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一二二五章 天外來客
    法王雙手合十,眼睛似睜非睜,看著被血色包裹的西門無痕,面無表情。

    西門無痕瘦削的身軀終于向后直直倒下去,“砰”的一聲倒在冰面上,他方才裂開身邊的堅冰,冰面上參差不齊,尚有許多堅冰倒刺,身體倒下時,不少冰刺都沒入到西門無痕身體。

    人雖倒下,但血管依然向外噴血,西門無痕身邊的冰面都已經被鮮血染紅。

    齊寧震驚萬分,瞧見西門無痕的慘狀,一時間忘記西門無痕之前的種種不是,竟是心中悲憤,叫道:“神候......岳父!”

    西門無痕靜靜躺在冰面上,一動不動,一雙眼眸子卻兀自望著昏暗的蒼穹。

    齊寧知道西門無痕這副模樣,萬不可能再活下去。

    “解開我穴道!”齊寧向法王怒喝道。

    法王卻依然十分平靜,溫言道:“你若答應留下來,本座自然為你解開穴道。”

    “逐日法王,你口口聲聲自己是出家人,可是出手卻如此兇狠。”齊寧怒道:“你讀的佛法都是讀到狗肚子里去了嗎?你這種自欺欺人的卑鄙小人,毫無出家人的慈悲心腸,老子為何要與你學佛法,你懂佛法?”

    法王嘆道:“齊施主無法看破生死,學習佛法,任重道遠。”

    “當年他向你挑戰,只是想要與你切磋武道,可是你重傷了他,還要讓他為你驅使。”齊寧冷笑道:“今日你又出手殺他,所有的大慈大悲,不過是你自己給自己的粉飾,逐日法王,你不過是虛偽透頂的小人,你武道修為或許已經是大宗師,可是你的人品卻是天底下最卑劣之徒。”

    “后輩晚生,出言不遜,若是北宮知道,定會對你很失望。”法王一抬手,從冰臺上飛出手掌大小的一只冰塊,向齊寧這邊直直飛過來。

    齊寧眼見得那冰塊打過來,卻又不能閃躲,微微變色,暗想這大喇嘛難道連自己也要殺了?

    也便在此時,不知從何處飛掠過來一道身影,速度快若閃電,在那冰塊便要打在齊寧身上時,那身影竟是橫身攔在了齊寧身前,“噗”的一聲,冰塊卻是打在了那身影的背上。

    齊寧瞧見那身影,大吃一驚。

    西門無痕此時奄奄一息,連動也是不能動彈一下,根本不可能以如此快的速度護在自己身前,而這雪山之巔,除了自己和西門無痕,便只有逐日法王,這突然飛掠出來的身影又是何人?

    這是此人的速度之快,當真是駭人聽聞。

    他定睛細看,看清楚來人,臉色大變,失聲道:“丑.....丑漢,怎么是你?”

    擋在他身前的竟赫然是黑氅怪漢。

    那夜西門無痕設計偷襲了黑氅怪漢,齊寧一度以為怪漢死在荒郊野外,此后在半道聽到怪漢的叫聲,知道怪漢竟然還活著,心下著實歡喜。

    但他也知道怪漢被西門無痕從背后重重一擊,就算還活著,也必然受了重傷,一直擔心怪漢傷勢是否能撐下去,那兩夜怪漢叫出聲后,便再無形跡,齊寧心中一直很是擔心,甚至以為怪漢可能傷勢過重死去。

    可是他萬沒有想到,黑氅怪漢竟然會在這種時候出現在雪山之巔。

    他和西門無恨來到雪山之巔,卻也是頗為艱苦,大雪山上的道路著實難行,若非西門無痕知道路線,那么在這茫芒雪山之中,很容易就迷失其中。

    怪漢又是如何能夠找到這里?

    一如既往的裹著那件黑色脫毛的大氅,半張臉猙獰可怖,但是臉上卻依然是帶著齊寧熟悉的憨笑。

    他蓬頭垢面,身上甚至散發出一股難聞的味道,但這時候齊寧卻只覺得怪漢是自己在這天底下最親切的人,大漢的面容雖然頗為可怖,可是血色充沛,根本不像是受傷之人,齊寧大是驚奇,暗想難不成西門無痕從背后偷襲的那一掌,竟然沒有讓怪漢傷筋動骨?

    雖然明知道怪漢不會回答,但齊寧還是忍不住問道:“你怎么上來的?是.....是你自己上來的?”

    怪漢咧嘴一笑,微扭頭,看向躺在冰面上的西門無痕,臉上顯出憤怒之色,雙手握起了拳頭。

    西門無痕殺死侯府侍女素蘭,那是怪漢最在乎的姑娘,怪漢自然對西門無痕充滿了刻骨的仇恨,從京城一直尾隨到古象,怪漢的目的,本就是想要找尋機會為素蘭報仇。

    “這位施主已經來了很久,終于出來相見了。”法王聲音傳來:“大雪山很久沒有這么熱鬧了,不知施主如何稱呼?”

