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正文 第一二四三章 陰無極
    教主不置可否,背負雙手道:“說下去!”

    “玄陽長老離開朝霧嶺,想必確實是事實。”齊寧嘆道:“只不過他的離開,并非是因為叛教,恰恰相反,黑蓮教內,真正對教主忠心耿耿之人,正是那位玄陽長老,教主口中那些叛教之徒容不得玄陽留在朝霧嶺,甚至覺得玄陽長老如果活著還要壞他們的大事,所以玄陽長老最終離開了朝霧嶺,他究竟是逃走還是被人驅逐,我卻不能確定了。”

    教主怪笑道:“看來你對圣教之事知道的不少。”

    “這樣一來,便可以大致判斷出教主口中的他們是誰。”齊寧道:“留在朝霧嶺的人,自然都是背叛過教主的人,而離開黑蓮教的,即使不是對教主忠心耿耿,但至少沒有參與背叛教主之事。”

    “哦?”教主笑道:“那你說圣教都有哪些叛逆之徒?”

    “洛無影自然是首當其沖。”齊寧道:“他如今被教主折磨的生不如死,當年反叛教主當然是馬前卒。除了他,毒使秋千易和色使段清塵當然也都在其中。”

    “你是說本座手下的四圣使都在反叛本座?”教主目光深邃。

    齊寧搖頭道:“醫使黎西公并不在其中,到底是什么緣故我不清楚,不過黎西公應該沒有參與那次叛亂。三大圣使聯手,卻依然不足以對教主形成威脅,所以真正的罪魁并非是這三個人,而是另有其人。”

    教主目光如刀:“何人?”

    “陰無極。”齊寧道:“教主這次回來,大開殺戒,讓整個黑蓮教人心惶惶,不少人暗中潛逃,這都是教主有意為之,目的就是要將朝霧嶺這邊發生的事情讓這些人知道,教主是在等這些人回來。”

    教主目視齊寧,問道:“你認識陰無極?”

    齊寧搖頭道:“不認識,可是......我大概已經猜到那位陰無極是何方神圣。”

    “神圣?”教主怪笑一聲:“那等宵小之徒,當不得神圣二字。”

    “是晚輩失言。”齊寧道:“據我所知,當年玄陽長老叛逃之后,黑蓮教派出了太陰長老前往追拿,可是最終太陰長老非但沒有抓回玄陽,黑蓮教反而接到了太陰長老隨身兵器,是以黑蓮教都以為太陰長老已經被玄陽所殺。”將教主一直盯著自己,繼續道:“當初知道這事兒,我并無多想,可是如今想起來,這件事情委實有些古怪。黑蓮教兩位長老,玄陽太陰平起平坐,這二人武功應該也是伯仲之間,就算正面相對,太陰也未必是玄陽的敵手,既然如此,黑蓮教為何會派太陰長老去追拿玄陽?按理來說,該是派人打探出玄陽的行蹤,爾后派出教內高手追拿。”

    教主道:“或許是太陰想要立功。”

    “玄陽叛亂,教內正是動蕩之時,這種時候,穩住教內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玄陽走了,太陰身為唯一的長老,更應該留下來。”齊寧道:“可是他卻急切地去追殺玄陽,而且是大海撈針般到處搜找,這是在于理不合。”微頓了頓,才繼續道:“而且沒過多久,太陰的隨身兵器便被送了回來,這就更奇怪了,如果太陰真的被殺,送回尸首便是,為何要送兵器?據我所知,太陰和玄陽的交情雖然算不得十分親厚,但也并不算太差,玄陽殺了太陰,將他的尸首交還回來,一來可以讓太陰入土為安,二來也可以以此震懾黑蓮教,可他沒有這樣做,只是送回一件兵器,這其中自然是大有蹊蹺。”

    教主背負雙手,只是看著齊寧,并不說話。

    “我思來想去,只有一種可能。”齊寧嘆道:“這是一個精心設計的局,目的是為了證明一件事,又是為了掩飾一件事。”

    “證明什么?”教主道:“掩飾什么?”

    “證明太陰已經死了。”齊寧一字一句道:“掩飾太陰還沒有死。”

    “哦?”

    齊寧淡淡一笑,道:“太陰其實根本沒有被玄陽所殺,黑蓮教所有人都知道太陰去追殺叛賊玄陽,這本就是故意讓大家覺得太陰是死在玄陽手里,如此一來,天下就沒有太陰長老的存在。”

    教主道:“他這樣大費周章,又是為了什么?他為何要掩飾自己還活著?”

