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正文 第一三三一章 深林古廟世外云間
    赤丹媚瞥了齊寧一眼,也不理會,過去提起瓦罐,往碗里倒了湯,這才端碗走過來,單手遞給齊寧,也不說話。

    齊寧坐起身,苦笑道:“你不喂我嗎?”

    赤丹媚卻是彎下腰,將湯碗放在齊寧邊上,理也不理,轉身就走,她雖然粗布荊釵,穿著樸素異常,但那好身材卻終究是難以掩飾,細腰若柳,粗布裹著翹臀,琵琶玉背,勾勒出一副惹火的身段兒,走動之間,腰肢款擺,搖曳生姿。

    走到門前,齊寧還是叫道:“等一下!”

    赤丹媚停下腳步,也不回頭,齊寧嘆道:“怎么不說話?”

    “有人看到我便厭煩,我又何必自討沒趣 ,非要給某人徒添煩惱。”赤丹媚道:“你也別不開心,再有幾天,你自己便可以活動,那時候我走就是,免得在你眼前晃悠讓你心煩。”

    “這話.....!”齊寧還沒有說完,赤丹媚已經出了門去。

    齊寧知道上次自己的言語定是傷到了赤丹媚,苦笑搖頭,暗想當初你在皇宮背叛我,如今只是說了幾句重話便受不了。

    但想到她不顧兇險救出自己,而且一直在身邊日夜照顧,心中對她實在也惱火不起來。

    一口將溫熱的參湯喝完,放下碗,這才想到百年老參可不是隨地就能尋見,即使是在京城的藥鋪之中,那也未必有得買,尋常地方更是難見,猜知雖然只是一棵老山參,但赤丹媚定然是花了不少功夫。

    一碗參湯下肚,整個人也舒服了不少。

    他最掛念的便是自己的傷勢,盤膝坐下,運功調息,發現丹田氣息雖然不似從前那般充沛,但刺疼膨脹之感蕩然無存。

    他記得那蝕骨掌歹毒異常,兩個時辰之內若是無法治療傷勢,很可能就會一命嗚呼,自己能夠活下來,當然是赤丹媚當時全力施救,這時候記得自己昏迷之時,邊上有人抽泣,除了赤丹媚,又能是誰?

    自己昏迷之時,一無所知,可赤丹媚不但要為自己療傷,還要日夜憂心,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柔情,雖說赤丹媚當初為了白云島主背叛了自己一回,但這女人心中對自己的情分卻是不假,否則又怎會在意自己的生死。

    丹田雖然虛弱,但齊寧知道自己的身體應該已經沒有大礙,只需要假以時日調養,內力便可恢復過來。

    他不知身處何方,更不知道已經昏迷多久,瞧這里打掃的干凈,而且屋內木桶碗筷等物品俱全,竟似乎在這邊已經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知道自己昏迷的時日恐怕不短。

    調息一番,雖然身體依然有些綿軟,但那種頭暈眼花的情況已經消失不見,起身來,走出門外,見到赤丹媚還在洗衣裳,回轉身看了看屋子,才發現竟是一處極為殘破的廟宇。

    齊寧知道有許多地方喜歡將廟宇建在僻靜之處,不過這處古廟顯然很有些年頭,廟宇并不大,經年失修,廟里的和尚只怕幾十年前就已經

    遷走,廟宇四周滿是枝蔓,自然是荒蕪了很久。

    深林古廟,卻也不知道赤丹媚是如何尋到這般地方。

    外面的空氣十分清新,齊寧吸了幾口氣,精神更是好了不少,走到池塘邊,見到這處池塘雖然不大,但池水清澈,池塘內甚至有幾尾清晰可見的魚兒在游動,赤丹媚自然也知道齊寧過來,連頭也沒有扭一下,并不理會。

    一切都是寧靜異常,深林古廟,池水之畔,佳人如花,與自己受傷之時那修羅般的景象宛若天地之別。

    齊寧坐在池塘邊,瞧著赤丹媚。

    天地晴朗,陽光明媚,和煦的陽光照在池水上,波光粼粼,那波光又映襯到赤丹媚那張美絕人寰的臉上,吹彈可怕的肌膚帶著絲絲紅暈,細眉如柳,雙眸如月,眉宇之間自有一股嫵媚風韻,那是粗布荊釵也難以掩飾的嬌美,只是臉龐明顯比從前要清瘦了一些。

    她一笑起來,媚骨天成,自然是美艷不可方物,可是冷下臉來,也自有一番別樣風情。

    “你瘦了!”齊寧終于開口道。

    赤丹媚手上停了一下,卻也沒有看齊寧,隨即繼續搓衣裳,她動作明顯不算熟練,從前自然是沒有干過這樣的活,齊寧瞧見她正在洗著自己的衣衫,邊上有一只木盆,里面除了自己幾件衣衫,亦有赤丹媚貼身衣物,瞧見一件粉色肚兜亦在其中,齊寧心下一熱,忍不住瞥了赤丹媚胸口一眼,穿上粗布衣衫,倒是將胸口捂得嚴實,但輪廓卻是遮掩不住。

