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九七五章 失火
    騰霧號突然起火,船隊頓時有些騷動,江易水臉色難看,這時候已經顧不得斯文,怒聲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為何會起火?”

    邊上有人道:“三爺,那邊還沒發來旗號,但肯定已經派人過來稟報,聽那邊的聲音,這時候也應該在救火。”

    果然,片刻之后,已經有小舟靠近到船邊,登船之后,那人匆匆過來,一臉惶恐,跪倒在地:“小的小的見過三爺!”

    “王福,你那艘船為何會起火?”江易水臉色異常難看,“現在到底什么情況?”

    齊寧知道這王福應該就是騰霧號的船長,只見王福臉色蒼白,稟道:“三爺,事情鬧清楚了,今晚有幾名舵工在艙底學著南洋人吃燒烤,多喝了幾杯,沒有熄火,然后火勢蔓延開來,等發現已經是來不及。好歹從里面活著沖出來兩個人,還有幾個生死未卜,現在都在救火,沒有讓火勢蔓延。”

    “燒烤?”江易水怒道:“難道船上的規矩都不知道嗎?他們好大的膽子。”

    “眼見快要到家,這些人松懈了下來,可能是途中疲憊,大家也都早早睡下,雖然留人巡衛,卻卻忘記去艙底看一看,那幾名舵工舵工一時糊涂,犯了規矩,釀成大禍!”王福抬手擦額頭冷汗:“小的回頭一定重重責罰。”

    江易水卻是怒不可遏,沖上去一腳踹在王福的臉上,王福慘叫一聲,被踹翻在地,江易水怒罵道:“重重責罰?你可知道真要是出了事,那一船可就徹底毀了。咱們攏共才這幾艘船能遠涉南洋,少了一艘船,可知道要損失多少銀子?我一直告誡你們,只要有一天不登岸,就一天不得馬虎,時刻都要小心,我將騰霧號交給你,也是看你老成持重,你竟然給我闖下這么大的禍!”

    “是是小的糊涂,求三爺饒恕!”王福跪在地上,任由口中血水外流。

    “我不罰你,你知道,商隊不只是我們江家的買賣,東海有許多世家都參與其中。”江易水冷笑一聲:“這次有多少損失,回頭好好盤算,等回去之后,再讓那些東家們決定如何罰你。”

    沈涼秋終于道:“沈三少,當務之急,不是追究責任,而是先解決麻煩,騰霧號上現在是否安全,絕不可讓人死在上面。”

    江易水忙道:“沈將軍所言極是。”向王福問道:“騰霧號現在情況如何,損失有多大?”

    “回三爺,貨物并無多少損失,只是只是艙板被燒毀,往里面進水,眼下正在加緊處理。”王福道:“小的小的!”支支吾吾不敢說下去。

    江易水沒好氣道:“到底如何,你快說,別支支吾吾。”

    “小的以為,騰霧號暫時不便繼續航行。”王福道:“現在加緊修補,如果抓緊時間的話,一天之內應該能修好,勉強航行的話,只怕!”

    江易水皺眉道:“你是說騰霧號無法繼續航行?”

    “勉強可行,但可能會損失更大。”王福硬著頭皮道:“所以小的建議停歇一天。”

    江易水冷笑道:“你說停一天就停一天?往來貿易,那都是有時間規定,而且許多貨物根本不能在船上時間太長,必須盡快登岸妥善處理。”向騰霧號那邊瞧了一眼,想了一下,才道:“這樣吧,商隊繼續前行,你們騰霧號既然走不了,就留下來一天,修好之后,迅速跟上。”

    “可是可是如果只有騰霧號留下,會不會會不會有海匪襲擊?”王福擔心道。

    江易水罵道:“真要被海匪搶了,那也是你們活該。”知道自己這也是氣話,加了一句道:“有我們江家商隊的旗號,那幫狗崽子不敢亂來。”

    齊寧忽然笑道:“三少,如果一群餓狼發現一只兔子就在嘴邊,你覺得他們還會在乎兔子是誰養的嗎?”

    沈涼秋也頷首道:“確實如此。這里雖然距離海岸只有一天,但海匪未必不會游蕩過來,到時候他們看到一艘商船孤零零在此,定會出手。”

    “這!”江易水微一沉吟,才道:“黑風號也一并留下作為護衛,給你們多留些人,你們修好之后,立刻出發,不得耽擱。”

    王福忙道:“小的謝過三爺。”不敢在這里多留,恭敬退下,江易水嘟囔幾句,這才笑道:“沈將軍,寧小兄,沒什么大事,別被這等破事擾了興致,咱們繼續喝酒。”

    齊寧搖頭笑道:“三少今日的盛情,已經領過,這已經很晚了,有些疲倦,今日先告辭,他日若有機會,咱們再聚。”看向沈涼秋,問道:“沈將軍,你的意思?”