    “為了教主。”齊寧嘆道:“他們背叛教主,讓教主失去記憶,而且流落天下,如此一來,黑蓮教群龍無首,這對黑蓮教來說當然是極為危險的事情。神侯府統領江湖各大門派,唯獨沒有插手西陲的黑蓮教,可是我卻知道在神侯府存有黑蓮教的檔案,所以神侯府并非對黑蓮教不聞不問,只不過他們知道教主是位大宗師,不敢過來招惹而已。”

    教主神色淡然,只聽齊寧繼續道:“所以黑蓮教必須要有教主的存在,這是黑蓮教存續下去的根本。”

    教主道:“你明白這個道理,可惜那幫叛逆卻并不懂。圣教是本座一手所創,所有人都可以不存在,但是沒有本座,圣教便什么都不是。”

    “八幫十六派攻打黑蓮教的時候,黑蓮教主的行蹤顯現。”齊寧苦笑道:“當時我只以為那真的是黑蓮教主,可是在大雪山知道你才是真正的黑蓮教主,我那時候終于明白,在朝霧嶺出現的那位教主,是有人假冒。”看著教主眼睛道:“那位假冒的教主,如果我沒有猜錯,便是太陰長老,也就是教主口中的陰無極。”

    在大雪山知道了教主身份后,齊寧就一直在整理關于黑蓮教的脈絡,在諸多細節的整合下,齊寧對當年的玄陽之變已經大概理清了其中的蹊蹺。

    最重要的一環,便是齊寧當初在迷花谷冰池之畔親眼看到化身為青銅將軍的西門無痕與黑蓮教主交手,雙方武道修為伯仲之間,這也讓齊寧一度以為西門無痕的武功達到了大宗師的境界。

    可是確知黑氅怪漢是真正的黑蓮教主,更親眼見識過大宗師的武道,齊寧才知道當初自己誤認為的那位黑蓮教主,與真正大宗師的實力還是相距甚遠,而自己之前判斷西門無痕的武功接近大宗師也只是被誤導。

    但有一點齊寧卻十分確定,雖然西門無痕的武功比不得大宗師那般恐怖,可是比之黑蓮教的幾位圣使,那絕對是強出許多,黑蓮教四圣使絕無一人的武道修為能夠與西門無痕相提并論。

    當日在冰池之畔與西門無痕交手之人,自然不可能是四圣使中的任何一位。

    黑蓮教之內,武功在四圣使之上的,就只能是真正的黑蓮教主和玄陽太陰二位長老,教主的武功自然是西門無痕無法相及,而且當時黑氅怪漢遠在建鄴京城,所以當日在冰池之畔與西門無痕交手的那名高手,只能是玄陽太陰中的一位。

    齊寧當年為了追上鏢隊救出小蝶,從會澤縣城往建鄴京城方向追趕,半道上卻遭遇到九天樓的木郎君,為了躲避木郎君,失足落山,卻機緣巧合進入一處洞穴之內,在那里面獲得巧遇,不但得到了削鐵如泥的寶刃,甚至得到了一套匪夷所思的逍遙行步法,當時并不知道那洞內的枯骨究竟是何方神圣,但后來卻是透過各種線索證明,自己在洞穴內遇見的那具枯骨,大有可能便是黑蓮教的玄陽長老。

    玄陽長老逃離西川,知道黑蓮教這幫人必不會輕易放過,是以隱藏在深山之中,不與世間接觸,如此一來,黑蓮教自然也是難覓其蹤跡。

    齊寧不確定玄陽是因何去世,但那山洞之內的遺骨必是玄陽無疑。

    如此一來,冰池之畔與西門無痕教授之人就只能是太陰長老。

    黑蓮教教眾所知道的消息,那是玄陽叛逃下落不明,太陰長老被玄陽所害,可事實上玄陽早已經過世,反倒是太陰雖然有隨身兵器被送回朝霧嶺,但卻并不見此人的尸骨。

    “太陰長老一直都沒有死。”齊寧凝視著教主眼睛,緩緩道:“事實上教主離開之后,太陰長老就一直假冒黑蓮教主。”

    教主忽然怪笑道:“齊寧,你能想到這些,確實是很聰明。那你告訴我,陰無極現在在什么地方?”

    “他在何處,我又如何知道。”齊寧苦笑道。

    教主目不斜視,盯著齊寧眼睛:“你對當年他們的所為猜的幾乎不差,可見心思甚密,如果你是陰無極,這時候你會在什么地方?”

    齊寧抬起頭,遙望山巒,沉吟片刻,才道:“也許他就在朝霧嶺。”

    “哦?”教主淡淡道:“你是說,他現在就在朝霧嶺?”

    “其實教主心里清楚他就在朝霧嶺。”望著群巒起伏的朝霧嶺山脈,齊寧道:“教主本可以一掌便擊斃洛無影,卻降下八伏之罰,讓他在懸崖邊上經受折磨,我知道教主這并非只是為了報復,而是以此為手段,給陰無極看,你是想以此逼陰無極出現。”

    “你覺得陰無極會出現?”

    “不會。”齊寧搖頭道:“如果陰無極真的要出現,這時候早就該出現了,已經過去了五天,沒有陰無極的絲毫蹤跡,只能證明此人并不在意洛無影的死活。”

    教主道:“既然如此,我這般做豈不是白費心思?”

    齊寧搖頭道:“教主是大宗師,普天之下任何人在教主眼里都只是螻蟻,教主無論要殺誰,都是易如反掌之事。”微微一頓,才苦笑道:“只不過教主這一次回來,并不僅僅只是為了殺人。”(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