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一零八零章 暗夜深林
    褚蒼戈身形矯健,在茂林之中倒是靈活異常,只是為了照顧后面的隆泰等人,速度放慢了不少。

    “褚愛卿,你以前是否經常打獵?”隆泰跟在后面問道:“朕瞧你對狩獵十分熟悉。”

    褚蒼戈回道:“回稟圣上,臣幼時家貧,住在山林邊上,為了貼補家用,臣九歲時候就隨村里的老獵戶進山打獵,時間久了,獵物的習性也就熟悉了不少。”

    “哦?”

    “獵物也有獵物的地盤,這皇家獵場十分廣闊,獵物眾多,時間久了,不少獵物已經習慣了活動的區域。”褚蒼戈解釋道:“臣知道這里并無豢養虎豹猛獸,多有豺狼野豬,它們也都有各自的地盤。”

    “那咱們這里是豺狼的地盤還是野豬的地盤?”隆泰忍不住問道。

    褚蒼戈笑道:“回皇上,這里不是豺狼,也不是野豬,只是一些麋鹿在這里活動而已。”

    “你如何知道?”

    “糞便。”褚蒼戈立刻道:“臣沒有別的本事,但可以分辨出獵物糞便的味道。進山打獵,這個本事萬不可缺,否則連自己要獵殺的獵物是什么都不清楚,就不能充分準備好。臣進山的時候,可以從糞便判斷出附近有怎樣的獵物,糞便的味道越濃,那說明就是獵物經常活動的所。”往前指了指,道:“皇上,臣已經隱隱嗅到一股味道從前面傳過來,暫時還分辨不出是什么獵物,再往里面走一陣,臣大致就能判斷出獵物是什么了。”

    隆泰笑道:“褚愛卿,你若不說,朕還真不知道其中有這么多門道,以后朕要狩獵,你陪著朕可好?”

    “皇上若有旨意,臣自當侍奉左右。”褚蒼戈往前走了一段路,忽然停下步子,身子晃了晃,隆泰問道:“怎么了?”

    “無無妨!”褚蒼戈抬手道:“臣臣眼前發花,略有不適!”他勉強往前走出兩步,身體卻已經跌跌撞撞,幾欲摔倒,抬手扶住邊上的一棵大樹,穩住身子。

    “褚愛卿,你到底怎么了?”隆泰再次問道。

    褚蒼戈沒有立刻回答,呼吸卻是急促起來,身體抖動,猛然回過身來,還沒有瞧清楚隆泰,便見到數支利箭迎面而來,又快又急,褚蒼戈臉色大變,抬手用手中的長弓打開利箭,只是第一輪箭矢剛剛打開,第二輪利箭又迎面襲來,褚蒼戈連連后退,腳下不穩,“噗噗”兩聲,雖然被他打開數支快箭,卻還是有兩支箭矢沒入他身體。

    “皇上!”褚蒼戈驚怒交加。

    遲鳳典等人卻已經呈扇形分開,俱都是彎弓搭箭對準褚蒼戈,褚蒼戈臉色鐵青,怒吼道:“臣到底所犯何罪,皇上要如此待臣?”

    隆泰站在遲鳳典身后,神情冷峻,眼眸中露出一絲惋惜之色,嘆道:“褚蒼戈,你莫怪朕,怪只怪你的主子要謀反作亂,朕只能先斬他手臂!”

    褚蒼戈何等樣人,瞬間明白過來,長嘆道:“皇上,你是九五之尊,卻卻在酒中下毒,用此下三濫的手段,臣實在為皇上感到慚愧。”

    “朕知道你武功高強,若不能先讓你中毒,就算這些人一起上去,也未必是你的對手。”隆泰神情冷峻:“褚蒼戈,你若自盡,朕可以下只給你厚葬,還會善待你的家人。”

    褚蒼戈身體搖晃,嘴角溢血,嘆道:“皇上,你若要取臣的性命,一道旨意便可,又何必如此花費心思?”

    遲鳳典冷笑道:“褚蒼戈,你狡猾多端,如果不是皇上親自冒險,又豈能取信于你,滿朝文武,也只有皇上能讓你疏于防備。”

    褚蒼戈微點頭道:“你你這話倒是不錯,褚某一生謹慎,如果不是皇上賜下的御酒,又豈能又豈能讓褚某輕易飲下。”他身體又晃了晃,似乎已經是堅持不住,腿上一軟,已經是跪倒在地上,卻還是用長弓撐住身體,不令自己倒下。

    “司馬嵐謀朝篡政,你心知肚明,卻還要助紂為虐,此等逆臣,怎能不除?”遲鳳典冷笑道。

    褚蒼戈淡淡道:“臣從無謀逆之心,但鎮國公對臣有恩在身,臣是臣是粗人,不懂得什么謀朝篡政,只懂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抬頭盯著隆泰,嘆道:“皇上心思機敏,臣十分佩服。秋狩從來沒有馴馬一說,皇上此番讓臣下馴馬,目的就是要引臣前來!”

    隆泰神情冷厲,并無說話。

    “臣聽說兵部盧侍郎舉薦了薛翎風,這想必想必也是皇上特意安排。”褚蒼戈靈臺清明:“薛翎風一來,皇甫尚書他們自然不甘示弱,一定一定會舉薦臣過來,皇上料定會如此!”

