現在人還沒走,茶就涼了……

    花無百日紅啊。

    我是真的心灰意冷了,藤本家都不在乎他們的命,我又何必在乎?他們雖然認我這個東帝,說到底也沒什么交情,犯不著為了他們,和洪社鬧得不開心啊。

    算了,我不管了,保護好萬國豪的女人和孩子吧。

    但有句話說得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剛下了這個決定,電話就一個接著一個地打來了。

    山王會、親和組、松葉門……各個組織的高層,都給我打來電話哭訴。

    “東帝,吳悠剛才給我們下了最后通牒,說我們要是不歸順洪社的話,還會繼續殺啊!”

    “東帝,我們給藤本家打電話,他們說不參與黑界斗爭啊……”

    “東帝,你一定要救救我們啊……”

    聽著這些聲音,我心里還是很難過的,他們把我當做救命稻草,我卻無能為力。

    最后,我還是狠了狠心,對他們說:“不好意思,這事我可能也無能為力,要不你們就歸順了洪社吧,吳悠會比我還稱職的……”

    不管他們還想再說什么,我都狠心掛了電話!

    最后,風沙堂的婦人也給我打來電話,也是一模一樣的說辭,吳悠給她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不歸順洪社的話,就要將她殺了。

    “他還說,別指望張龍會救你,他自己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

    聽著這樣的話,我心里是又氣又恨,但還是說:“沒錯,我確實制止不了他了……”

    婦人沉默一下,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麻煩你了,我會率領風沙堂和他奮戰到底的!”

    “別了,你不是他的對手。”我說:“你這樣打下去,不光整個風沙堂會完蛋,可能連你的兒子都保不住……”

    “哪怕戰死,我也不會屈服!”婦人外表看著柔弱,為人卻很剛毅。

    “這樣吧,你先別輕舉妄動,咱們倆碰了面再好好商量。”

    “好,我還在這等你。”

    我便驅車趕往婦人那里。

    我想好了,我就是綁,也要把婦人和孩子綁到長樂村去。長樂村有幾位姓萬的長老,也知道婦人和孩子的身份,有他們護著點,應該沒問題了。

    至于風沙堂……真的就別想了,保不住了。

    于是我又給顏宴打了個電話,讓她到婦人那里和我匯合,再將婦人送到長樂村,我就不過去了,這個地方讓我傷透了心,只想早點離開。

    顏宴也答應了。

    趕到昨天晚上的地方后,顏宴還沒過來,婦人和孩子在等著我。雖說這個地方條件艱苦,但她依舊把自己和孩子收拾的干干凈凈、利利索索。

    一見到我,婦人就說:“張龍先生,孩子交給你了,我要和風沙堂共存亡!”

    孩子一聽,立刻抱住了婦人的腿,著急地說:“媽媽,我不要走,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也要和風沙堂共存亡!”

    婦人卻狠狠推了一把孩子,說道:“不關你的事,你走!”

    孩子被推了一個趔趄,卻還是爬起來,抱住婦人的腿,哭著說道:“媽媽,我要和你在一起!”

    婦人抬頭對我說道:“張龍先生,麻煩你了,請把孩子帶走!”

    我走過去,一把抱起孩子,又對婦人說道:“你也不要去了,洪社一統東洋黑界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不光是風沙堂,山王會、親和組等等也逃不過了!你還是跟我一起去長樂村吧,那邊能夠保住你和孩子的命。”

    婦人搖頭說道:“風沙堂是先生留下來的,無論如何也不能歸順洪社,我還是那句話,即便戰死,也不屈服!”

    說句實話,東洋人的倔強也是全世界出名的。

    但我顧不得那么多了,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婦人送死啊,我一把抓住婦人的胳膊,說了聲不好意思,我必須要帶你去長樂村。

    “你放開我!”婦人使勁掙扎,但是哪里掙脫得了。

    只是婦人也亂,孩子也亂,搞得我心煩意亂。

    說來也巧,我和婦人正僵持不下的時候,恰好就有腳步聲傳來,正是顏宴來了。

    我一看到她,便說:“顏宴,你帶著她和孩子到長樂村,找萬家的幾個長老,拜托他們照顧這對母子……”

    顏宴是女人嘛,做這個事要方便點,我一個大男人和個婦女拉拉扯扯,實在不像回事。

    顏宴點頭,立刻走了過來,伸手接過婦人和孩子來。婦人雖然掙扎,但顏宴也不是吃素的,不可能讓她掙脫的。

    “你們不要管我,我要和吳悠戰斗到底!”婦人咬牙切齒。

    顏宴對她說道:“大嫂,你就不要再堅持了,吳悠鐵了心要一統整個黑界,不服從他的一概殺無赦,你還是跟我走吧!”

    “殺,讓他殺!我們風沙堂數千條人命,看看他能殺多少個!”

    婦人真是鐵骨錚錚,柔弱的外表下有一顆剛毅的心,怪不得萬國豪會喜歡她,無論婦人怎么叫喚,顏宴都不理會,抓著她和孩子往外面走。

    “龍哥,走了!”

    “嗯!”

    看著顏宴的背影,我也稍稍松了口氣,心想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了。等他們走了,我也離開東洋吧,以后也沒什么臉再回來了。

    然而顏宴走著走著,剛剛走到門口,突然就不動了。

    本來叫個不停的婦人和孩子,也安靜了。

    “怎么了?”我奇怪地問著。

    “龍……龍哥……”顏宴結結巴巴地說著。

    “到底怎么回事?”我朝她走了過去。

    顏宴微微側了一下身子,露出了站在門口的一個人。

    吳悠!

    看到吳悠,我的腦子一下就炸了,他怎么會找到這里來的?

    吳悠微微笑著,正看著我。

    他這個人一向不愛笑的,突然笑起來著實有點恐怖。

    顏宴回過頭來,一臉害怕地看著我:“龍哥,怎么辦……”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整個身子突然倒飛過來,“砰”的一聲突然摔在了我身邊,原來是吳悠踹了她一腳。顏宴整個人摔倒在地,還“哇”的吐了一大口血,至于婦人和孩子,當然到了吳悠手里。

    “謝謝你啊顏宴,把我帶來這個地方,還有這份大禮……”吳悠晃晃手里的婦人和孩子,“我就收下了啊……”

    “顏宴!”

    我先撲向顏宴,查看她的傷勢。

    即便是只踹了一腳,顏宴也承受不住,整個人十分虛弱,她抓住我的胳膊,痛苦而又吃力地說:“龍……龍哥,不是我帶他來的……”

    “我知道!”我的心里難過極了:“你別責怪自己,這事和你沒有關系!”

    我的心里明白,吳悠八成是跟著顏宴來的,但也實在怪不到顏宴身上,要說起來還是我讓顏宴來的。

    “只是踢你一腳,夠意思啦!”吳悠冷笑著道:“你身為我的手下,卻還和張龍勾勾搭搭,昨天晚上我就警告過你,結果你還是不聽話。這樣的話,也就別怪我不客氣,從今天起你被逐出洪社了!”

    我抬起頭,沖著吳悠惡狠狠道:“你瘋了嗎,因為這么點事,就把顏宴打成重傷?”

    “這怎么叫這么點事呢?”吳悠依舊冷笑:“背棄大哥、勾結外人,典型的二五仔,這在洪社之中可是大罪,要受三刀六洞之刑,我已經網開一面了!”( 龍抬頭 http://www.mlbrbj.live/6_620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