    “不錯,天色已晚,就不多擾了。”沈涼秋言簡意賅,拱手告辭。

    騰霧號著火,江易水的心情自然不會好,也并不挽留,送了二人下船,齊寧二人坐船回返,經過那騰霧號邊上,瞧見騰霧號上的情況已經大致穩定了下來,這騰霧號和他后面一艘貨船在船隊眾多船只中吃水最深,貨物自然也是最多,失火之后,也許是因為有海水進入船底,此時吃水就變得更深。

    齊寧二人回到船上之后,商船隊并無停留,依然繼續航行,騰霧號則是留在了原地,其后一艘船留下來陪伴護衛,而其他船只則是繞過騰霧號,跟隨主船繼續前行。

    齊寧站在船舷邊,瞧著那兩艘船留在原地,目光深邃。

    接下里的行程依然是十分的順利,第二天黃昏時分,已經靠近海岸線,江易水的商船隊不能停靠在東海水師的碼頭,自有商船隊的碼頭,兩支隊伍便即分開。

    這一次的捕鯊計劃,行動十分的隱秘,東海水師中知道的人也是不多,將士們只以為三路人馬果真是出海巡邏,其他兩路船隊在此之前已經返回,等到沈涼秋三艘船靠上碼頭,也并無掀起太大的波瀾,這一次帶回來的只不過是兩具尸首,沈涼秋吩咐唐輝去與刺史府聯系,將那位胡大夫的尸首連夜送往刺史府,交給那邊,找尋胡大夫家眷歸還尸首的事兒自然是著落在當地官府的身上。

    至若黑虎鯊的尸首,則是令祝碩派人看守。

    此番行動可說是出乎意料的順利,非但沒有碰上海匪,而且極其順利地拿到了黑虎鯊的腦袋,沈涼秋這幾日一直凝重的臉色,也略見和緩。

    “侯爺,這幾日辛累,好在行動順利,沒有辜負侯爺期望。”沈涼秋長出一口氣:“天色已晚,侯爺用過晚飯之后,卑將親自護衛您回城。”

    齊寧尚未說話,卻見一名水軍部將匆匆過來,看到沈涼秋和齊寧在一起,拱手行禮,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但齊寧看他臉色,便知道定有急事。

    沈涼秋已經沉聲道:“有事但講無妨。”

    那部將猶豫了一下,終于道:“將軍,辛將軍到了!”

    “辛將軍?”沈涼秋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哪位辛?”卻并沒有說下去,臉上就已經微變了顏色,齊寧見狀,有些奇怪,那部將已經道:“辛將軍知道將軍回來,正在帳內等候,說將軍如果有時間,想和您見一面。”

    沈涼秋似乎是在盡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微微點頭,齊寧忍不住問道:“沈將軍,這辛將軍又是何許人也?”他知道澹臺炙麟過世之后,東海水師最高的將領就是沈涼秋,如今這位突然出現的辛將軍竟然在帳內等沈涼秋去見他,架子不小,如果是沈涼秋的部將,絕不可能有這么大的膽子。

    “侯爺,辛將軍是老侯爺當年身邊的副將。”沈涼秋神情肅然:“老侯爺離開水軍的時候,將水師交給了大都督,辛將軍也跟隨老侯爺回京,一直在老侯爺身邊伺候。”

    “哦?”齊寧一怔:“如此說來,這位辛將軍是東海水師的老將?”

    沈涼秋點頭道:“辛將軍才干出眾,當年是老侯爺親手提拔起來,他對老侯爺忠心耿耿,老侯爺回京之時,辛將軍主動要求跟隨回京侍奉左右,老侯爺也是答應了。他離開軍中已經多年,一直都不曾回來,想不到!”

    “也許是老侯爺一直在等候大都督的消息,遲遲沒有結果,老侯爺心中焦急,這才派了辛將軍前來問訊。”齊寧若有所思,問道:“是了,這位辛將軍是否還有將職在身?”

    “辛將軍有四品建威將軍的爵位。”沈涼秋道:“他為人低調,很少與人交往,始終跟在老侯爺身邊,京城里知道辛將軍的人并不多。”

    齊寧心想這話倒不假,自己在京城也待了許久,有頭有臉的人物也都見過,即使沒有見過,但凡有些名聲的自己也是有耳聞,但這位辛將軍自己卻從無聽說過,那自然是極為低調之人,不過想想連金刀候澹臺煌那般威震天下的人物如今在楚國也是低調至極,甚至讓朝廷有時候遺忘金刀候的存在,作為金刀候身邊的部將,不為人知也并不是稀罕的事情。

    “對了,這位辛將軍大名如何稱呼?”

    “辛賜!”沈涼秋道:“辛苦的辛,賞賜的賜!”(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