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一一六六章 宴客
    帝國對于地方上的兵馬調動有著嚴格的律令,韋書同雖然是西川刺史,但所能調動的兵馬也只是直屬于他麾下的兩千人,西川各地屯駐的兵馬,若需要調動,必須手中有兵部的調令,否則在沒有兵部調令的情況下擅自調兵,等同于謀反。

    但齊寧手中這道特旨,卻比兵部的調令自然更有效用。

    韋書同不敢輕易調兵,就是擔心朝廷追究責任,如今有皇帝的指令在,那自然是再無顧忌。

    “韋大人,西川目下能夠調動的兵馬有多少?”齊寧飲了一口茶才問道。

    韋書同立刻道:“回稟爵爺,下官直接調動的人手就是刺史府的衛隊,有兩千人的編制,除此之外,駐守在西川各地的兵馬加起來不下三萬之眾。”

    “三萬人.....!”齊寧微一沉吟。

    韋書同又道:“這是隸屬于兵部的兵卒,此外還有衙差鄉勇,整個西川加起來,也能湊出兩萬人。”

    “那倒不用。”齊寧道:“各地衙差護好本地治安,韋大人,這三萬人中,能否在十天之內聚集一萬之眾?”

    “一萬人?”韋書同微一思索,才頷首道:“如果立刻發出調令,十天之內,可以將成都府周圍的兵馬全都調集起來,一萬兵馬并不困難。”

    齊寧道:“這些兵將的戰斗力如何?”

    韋書同笑道:“爵爺放心,西川是帝國重地,朝廷對西川一直都是十分的重視,西川所有駐防的兵馬從來都沒有疏于訓練,個個驍勇善戰。”撫須道:“這川人本就悍勇,兵不畏死,莫看他們比不得北方人健壯,可是打起來,驍勇絕不下于北漢人。”

    齊寧笑道:“如此甚好,那你即刻發出調令,十天之內,務必調集一萬兵馬。”

    韋書同起身道:“卑職立刻去辦。”便要起身,齊寧卻道:“先不急,韋大人,還有一件事情,勞煩你去安排一下。”

    “爵爺請吩咐。”

    “明晚我想借貴府一用,你幫我準備一桌酒宴。”齊寧笑道:“不知麻不麻煩?”

    “爵爺,我現在就準備酒宴為爵爺接風。”韋書同忙道:“爵爺此番前來,時間急迫,前幾日匆匆便去了黑巖洞,下官想要為爵爺接風也是不成,今晚......!”

    “韋大人誤會了。”齊寧搖頭道:“我讓你準備一桌酒宴,是想做東請客。”

    “請客?”韋書同一怔,心想齊寧貴為帝國公爵,位高權重,要請客也只能是別人請他,又如何輪得到他來請別人?能讓小國公做東請客,卻也不知道那客人是何方神圣?

    齊寧道:“你再派人寫一封請柬,安排人送到蜀王府,請蜀王明晚前來赴宴,便說我親自做東,請蜀王吃酒。”

    韋書同更是詫異,壓低聲音道:“爵爺,您要請李弘信?”

    齊寧微微頷首,韋書同嘴唇動了動,欲言又止,拱手道:“下官這就去安排。”想了一下,才道:“只是李弘信自打他的兒子被刺之后,他便關閉蜀王府大門,據他府里的下人說,李弘信日夜都待在佛堂,誦經念佛,想是為他的兒子誦經超度,下官.....只擔心李弘信會推辭不來赴宴。”

    “你便讓人說,明晚的酒宴,我會一直等著他,他若不來,我便等到天亮。”齊寧微笑道:“我好歹也是帝國公爵,蜀王不會連這點面子都不給吧?”

    韋書同冷笑道:“爵爺給他這般大的面子,他要真是推三阻四,下官直接讓人將他綁了來。”

    齊寧哈哈一笑,心知韋書同也不過是說說而已,李弘信雖然早已經么有了當年的風光,但好歹還是保留著蜀王的爵位,這王爵比之公爵還要高,韋書同不過西川刺史,讓他去綁了蜀王,他還真沒有這么大的膽子。

    當夜齊寧就在刺史府就寢,又讓韋書同找了一份西川的地圖過來,借著油燈細看地圖。

    楚國并沒有完整的天下地圖,只是有個大概輪廓,特別是北漢疆域,在楚國的地圖上只能勾勒出大致的線條,倒是漢國在北堂煜的主持下,有這比較完整的寰宇圖。

    勘測地圖當然是一項大工程,而且寰宇圖歷來也只是朝廷所擁有,屬于機密文件,前朝時期自然已經有了比較詳細的寰宇圖,北堂天威起兵攻克洛陽之后,因為兵馬在城中縱掠,兵火相交,雖然找到了寰宇圖,卻已經是殘缺不全,好在寰宇圖殘缺的部分只在北方疆域,南方卻是保存的頗為完整,北漢由北堂煜主持,花費了大量人力和物力,終是將寰宇圖復原。

