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一一三五章 完美融合
    齊寧避開白猴子的暗器,便覺得身側勁風呼呼,眼角余光已經瞥見一道人影,正是那任阡陌拿著手中的鐵羅盤砸了過來。

    這幾人所用的兵器都是奇特的很,這鐵羅盤本來是用作探測風水的工具,但此刻在任阡陌手中,卻成了殺人的武器,羅盤周邊冒出尖尖的利刺,鋒利異常。

    空山弦此刻卻也從二胡之中拔出了那把細長的利劍,挺劍向齊寧刺了過去。

    空山弦劍法雖然算不得有多了得,但出劍速度極快,而且把握的時機也是恰到好處,這一劍刺出,卻是存了心眼,看似是向齊寧刺過去,但卻存有后招,只要齊寧為閃躲任阡陌的鐵羅盤稍微后退,即可迅速變招封住齊寧的退路。

    鐵羅盤利刺如牙,邊上空山弦長劍又宛若毒蛇般刺過來,千鈞一發之際,卻見得齊寧身體陡然向后一仰,那鐵羅盤堪堪從齊寧面門上劃過去,這時候空山弦的長劍也已經刺到,沒有想到齊寧會有此一招,“叮”一聲響,劍尖正刺在鐵羅盤邊緣,他長劍鋒利,只這一下,鐵羅盤邊緣的兩根利刺便被劍鋒所毀。

    好在兩人反應倒也迅速,急忙收招,齊寧卻已經抓住這機會,握著寒刃的手臂斜揮出去,刺啦一聲,任阡陌的臂袖頓時被割裂,他一時間還沒有任何感覺,退開之后,卻感覺手臂隱隱作疼,翻轉手臂一看,卻見到自己的右臂竟然已經被割開深深的口子,鮮血溢出,心下駭然,知道幸虧自己瘦瘦的快,否則這條手臂只怕已經是把保不住。

    空山弦變招迅速,任阡陌退后之時,他卻已經刷刷刷連出三劍,齊寧身形晃動,連避三劍,便在此時,卻又感覺背后勁風襲來,也不回頭,側身一閃,一桿白幡從他的右肩側堪堪冒過,若是稍微再遲一分,右肩定然被白幡擊中,他眼角一瞥,見到白幡的桿尖處卻真的如同長槍一般。

    白猴子知道自己沒有藥尸可以操控,武功還真是及不上另外兩人,雖然對齊寧恨之入骨,卻也并不想當做靶子般與齊寧正面相搏,剛好任阡陌和空山弦與齊寧交上手,這正中白猴子的下懷,趁機繞到齊寧身后,在空山弦連連向齊寧出劍之際,猛地從背后偷襲上前,他見到白幡桿尖眼見便要扎在齊寧的肩頭,心中歡喜,這桿尖上淬有劇毒,只要刺入齊寧身體,那毒性便會迅速侵入齊寧血液之中,卻不想齊寧連頭也沒有回,咫尺之間,堪堪躲過。

    白幡刺空,慣性使然,白猴子身體卻已經到了齊寧身后,他見機會難得,倒也沒有猶豫,左手探出,已經是抓在了齊寧的肩頭,低喝一聲,內力涌上手掌,便想趁勢捏碎了齊寧的肩骨。

    內力從掌內吐出,白猴子自信足以將齊寧的肩骨捏的碎裂,內力侵入到齊寧肩頭,白猴子等著骨裂的聲音發出來,可是自己催出的內力,卻如同石沉大海,齊寧肩頭依然是完好無損。

    白猴子頓時便覺得事情古怪,而齊寧卻是連身也沒有轉,驟然之間,白猴子只覺得自己體內的內力源源不斷向手掌涌過去,他心下駭然,這內里竟是活了一般,并不受自己控制。

    任阡陌和空山弦見得白猴子手掌搭在齊寧肩頭,也以為齊寧肩骨必碎無疑,暗想齊寧的武功著實不弱,若是廢了他一只肩骨,就等若廢去了齊寧的一條手臂,再打起來取勝的把握就大得多。

    可是讓兩人驚訝的是,白猴子那只手搭上齊寧肩頭,竟然沒有立刻松開。

    白猴子臉色越來越難看,終于失聲叫道:“救我!”聲音凄厲,空山弦這時候已經感覺事情不妙,聽得白猴子出聲求救,一時間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何事,但卻明白是那只手的問題,他雖然和白猴子性情不投,但畢竟狼狽為奸,倒也不能眼看著白猴子出事,挺劍再次向齊寧刺過去,齊寧側身閃過,卻也帶著白猴子移動,那白猴子的手就如同沾在了齊寧的身上。

