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一一五一章 夜襲
    齊寧回過身,笑道:“齊峰,入鄉隨俗,不得冒犯,大巫有事召見,你們在此等候就是。”

    齊峰雖然覺得事情有些詭異,但齊寧既然吩咐下來,也不敢違抗,這畢竟是苗家大巫的領地,若是輕舉妄動引起苗家人與朝廷的沖突,齊峰是無論如何也擔不起如此責任。

    “國公小心!”齊峰還是不大放心。

    齊寧微微一笑,向月神司道:“帶路!”

    月神司轉過身,向山上行去,齊寧跟在月神司身后,月神司帶來的那幾人臉上都戴著面具,但自然不像月神司的面具山有月形圖案,這幾人跟在齊寧身后,呈扇形分開。

    上山的道路崎嶇難行,換作普通人要登上山頂實在是困難的很。

    日月峰是一座眾星捧月的孤峰,山上遍植各類樹木,藤蔓連綿,草木茂密,通向山上的道路兩邊,都是茂密的叢灌,夜色之中,林中顯得幽深異常。

    “許久不曾見到月神司,不知月神司近來可好?”齊寧跟在月神司身后,看著月神司扭動的臀部,輕笑問道:“大巫一向可好?”

    “我很好,大巫好不好,錦衣候見到大巫可以自己去問。”月神司聲音淡然。

    齊寧微微一笑,也便在此時,身后三人幾乎是同時從腰間拔出了佩刀,又極其默契地同時向身前的齊寧砍過去。

    三人同時出刀,就像是訓練了無數次。

    生死攸關之際,齊寧背后卻像張了眼睛一樣,足下一蹬,整個人已經沖出,探手直往那月神司抓了過去。

    三人出刀頓時全都落空,而齊寧的手眼見得便要抓在月神司身上,那月神司的反應卻也是機敏異常,齊寧出手之際,她似乎已經感覺到情況不妙,足下也是一蹬,身法輕盈,掠開了齊寧這一抓,反手擲來,數點寒星直往齊寧身上打過來。

    齊寧側身閃躲,那后面三人卻已經搶上前來,三刀齊齊再次向齊寧身上砍過來。

    對方的刀快,齊寧的身法更快,他并無閃躲,反倒是身子一矮,沖著中間那人撞過來,大刀眼見得要落在齊寧身上,齊寧卻以絕對的速度到得那人面前,右手成拳,鐵拳破空,已經重重打在了那人胸口,齊寧的內力本就十分渾厚,此番在封劍山莊又將白猴子等人的內力化為己用,這一拳力道十足,那人整個身體已經被擊飛出去。

    另外兩人并沒有因為齊寧攻擊中間那人而稍有遲疑,兩刀一左一右依然是犀利無比砍了下來,下手毫不留情。

    齊寧左腿猛地踹出,正踹在左邊那人的膝蓋處,只聽得“嘎吱”一聲響,瞬間便踹斷了那人的腿骨,那人慘叫一聲,齊寧已經抓住他的胸口,猛喝一聲,將那人當做盾牌一般護在自己上方,另一人大刀這時候堪堪砍了下來,雖然已經發現自己的同伴被當做盾牌,卻收手不及,大刀重重砍在了同伴的身上。

    那人大吃一驚,齊寧根本不容他有反應的時間,用手中那人作為武器,狠狠地向那人甩了過去,兩人相撞在一起,都是飛了出去。

    一切都只是在電光火石之間,但齊寧速度奇快,出手有果斷利落,眨眼之間,便已經將三人解決。

    便在此時,卻聽得“嗖嗖嗖”之聲響起,從道路兩邊的林子里,同時又弩箭射了過來。

    齊寧身形如同靈猿,輕盈閃躲,但兩邊弩箭不絕,兇狠無比。

    齊寧已經瞥見那月神司沖進左邊的林中,也不猶豫,雖然知道林中必有埋伏,但還是直沖進去。

    林子里果然有人影閃動,雖然有月光灑射下來,但林中卻是十分的昏暗,人影閃動,分不清到底有多少人,齊寧神色冷峻,這時候又有箭矢向自己這邊射過來,齊寧足下斜踏,正是逍遙行,身形如同魅影一般,在林中忽閃忽現,林中一眾射手頓時慌了神,聽得有人叫道:“在那里,在那里.....!”