    楚國開國太祖卻只是地方武將,自然不可能擁有完整的寰宇圖,雖然建下大楚帝國,但至今為止,楚國朝廷也只有本國疆域地圖,實際上西川地圖還是在征服巴蜀之地后填補上去。

    韋書同身為西川刺史,自然有著比較詳細的西川地圖。

    西川地形復雜,山巒綿延,齊寧卻是將目光投向了西川以北。

    巴江和嘉陵江兩江在西川廣漢郡蜿蜒流淌,橫亙在西川與漢中之間是一條巍峨的巨龍,左為米倉山,右邊就是大巴山,兩山之間便是米倉道,是通往漢中的兩條道路之一,而另一條道路位于米倉山以西,是為金牛道,劍門關便是扼守其間。

    如今漢中在楚國的控制之下,漢中南鄭亦有兵馬駐守,但是從漢中向北,便是八百里秦嶺成了攔路之虎,而齊寧要進入西北襲取咸陽,就必定要穿過秦嶺,齊寧瞧見地圖上標明了幾條穿過秦嶺的要道,自左至右分別是故道、褒斜道、儻駱道和子午道,而子午道北上,出了秦嶺,就已經是直逼咸陽,若是從故道和褒斜道出嶺,則是要轉而向東,途徑西北疆域。

    齊寧心知若要奇襲咸陽,根本由不得楚軍在西北長途跋涉,一旦被西北漢軍發現了楚軍的蹤跡,再想攻克咸陽,就已經成不上奇襲,咸陽即使兵力薄弱,可一旦有了防備,就很難在短時間內取城。

    楚軍進入西北,要求的就是速戰速決,絕不能在西北遲滯。

    只要楚軍在短時間攻克了咸陽,那么西北很快就能在楚軍的控制之下,可是一旦遲遲拿不下咸陽,必然會導致西北各地組織兵馬馳援咸陽,那時候楚軍反倒成了西北人的盤中餐。

    而且拿不下咸陽,楚軍的后勤定然會出現嚴重問題。

    齊寧知道這是一場極其冒險的軍事賭博,一旦成功,自然是名震天下,可一旦失敗,也必然會帶來極其嚴重的后果,他心知這一次奇襲必定要斟酌再三,絕不能出現任何的紕漏。

    此番他帶來段滄海,本就是有深意在其中。

    他從無上過戰場,領兵作戰更是從無經歷,即使是軍事天才,初陣就要進行這樣一場軍事冒險,那也實在是強人所難,更何況齊寧從不覺得自己在軍事上有什么過人的天賦。

    而段滄海是從戰場上存留下來的老將,當年黑鱗營血戰疆場,讓北漢人聞風喪膽,段滄海經過血與火的洗禮,自然是一名素質過硬的悍將。

    齊寧對段滄海自然是極其信任,這樣一位值得信任卻又有著豐富戰場經驗的老將,在這次奇襲之中,齊寧自然是要大為倚重,是以到了刺史府之后,齊寧又讓韋書同派人前往黑巖洞,盡快讓段滄海趕回成都。

    這一夜齊寧對著地圖只看到深夜時分,思緒萬千。

    次日韋書同派人將城內最大三家酒樓的大廚傳到了刺史府,令三人就在刺史府內準備酒宴,到黃昏時分,三名大廚將各自的手藝都完全展現了出來,只等著蜀王李弘信前來。

    刺史府有專門的花廳,十分考究,韋書同是讀書人,講究雅道,所以這花廳講究的是古樸清雅,一張六人圓桌是用梨花木制成,很是講究。

    夕陽西下,齊寧便到了花廳等候,韋書同則是在刺史府正門等候,直待李弘信前來便迎進來。

    雖然一直沒見李弘信的身影,齊寧卻依然沉得住氣,花廳內點起了燈火,齊寧除了邀請李弘信,并無邀請其他任何人,所以花廳內顯得異常冷清。

    酉時剛過,齊寧終于見到李弘信姍姍來遲,與韋書同一前一后來到了花廳。

    幾個月不見,李弘信卻似乎老了好幾歲,沒有錦衣華服,只是一身十分樸素的青衣長袍,腰間系了一根在普通百姓身上都能見到的藍色腰帶,束著發髻,進屋之后,齊寧已經起身笑道:“王爺,前番來到西川,承蒙王爺設宴款待,今日我也在這里借花獻佛,請王爺吃杯水酒。”

    李弘信不茍言笑,神情也是淡定自若,微微頷首,徑自到桌邊坐下,平靜道:“齊爵爺榮升護國公,本王沒有及時向爵爺道賀,爵爺不要見怪,今晚前來,就借這邊的酒敬爵爺一杯。只是本王一心禮佛,只吃齋飯,所以臨來的時候,用了些齋飯,姍姍來遲,爵爺不要見怪。”

    “能來就好。”齊寧在李弘信斜對面坐下,向韋書同使了個眼色,韋書同立刻出門令人上酒菜,這才回到廳內,在桌邊坐下,三人呈三角之狀,燈火閃動,映照在三人臉上,表情各是不同。(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