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正文 第一二六八章 西川之王
    陰無極被教主的掌力逼退,卻并未善罷甘休,見到教主將骨灰壇抱在懷中,臉上更是顯出陰冷之色,再次向教主撲過去。

    他知道教主受傷之后,已經是瀕死之際,自己全力以赴,未必不是教主的對手。

    地藏帶人半路殺出來,陰無極雖然大感意外,但他與地藏并無生死之仇,與教主倒是水火不相容,這時候見到教主竟然將亡妻的骨灰捧在懷中,如何能夠受得住,五指成爪,朝著教主的頭頂只抓了過去。

    教主雖然重傷,但破冰取關那一下卻還是顯出大宗師的手段,陰無極倒是不敢掉以輕心,只待教主一旦出手,隨時變招。

    眼見得五指距離教主腦袋不過咫尺之遙,教主卻紋絲不動,陰無極似乎是感覺到什么,竟是沒有抓下去,落在教主身前,五指如鐵鉤,依然在教主頭頂,但一雙眼睛卻是盯著教主。

    只見教主盤膝坐在冰面上,身體微微前傾,雙臂環抱,大氅遮擋住,他神色此刻竟是前所未有的平和,一雙眼睛微微瞇著,唇角微微上翹,帶著一抹淺笑,只是那雙眸子里卻已經沒有了神采。

    四周一片死寂,片刻之后,陰無極忽然往后退出兩步,仰首望向夜空。

    齊寧也是緊盯教主,見到陰無極后退,也明白什么,雙足一蹬,整個人如同鷹隼飄然到得教主身前,蹲下身子,探手到教主鼻尖,很快就臉色驟變,緩緩站起身來,轉過身面向地藏:“他走了!”

    地藏聞言,嬌軀竟是微微一顫。

    齊寧方才提及與夙影夫人青梅竹馬的向百影,地藏沒有一絲波動,倒是教主此時離世,地藏的情緒明顯有了變動。

    陸商鶴見得教主過世,眉宇間卻是顯出興奮之色,放聲笑道:“原來大宗師也并非長生不死,大宗師也是可以殺死的,哈哈哈......!”他卻似乎忘記,地藏也是大宗師,看著坐在冰面上一動不動的教主道:“被自己的親生女兒毒殺,這位大宗師當真是窩囊,不過要不是這樣,倒也不好對付。”他話聲剛落,卻猛地感覺勁風襲來,心下一凜,已經看到一團黑影直往自己撲過來。

    陸商鶴無劍在手,無法以劍護身, 對方來得速度太快,他想閃躲也是不及,萬般無奈之下,雙掌拍出,只推出半截子,陸商鶴便感覺自己的雙腕已經被掐住,心下生寒,知曉對方若是內力一吐,只是廢了自己兩條手臂那還是好的,只怕內力透進體內,讓自己經脈爆裂而死。

    他正自驚恐,隨即卻感覺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飛了出去,身在半空中,根本無法掌握,“啪”的一聲,再次重重落在撂了地上,顯得異常狼狽。

    他心下惱怒,這時候已經看清楚,出手之人竟赫然是陰無極。

    陰無極出手將他甩出老遠,卻并無傷他性命,自然是打狗看主人,對地藏心存忌憚,只聽得陰無極冷聲道:“他曾是黑蓮教主,我與他有恩仇是我們自己的事情,由不得旁人污蔑他。”

    地藏自始至

    終卻沒有出聲,只是看著已經過世的教主。

    齊寧在教主身邊再次蹲下,凝視著教主的面孔。

    當初在襄陽初始教主,救他于危難之中,此后將他帶回京城豢養在侯府之中,無非只是齊寧生出憐憫心,從無想過此人竟會是黑蓮教主。

    西門無恨挾持自己前往大雪山,卻還是輕視了逐日法王的恐怖,當日若非教主出現,齊寧相信自己只怕已經成為逐日法王手中的階下之囚,根本不可能從大雪山下來。

    教主雖然殺性不淺,但自始至終卻從未傷害過自己,反倒是在恢復記憶之后,對自己十分坦誠,不但告知了大宗師武道的隱秘,甚至教授自己操控天地之氣。

    教主回到朝霧嶺,大開殺戒,齊寧深知黑蓮教大難臨頭,這位大宗師既然已經開了殺戒,卻也不知道將會是怎樣一個收場,他甚至一度擔心教主會引起天下間更大的動亂,殊不知一切卻在這里戛然而止。