    似乎感受到什么,赤丹媚終于抬頭看了齊寧一眼,瞧見他目光,順著往下瞅了一眼,臉上一紅,一根手指在水中猛力一彈,一道水柱迸射而出,正打在齊寧臉上,濺出水花,齊寧猝不及備,而且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莫說赤丹媚這等高手,就算是普通人出手,他也未必能迅速反應過來,慘叫一聲,竟是向后倒了去,躺在地上,瞬間便一動不動。

    赤丹媚見狀,顯出狐疑之色,她對齊寧目前的身體狀況十分清楚,不至于一道水柱就能將其打暈,而且她掌握好力道,只是要給齊寧一個小教訓,發泄一下這幾日的郁悶,見到齊寧倒地不起,先是狐疑,片刻之后,兀自見齊寧連手指頭也沒有動一下,不禁道:“你莫裝模作樣,在我面前耍這些小花樣,能騙過我嗎?”

    只是齊寧依然沒有動彈,赤丹媚秀眉微蹙,暗想難道這家伙當真被自己打昏過去,心中頓時有些擔心,起身來,走了過去,抬腳輕踢了一下齊寧大腿,見他沒絲毫反應,更是擔心,忙到齊寧邊上蹲下,急道:“你.....你莫哄我,你.....你快些起來!”卻是急的眼淚差點落下來,卻忽地感覺手腕一緊,這時候又見到啟寧睜開眼睛,赤丹媚瞬間便知道被這家伙戲弄,貝齒輕咬嘴唇,撇過臉去,想要掙開握住自己手腕的大手,卻猛地感覺齊寧手上一用力,自己柔軟的嬌軀頓時便被扯過去,壓在了齊寧身上。

    以她的武功,自然不可能反應不過

    來,只是她擔心齊寧受傷,自己用力會傷到他,所以一直不敢動力,此外也沒有想到齊寧重傷略有恢復,此刻竟然有這等氣力,綿軟嬌軀被帶過去壓在齊寧身上,隨即感覺纖腰一緊,卻已經被齊寧雙臂環抱住了自己的腰肢。

    赤丹媚又氣又急,略略掙扎道:“放手,你又瞧我不上,何必靠近我,快....快放手!”扭動身體,卻又不敢太用力,齊寧卻是抱住不放,任她如同一條蛇般扭動片刻,聞到赤丹媚身上那熟悉的幽香味道,閉上眼睛,喃喃道:“我還以為再也聞不到這味道!”

    赤丹媚一怔,微抬頭,見到齊寧臉色柔和,唇邊帶著一絲輕笑,頓時便不再掙扎,只是恨恨道:“你又不想見到我,先前不還趕我走嗎?你松開,我現在就走。”

    齊寧睜開眼睛,看到赤丹媚那嬌媚的俏顏近在眼前,故意冷下臉來,道:“你在皇宮出手偷襲,然后丟下我離開,難道還是我的錯不成?”

    赤丹媚知道那件事情著實是自己對不住齊寧,不敢與齊寧對視,只是低頭道:“那.....那都過去了許久,而且.....而且我已經知道錯了,這次過來向你道歉,你.....!”

    “道歉也該有誠意。”齊寧道:“只是說你兩句,你就擺臉色給我看,難道你不知道我受了傷?”

    他雙臂抱著赤丹媚,兩人身體緊貼,只是上下易位,那曲線起伏帶著芬香的嬌軀給了他美好的感覺。

    “你.....你受傷,還....還這般用力抱.....抱著人家?”赤丹媚咬了一下嘴唇,“你快放手,再不放手,我可喊人了。”

    “喊人?”齊寧嘆道:“你明知道這里是荒郊野外,哪里還能有人?”不等赤丹媚說話,立刻問道:“是了,這.....這里是什么地方?”

    赤丹媚扭動一下嬌軀,道:“你松開手,我慢慢和你說!”

    齊寧想到大事要緊,自己還真沒有時間沉迷在這兒女情長之中,依依不舍松開手臂,赤丹媚立時起身躲開,坐到一旁去,整理了一下衣衫,瞥了齊寧一眼,媚眼如波,風情萬種。

    齊寧也坐起身來,赤丹媚又撩了撩發絲,這才道:“我也不知道這地方叫什么名字,那天晚上我擔心他們追過來,放馬跑了幾十里地,擔心他們尋著馬蹄印追蹤,棄馬背著你徒步而行,黑夜里到了這山上,正好瞧見了這處被人遺棄的古廟,這里人跡罕至,所以就在這里給你養傷。”

    “我中了你大師兄的蝕骨掌,是你幫我療傷?”

    “蝕骨掌雖然陰毒,卻也不是什么厲害的功夫,治療蝕骨掌的傷勢并不困難。”赤丹媚輕嘆道:“可是你.....你強行用力,導致奇經八脈和丹田受損嚴重,若是換做別人,只怕是撐不下來。”神情柔和下來,道:“你能活下來,那....那已經很好了。”語氣之中,欣慰帶著一絲慶幸。

    (本章完)(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