    齊寧閃動之際,卻已經大致判斷出在這里埋伏了七八名箭手,清一色都是身著苗家服飾,但幾人叫喊出聲,那腔調卻明顯不是苗人的語音。

    齊寧閃身到得一名箭手面前,這時候已經將寒刃握在手中,那人看到齊寧近在眼前,臉色大變,還沒有叫出聲來,齊寧手中寒刃已經如同毒蛇般直刺出去,沒入那人的喉嚨之中,又在頃刻間拔了出來,從喉嚨里噴出的血跡甚至都不能沾上齊寧的衣衫。

    眾射手沒了目標,頓時都慌亂起來,彎弓搭箭,四處尋找目標,但這林中威勢昏暗,齊寧一混入到人群之中,對方根本分不清敵我,這時候人影晃動,互相之間又不敢輕易射箭,唯恐傷了自己人。

    齊寧這時候卻像是虎入羊群,身形閃動之間,但凡發現邊上有人,立時欺身過去將之殺死,只是片刻間,已經有死人被寒刃穿透了喉嚨或是心臟。

    從對面的林子里沖出七八號人,往這邊過來支援,齊寧趁亂又殺了兩人,便聽得一個女人的聲音叫道:“所有人不要動,看到有人妄動,無論敵我,立刻射殺!”

    一時間林中的射手們各自就近以大樹為依靠,靜止不動,只待有人動作便立刻射殺。

    齊寧心中冷笑,卻也知道自己這時候如果閃動,卻必然會成為眾多射手的靶子,貼在一棵大樹后面,當下也不輕舉妄動。

    他微閉眼睛,知道四周尚有十名左右射手,雖然先前躲過了眾射手的一輪襲擊,但他卻也知道這些人的箭法俱都不弱。

    江湖上的武功五花八門,兵器也都是琳瑯滿目,但是很少有人專門習練箭術。

    箭術適用于行伍之中,在江湖上卻是很少見。

    苗家人也用箭,卻很少用弩。

    今日這群箭手并非使用長弓,而是使用在民間很罕見的箭弩,比之弓箭,弩箭的射程會近一些,但是爆發力卻更加有力,而且制造的成本比之長弓要昂貴得多。

    齊寧倒是見過軍營之中有人配備弩箭,但在苗家寨子,卻幾乎沒有發現弩箭的存在。

    方才這些人的叫聲,已經讓齊寧判斷出他們雖然穿著苗家服飾,卻未必是苗寨中人,而弩箭的出現,更讓齊寧進一步確定這些人很可能是喬裝打扮成苗人。

    這些人竟似乎是早就埋伏在這里,等著自己登山之時突然襲擊。

    他們又如何知道今夜自己會來到日月峰?

    自己在這里遭受突襲,那向百影現在的情況又如何?莫非向百影先前也早受到這些人的突襲?

    月神司下山傳自己上山將苗家大巫,明顯是一個圈套,對方的目的就是要讓自己孤身上山,爾后再半山腰對自己發動突然襲擊,如果自己不是反應迅速,而且一身武功了得,現在只怕已經是一具尸首。

    月神司當然是要致自己于死地,而月神司是苗家大巫的部下,如此說來,要致自己于死地的卻正是苗家大巫?

    四周寂靜一片,眾射手都是端著弩箭,隨時準備向移動的目標發出攻擊。

    齊寧此時卻是極其冷靜。

    他腦中迅速在作出判斷,這一切按照道理來說,就是苗家大巫布下的陷阱,但是苗家大巫又如何知曉自己會來到日月峰?最為緊要的是,即使苗家大巫真的知曉自己前來而特意在這里設下埋伏,襲擊自己的就應該是苗家人,可是這群射手明顯是喬裝打扮,他們的語音明顯不是苗人。

    這群射手使用的弩箭并非苗家人說長箭,而且方才這群人配合十分默契,明顯是訓練有素,有那么一剎那甚至讓齊寧產生一種感覺,這群人竟似乎是從行伍之中出來。

    齊寧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已經沒有過多的精力去擔心向百影的安危,山下的齊峰等人眼下是否遇襲,齊寧也沒有時間去關心,他現在要做的是解決周圍的這一群箭手,爾后退到山下與齊峰等人會合。

    腳邊躺著自己殺死的一名箭手,齊寧矮下身子,從那尸首身上取下了箭盒背起,隨即將那人的弩箭端在手中,深吸一口氣,這才貼著大樹,林中雖然昏暗,但齊寧的目力了得,依稀看到距離不遠處的一棵大樹邊貼著一名箭手,他端起箭弩,卻不瞄準那人的要害,而是對著那人的腰間,并不猶豫,扣動了箭弩,弩箭如同流星一般,直往那人射過去。

    “噗”的一聲,弩箭正中那人腰間,那人慘叫一聲,身形已經從大樹后面歪過去,也就在此時,幾道身影從大樹后迅速冒出,朝著那人直射過去。

    昏暗之中不辨敵我,但凡稍有動作,立刻射殺,這群射手令行禁止,見到那人動作,立刻都按照吩咐向那人射箭,而齊寧卻也趁這機會,瞧見冒出來的幾人,動作迅速,早已經裝好弩箭,朝著最近出的一人射了過去,這一次卻是直取要害,弩箭沒入那人脖子之中,哼也沒哼一聲便栽倒在地。

    齊寧一箭射出,第二箭迅速裝好,又向另一人射了過去。

    那人正要躲到大樹后面,只是齊寧這一箭比他的速度要快上一分,身體還沒有被大樹掩好,一箭亦是穿過了那人的脖子。(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