    齊寧心下一凜,暗想原來怪漢早就來到雪山之巔,只是一直躲在一旁沒有出現,這時候他忽然明白,也許怪漢一直都是尾隨跟蹤著西門無痕,而西門無痕帶著自己登上大雪山的時候,怪漢也如同幽靈一般跟隨在后面,否則很難解釋怪漢怎會如何找到這里?

    大雪山綿延幾百里,群峰起伏,皚皚白雪覆蓋其上,若非熟識道路甚至記性極佳,甚至在這雪山上根本都找不到道路。

    西門無痕上山的那條道路是登上雪山之巔最近的道路,即使如此,途中也是繞過幾處雪峰,如果是從雪山其他地方登山,就算歷盡千辛萬苦都不一定能找到雪山之巔。

    怪漢雖然年紀不小,但智力欠缺,如同孩童一般,如果不是尾隨而來,絕無可能找到此處。

    法王問話,怪漢卻似乎是沒有聽見,理也不理,竟是從懷中取出一把刀子來,齊寧瞧了一眼,那竟然是一把菜刀,刀口甚至有些殘缺,也不知道他是從哪里弄來,怪漢右手握著菜刀刀柄,抬起手,看了齊寧一眼,隨即看向西門無痕,用手指了指,齊寧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丑漢顯然是想用菜刀過去砍死西門無痕為素蘭報仇。

    “丑漢,他快要死了。”齊寧黯然道。

    丑漢一怔,皺起眉頭,依然是惡狠狠地盯著西門無痕。

    西門無痕雖然血流不止奄奄一息,但畢竟功力深厚,一時卻也沒有死去,微扭頭看向丑漢這邊,唇邊泛起一絲笑意,聲音虛弱:“不錯.....臨死前還能了了一樁恩怨,那也好......你過來殺了老夫吧!”

    丑漢握緊菜刀,轉身向西門無痕走過來。

    齊寧本想勸說,可是一想到西門無痕卻也還是包括素蘭在內的諸多無辜,而且丑漢千里尾隨,本就是要報仇雪恨,這時候勸說丑漢,卻也是讓丑漢心中這道結永遠無法解開。

    他一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丑漢卻已經走到西門無痕邊上,并不猶豫,手起刀落,照著西門無痕脖子砍過去。

    西門無痕閉上眼睛,神色卻是異常平靜,齊寧終究是不忍,叫道:“丑漢住手!”

    眼見得刀鋒便要砍在西門無痕脖子上,卻聽得“嗆”一聲,一件東西打在丑漢的菜刀上,菜刀脫手而出。

    “在此殺人,本座自然不能坐視不管。”法王嘆道:“他已經活不了,施主又何必如此殘忍,非要造下殺孽?”

    齊寧心下冷笑,暗想此前沒見到逐日法王之前,還覺得此人身為大宗師,自然有其大宗師的風范,這時候對此人卻是異常鄙夷,無非是個面善心惡假慈悲之徒。

    丑漢赫然扭頭看向法王,顯出兇惡之色,忽地從地上抓起一只冰塊,向法王狠狠砸了過去。

    法王離他距離頗有些遠,但丑漢的力道驚人,那冰塊竟然直直朝法王飛了過去。

    齊寧暗叫不好,心想這天底下又有誰敢招惹大宗師?也只有丑漢不明世事才如此膽大包天,但他知道逐日法王并非心胸寬闊之人,唯恐法王出手傷人,厲聲道:“丑漢退下!”

    那冰塊到得法王身前,亦是瞬間化為水灑了下去。

    丑漢雖不通世事,但性子倔強,見到那冰塊并無砸中法王,頓時吼吼叫了幾聲,彎身從冰面抱起一塊大冰團,再次向法王砸了過去。

    齊寧睜大眼睛,那冰團少說也有二十來斤重,卻是被丑漢宛若小石子般拋了出去。

    只是那冰團距離法王還有一步之遙,再次化為一泡水。

    似乎是挑起了丑漢的頑性,又連續拋出四五塊,但最終都是化為一團水落下,丑漢顯然是有些氣惱,連連頓足,卻忽見到法王抬起一只手,掌心朝向丑漢,微微向前一推,兩塊冰團卻是反過來向丑漢砸來,丑漢想要閃躲,但大宗師出手自然非比尋常,丑漢躲開一塊,另一塊卻還是撞在了丑漢胸口,丑漢被那冰團砸的蹭蹭蹭后退數步。

    丑漢穩住步子,大吼一聲,竟是如同一頭被激怒的野獸一般,向法王沖過去,只是沒沖出幾步,齊寧便瞧見丑漢身體已經凌空而起,向后飛去,隨即重重落在地上,丑漢哇的一聲,口中噴出一股鮮血來。

    齊寧心知丑漢這是自找死路,叫道:“丑漢,莫要和他動手。”

    但被激怒的丑漢卻如同瘋魔了一般,再次爬起來,又沖向法王,依然是沒沖出幾步就像后飛出,又是一口鮮血吐出,等他再一次爬起,一只拳頭大的冰團從天而降,正中丑漢腦門子,丑漢身子晃了晃,卻是向前撲倒,就此暈了過去。(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