    齊寧這一閃,正好帶著白猴子到了空山弦面前,空山弦想也不想,探手一把抓住白猴子的手臂,想要將他扯過來。

    他一只手握住白猴子手臂,手上用力,本想瞬間扯過來,但微一用力,卻發現手上竟然是綿軟無力,根本無法扯動白猴子,心下駭然,猛然加大氣力,但那股氣力就像是被白猴子吸取過去,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空山弦也是見多識廣之輩,雖然一時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問題,但也知道身陷困境,而此時自己丹田之內的內力竟然不受控制,順著經脈直往抓著白猴子的那只手涌過去,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就如同水流一般,空山弦想要松開手,卻發現自己的手已經如同黏在了白猴子的手臂上一樣,根本抖不開,甚至連抖動的氣力也沒有。

    在場諸人自然不知,這正是齊寧的神功在吸取內力。

    齊寧當初得到神功,便知道玄妙至極,到如今早已經是爛熟于胸,控制的收發自如。

    這神功在人體總共有十一處可以吸取外來內力,除了雙手、雙腳、雙肩以及兩只膝蓋八處穴位外,尚有眉間、臍下以及背脊三處穴位,倒也并非是全身上下每一處沾上便可吸取內力,可是只要這十一處穴位接觸到外力,齊寧便可在瞬間使出神功,初練神功之時,還需要對方催動內力才能夠吸取,但如今卻已經能夠主動地吸取對方的內力。

    白猴子方才自以為得手,卻不知他那手掌還沒有搭上齊寧肩頭,齊寧便已經做好了準備,而白猴子那只手搭上肩頭,恰恰搭在右肩穴位上,正中齊寧之心,齊寧想也不想,立刻吸取內力。

    向百影曾經倒是告誡過齊寧,齊寧體內有一股寒冰真氣,這股真氣主導著齊寧的內力修為,若是齊寧修煉純陽之氣,反倒會對體內勁氣有所損傷,而修煉純陰之氣,反倒能讓寒冰真氣順利容納,增強內力,是以齊寧雖然在大光明寺得到過清經修煉之法,卻擔心修煉清經有傷身體,再無修煉過。

    不過白猴子這群人招式陰柔,齊寧判定這伙人修煉的必然是純陰之氣,等到白猴子第一股內力被齊寧吸入之后,齊寧便感覺渾身有一種通泰之感,丹田之內一直隱藏著的寒冰真氣似乎從睡夢中被驚醒一般,迅速有了反應,被吸入的內力迅速匯入到丹田之內,而寒冰真氣就像是一頭饑餓多時的怪獸,這時候獲取了食物,立時貪婪地進食。

    齊寧當初修煉神功,固然可以吸人內力,但最大的麻煩就是吸取進入體內的內力不能迅速被身體所消化,那些外力之力在體內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消化掉,如此一來,卻是讓齊寧在吸取內力之后總感覺身體很不舒適,甚至有痛苦之感,但今次這寒冰真氣卻是完美地將外來之力迅速融合,轉化為齊寧自身之力,不但不會讓齊寧身體有絲毫的不適,反倒是渾身舒暢通泰,十分愜意。

    齊寧自然已經察覺到這一點,心下歡喜,這時候終于明白,這神功配上自己體內的寒冰真氣,一吸一收,卻成了完美的搭檔。

    這一切白猴子等人當然是一無所知,一開始是驚駭,等到體內內力洶涌外泄,而自身卻無法做出任何的反抗,這已經讓白猴子和空山弦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

    白猴子面露駭然之色,空山弦心機卻深,知道這時候必須要有人上來相助才有可能脫身,可是一旦暴露自己的內力正被吸走,任阡陌和持寶童子只怕都不會輕易上前來救,沉聲道:“任阡陌,你還不動手?”這時候卻發現,自己連說話的聲音也已經是有氣無力。

    持寶童子冷眼旁觀,任阡陌自然已經瞧出事情蹊蹺,白猴子搭著齊寧肩頭不松手,空山弦抓住白猴子手臂不松手,這場面可說是要多怪異就有多怪異,這時候反倒不敢上前,繞著齊寧轉圈子。

    白猴子感覺身體越來越虛弱,知道若是一直這般下去,自己可能連性命也是不保,又見任阡陌繞著圈子不出手,心中又急又惱,罵道:“姓任的,你嚇破了膽嗎?我們我們制住他,你快下手!”聲音也是有氣無力。

    齊寧三人保持姿勢都是不動,在別人看來蹊蹺得很,只有三人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任阡陌聽到白猴子和空山弦不但形態不對勁,就連聲音也不大對勁,又是愕然又是狐疑,遲遲不敢出手。

    向百影盤膝坐在地上,這時候看的分明,心里明白幾分,笑道:“地藏手下還有這等畏死之人?不是說地藏能讓人永生不死,怎地這位卻偏偏如此怕死?就這個樣子,還妄想成就什么大事,真是笑話!”大笑起來,聲音充滿嘲弄。

    持寶童子微皺眉頭,任阡陌雖然心下擔憂,不敢輕易出手,但瞧見持寶童子臉色不善,這時候已經緩步繞到齊寧側后方,瞅見空隙,猛然間沖上前去,手中鐵羅盤再次向齊寧砸了下來。 (https:)(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