    教主是善是惡,齊寧自問沒有資格去評判,抬起手臂,將教主微瞇的雙目合上。

    他知道地藏與教主的對話,加快了教主的死亡,但教主之死,卻并非是完全因為地藏。

    教主受傷之后,強自支撐,齊寧知道他一定是在抵抗傷勢之時,在凝聚最后的力量,最終就是為了破開冰潭看到阿云的骨灰。

    忽聽得身后傳來“哇”的一聲哭聲,齊寧不用回頭,也知道是阿瑙的哭聲。

    教主的致命傷,正是阿瑙所賜,可是阿瑙卻也只是陰無極手中的一件工具,齊寧雖然素來對阿瑙的性情不喜,但今次之事,卻也不能完全怪罪在阿瑙的身上。

    是是非非,各有所思,這世間本就有許多說不清理還亂的道理。

    忽聽得陸商鶴沉聲道:“站住,攔住他!”齊寧扭過頭,卻見陰無極正自向竹林方向過去,似乎是要離開,陸商鶴則是在后面不遠喝止,那幾名站在不遠處旁觀的地藏部下卻已經擋住了陰無極的去路。

    陰無極也不回頭,冷笑道:“我與你們沒有恩仇,今次你們前來,是與黑伏的恩怨,與我無關,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陸商鶴道:“井水不犯河水?你倒是想的輕松,今日你還想安然離開這里嗎?”

    陰無極背負雙手,回轉身來,淡淡道:“莫非閣下要賜教不成?”

    “你知道了地藏的身份,自然不能讓你離開。”陸商鶴沉聲道。

    花想容卻也扭著腰肢往前幾步,盯住陰無極道:“你們心里應該清楚,地藏的身份不能被外人知曉,既然你見到了地藏的真容,自然要付出代價來。”

    齊寧心下冷笑,對此他倒是早有預料,地藏既然亮出了真容,當然不可能讓人將此等消息泄露出去,若是其他宗師知道這世間還有一位大宗師存在,地藏自然不可能再有機會暗中謀劃。

    幾位宗師當年訂下了協議,互相掣肘對方不得卷入國家之爭,這本就表明其中有幾位宗師對本

    國還是有著保護心思。

    地藏如果不是大宗師在本國內興風作浪,北宮或許不去理會,任由朝廷自己去解決這些麻煩,可是一旦北宮連城知道是一位大宗師在本國為亂,自然不可能視若無睹。

    地藏今日沒有露面到也罷了,可她不但親自出馬顯出自己的真容,甚至連自己的實力也顯露出來,這也便是說地藏在今日并沒有打算隱瞞,而從她露面的那一刻起,她也就沒打算讓在場的外人安然離開。

    陰無極冷笑一聲,道:“代價?什么代價?”

    陸商鶴瞥了地藏一眼,才道:“從現在開始,你必須拜服在地藏腳下,日后地藏吩咐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如此今日你或許還能留下一條性命。”

    “哦?”陰無極似笑非笑:“讓我成為地藏的走狗?”

    花想容卻已經取出一只瓷瓶子,托在手心中,道:“這是火靈丹,服下此丹,至少可增加十年的功力,只要你服下火靈丹,日后聽從地藏的調遣,我們不但可以幫助你重新復興黑蓮教,而且你還可以名正言順地成為黑蓮教真正的教主。”

    “火靈丹?”陰無極盯著那瓷瓶子:“可增十年功力?如此靈丹妙藥,你們還舍得送給我?只怕這火靈丹是奇毒無比的穿腸毒藥吧?”

    花想容嫵媚一笑,道:“凡事有其利自然有其弊,這火靈丹雖然可增功力,但卻也有毒性,每三個月毒性便會發作一次,若無解藥,經脈就如同被烈火焚燒一般,一旦發作起來,用不了幾個時辰便要斃命。”美眸轉動,道:“小女子知道你武功高強,可就算你是絕頂高手,也難以抵擋火靈丹的毒性,至若解藥......!”瞥了黎西公一眼,道:“如果秋千易還活著,花上三年五載或許真的能夠配出解藥。”

    陰無極頷首道:“我明白了,你們是想用這火靈丹控制我,然后以我來控制黑蓮教,到時候黑蓮教聽從你們驅使,為了達成你們的目的,黑蓮教自然就成為你們手中可以任意擺弄的工具。”

    “話糙理不糙。”花想容笑道:“不過你若是真的為我們立下大功,得到的回報也遠超過你的想象。”

    “回報?”

    花想容道:“你方才也聽說這位護國公說了,我們的所作所為,目的是為了謀反,既然是謀反,如果成功,總要改朝換代的。”腰肢款擺,蓮步輕移往前走出兩步,聲音柔膩:“如果大事得成,地藏會將整個西川賜給你們苗家七十二洞,那時候你甚至可以成為西川之王,這樣的回報,應該不差吧?”

    齊寧心下一凜,暗想難不成地藏竟然真的有圖謀天下之野心?

    “西川之王?”陰無極發出怪笑:“西川之王需要皇帝的封賜,地藏賜我西川之王的位子,難道地藏想要做皇帝不成?”他雖然發出笑聲,但雙目如刀,冰冷徹骨。

    花想容面帶嫵媚,輕笑道:“難道女人就做不得皇帝?”

    (本章完)(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