    隆泰終于道:“司馬嵐老奸巨猾,朕若主動召你和瞿彥之前來,司馬嵐很可能會起疑心,只有讓他們自己提出來,才會毫無破綻。”

    “不錯!”褚蒼戈苦笑道:“皇上擔心臣的黑刀營,所以臣是活不成的。只是皇上要對鎮國公下手,可想過后果?”

    “后果?”

    “北伐在即,北伐大小事宜都是鎮國公一手操持。”褚蒼戈嘆道:“如果這時候鎮國公不在了,先前一切的準備就會付諸東流!”他武功高強,內力頗為深厚,雖然中毒在身,又被利箭所傷,卻還是勉強能夠撐住:“朝中無首,諸事諸事必然陷入混亂,皇上要理清朝事,絕非短時間內能做到,而北伐的時機稍縱即逝,等到皇上重新穩住朝局,北漢那邊的內亂只怕已經平息,再無機會北上!”

    “你說的確實很有道理!”

    “皇上這時候動手,便是自斷手足!”褚蒼戈道:“臣可以死,只望只望皇上為了一統天下的大業,莫在此時對鎮國公動手!”

    隆泰嘆道:“你的護主之心,讓朕很欣賞,褚蒼戈,如果你不是司馬嵐的人,朕一定會重用你。”目光一冷,道:“司馬嵐若是不除,等到北伐成功,坐在龍椅上的,只怕就是司馬嵐了。”背負雙手,淡淡道:“朕不會牽累你的家人。”

    此言一出,遲鳳典等人知道意思,便要放箭,卻見褚蒼戈“哇”的一聲,已經吐出一口血來,身體一歪,已經躺倒在地上,再無聲息。

    隆泰皺起眉頭,看向遲鳳典,遲鳳典也回過頭來,隆泰問道:“他死了?”

    遲鳳典低聲道:“皇上,他喝下的毒酒,藥性很強,能堅持到現在,已經不容易。”手一松,一支利箭射出,正中已經躺倒在地上的褚蒼戈身上,毫無動靜,這才道:“皇上,他已經死了!”又向邊上一名護衛努了努嘴,那護衛明白意思,收起長弓,拔出腰間佩刀,緩步靠近過去,走到褚蒼戈身邊,伸手過去探褚蒼戈的鼻息。

    便在此時,卻見到褚蒼戈身體一動,那護衛立時便知道不妙,只是沒等他反應過來,手腕子已經被褚蒼戈抓住,他驚叫一聲,卻也是反應奇快,膝蓋向褚蒼戈頂過去,卻感覺喉頭一涼,似乎有什么東西劃過。

    遲鳳典看得明白,驚聲道:“他沒死,射箭!”此種情況下,也根本顧不得一名護衛就在那邊,眾人快箭如電,俱都往褚蒼戈射了過去。

    褚蒼戈一手握著單刀,卻已經割斷了那護衛的喉嚨,箭矢射過來,他卻已經起身,以那護衛為盾牌,躲在其后,十多支利箭盡數射在那護衛的身上,褚蒼戈低吼一聲,卻已經往樹林深處撤過去。

    隆泰也是大驚失色。

    他本以為計劃萬無一失,卻想不到褚蒼戈竟然如此悍勇,身中劇毒,非但沒事,還能暴起殺人。

    褚蒼戈往林子深處跑去,遲鳳典卻也是干脆利落,沉聲道:“他中了毒,跑不遠,留下四個人保護皇上,其他人跟我追!”當機立斷,已經追了過去,四名護衛護在隆泰邊上,其他人則是跟隨遲鳳典呈扇形分開,向褚蒼戈那邊撲過去。

    “皇上,我們先退出這里。”一名護衛道:“此處兇險!”

    褚蒼戈名聲在外,這些人也都聽過褚蒼戈的勇名,一擊未中,幾人擔心褚蒼戈會反撲過來傷及皇帝,立時勸說隆泰撤離樹林。

    隆泰今夜親身涉險,就是要取得褚蒼戈的信任,將其誅殺在這密林之中,萬想不到褚蒼戈竟然能夠脫身,也知道事情不妙,沉聲道:“留下兩個人,你們兩個追上去,務須要將褚蒼戈斬殺,絕不能留下活口。”這種驚心動魄的時候,他并非沒有經歷過,當初從東齊返回大楚,沿途就被飛蟬密忍所追殺,所以此刻雖然心跳得厲害,卻還是十分鎮定。

    夜色幽幽,平林深處昏黑一片,宿營在平林之外的群臣大都已經睡下,誰也想不到在這皇家獵場之內,正上演著一場驚心動魄的死亡追殺。

    隆泰在平林誅殺褚蒼戈之際,齊寧卻已經快馬加鞭,往黑鱗營趕去,夜色之下,單人獨馬,快若閃電。

    隆泰令他在天亮之前,務必帶著黑鱗營的精銳騎兵趕到約定地點,他并不清楚隆泰的計劃到底是什么,但心里很清楚,隆泰既然這樣安排,必然是事關重大,自己這邊絕對不能出現任何差池。u(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