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三章 死亡之聲
    周圍懸浮的一盞盞鮫人燈,被剛才聲波帶起的浪推得遠了些,焦巖附近的光線稍嫌黯淡。

    滄霧捧著魚骨燈籠。

    這個魚骨燈籠外面有一個泡泡一樣的保護膜,有這層膜在,這個精致的魚骨燈籠才沒被恐怖水壓給碾碎。

    看著它,滄霧開始回憶過去走過的每一個有趣地方,看過的每一處有趣風景,見過的每一個有趣的人。這些回憶,將會支撐她在這片幽寂黑暗的地方一直待下去,一直待下去,直到生命終結。

    那會是非常漫長的一段歲月。

    頎長鮫尾在輕輕甩動。

    黑暗海水中,鮫人燈冰藍色光芒反射在銀鱗上,色調清冷入骨,唯有她手中的魚骨燈籠,映襯出一點點橘紅色暖色光芒。

    時間悄無聲息地流逝。

    不知過了多久,滄霧身下的那口直徑長達五百里的黑暗窟窿,又有了動靜,石壁似有巖石摩擦的窸窸窣窣聲。

    緊接著無數只血紅色的環形巨眼在黑暗中驟然睜開,又驟然閉攏,海窟窿中摩擦聲消失了,一切仿佛是幻覺。

    滄霧放下魚骨燈籠,沒有看向身下的黑暗,而是看向頭頂。

    這里是深海海底,頭頂沒有被鮫燈照亮的地方,依然黑得伸手不見五指,但她卻像看到了什么,目光一點點變得不可置信起來。

    海窟窿里,無數只血紅色的環形巨眼猛地再次出現。

    另一頭。

    蛟蛟載著葉羲往海底疾速游去。

    黑暗處望光源往往視線更好,葉羲看到了身處鮫燈中央的滄霧,也看到了滄霧身后那滲人的無數只環形巨眼,每一只血紅色眼睛都比滄霧的人大,無數只加在一起,像要把滄霧吞噬一樣。

    偏偏滄霧又只抬頭看著他,完全沒發現。

    兩根龐大無比的褐色觸手從黑暗中舒展出來,每一根都比百年古樹的樹干還粗,一頭長滿環形巨眼的深海章魚,從海窟窿里鉆出,那恐怖的模樣活像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怪物。

    葉羲一邊拿骨杖,一邊急得大吼。

    “后……”

    還沒說出半個字,口腔就涌入了海水,聲音根本發不出來,海水中只涌出一幾只咕嚕嚕的氣泡。

    滄霧看著葉羲,臉上一點一點綻放出驚喜的笑意。

    就在蛟蛟載著葉羲沖到離滄霧一千米的時候,就在葉羲從背后拿出骨杖,杖身發出璀璨的碧綠色光芒時,一直似毫無所覺的滄霧猛然扭頭,沖著身下那頭近在咫尺的深海巨章發出一聲恐怖尖嚎!

    “轟——!!”

    聲波壓縮海水爆發出驚人的海浪。

    一瞬間滄霧銀色長發倒沖,所有藍色鮫燈熄滅沖開,蛟蛟被海浪推著也不由自主倒退了一里多。海窟窿周圍的海床上覆蓋的沙塵,狂暴地席卷而起,海面上憑空生起一波海嘯。

    而那頭觸手快要卷住滄霧的深海巨章,因為直面攻擊,剎那所有血色環形巨眼壯觀地全部爆炸,血水中,它掙扎著往海窟窿里縮,海窟窿石壁里傳出一秒鐘的窸窣聲,接著又歸于沉寂。

    那頭龐大的深海巨章就這么蜷縮在窟窿里死了。

    黑暗的海水中,葉羲晃了晃眩暈嗡鳴的腦袋,回過神后慶幸地發現防御護罩支撐住了,沒有破裂。這或許是因為沒有直面攻擊的關系。

    不過現在他也不太好受,心臟砰砰作響,有種強烈的心悸感。

    他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剛才在海面上會有頭暈惡心耳鳴的感覺了,原來是聲波!鮫人能用聲波攻擊敵人!

    關于聲波他知道的不多,只知道聲波攻擊的原理大概是震蕩頻率相近的關系。

    如果次聲波發出與人腦相近的震蕩頻率,那么人腦就會造成巨大破壞,人會神經錯亂,癲狂到自殺。如果次聲波發出和人體內臟相近的震蕩頻率,那么五臟六腑會劇痛無比,直到人體死去。

    而超聲波武器甚至能造成強大的空氣壓力,使門窗破碎,因為穿透性強,無論在空中、地面、地下、水里都難逃一劫。

    尖端武器里就有聲波武器,是一種威力非常可怕的東西。

    葉羲心神震撼。

    鮫人的喉嚨不知是怎么構造的,居然能發出不知是次聲波還是超聲波的聲音,這種能力和蝙蝠用來探測發出的超聲波不是一個概念,攻擊力強到恐怖。

    怪不得鮫人的聲音被稱為死亡之聲,怪不得鮫人可以稱霸海洋,擁有這樣得天獨厚的能力,太令人震撼了。

    “阿霧……”

    葉羲再次看向海底。

    所有鮫燈都熄滅了,海底一片黑暗。

    緊接著一點橘紅色混藍色的光點向葉羲靠近。

    光點越來越近,然后葉羲看到滄霧提著魚骨燈籠,笑容滿面地向他游來。

    葉羲將防御護罩開了一道口子,滄霧飛速游了進來,然后如乳燕投林般雙開雙臂狠狠撲到他懷里,沖擊力太大,沖得他都從蟒鞍上滑了下去。

    滄霧緊緊摟著葉羲的腰,那兩條白皙纖細的胳膊力氣大得驚人,葉羲肋骨都在咯咯作響,感覺自己身上粘了頭海妖。

    “你來找我了,我很高興……”

    滄霧放開葉羲腰間的手,又抱住他的腦袋,親昵地蹭了又蹭,臉上的笑容如陽光般燦爛。

    久別重逢,葉羲也非常開心。

    看著滄霧的笑臉,他心里熱乎乎的,只恨自己沒有早點過來找她。

    滄霧抱住葉羲的腦袋,笑著使勁親了口:“你丟下你的羲城決定來陪我了嗎?路上有沒有碰到危險,我怎么感覺你氣息變強了很多?”

    葉羲在水中沒法說話,不曉得怎么回答。

    這時滄霧忽然愣住,抓起葉羲的一條胳膊湊近聞了聞,又聞了聞他的腰,不知發現了什么,臉色瞬間沉下來,豎瞳一伸一縮,變得布滿殺意。

    葉羲不知所措,想問怎么了。

    滄霧看了他一眼,板著臉,把自己的尾巴一圈圈纏在葉羲身上,雙手抓住他的胳膊,使勁摩擦,過了會再低頭嗅嗅,臉色終于緩和了。

    她拉著葉羲往海底游去。

    蛟蛟蟒尾連甩,緊跟在他們身邊。

    海底黑暗得令人發慌,滄霧提著那盞碩果僅存的魚骨燈籠,將其它鮫燈都找到,然后一盞盞點亮。(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http://www.mlbrbj.live/5_568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