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九七一章 孤島殺聲
    捕鯊計劃的每一個細節,在出發之前,沈涼秋就已經經過了周密的部署,手底下的人都知道各自的任務所在。

    為了做到出其不意,不被島上的黑虎鯊發現,航船自然不去靠岸,所有參與行動之人俱都要換上水靠,然后再潛水登岸,這事兒對水兵們倒是不在話下,東海水兵本來一個個都是水耗子,水性極佳,要潛水登岸那簡直是小菜一碟,倒是吳達林這群人便有些麻煩。

    按照計劃,吳達林等人也要登岸守住一面,但是十人中,竟有四人并不擅長水性。

    吳達林等人雖然也都是軍伍出身,但都是陸上作戰,也從無經過水中訓練,這突然要在深海潛水,有幾人不通水性,實在是勉為其難。

    好在吳達林倒是熟悉水性,只能帶著五個人一同登岸,沈涼秋本想給吳達林調派幾個人,齊寧卻已經吩咐為自己取一套水靠來。

    “侯爺,您在船上等候就成,島上的情況我們一無所知,您萬不能輕易犯險。”沈涼秋一見齊寧也要準備登岸,急忙勸說。

    齊寧笑道:“沈將軍多慮了。咱們有一百號人,而且都是全副武裝,那黑虎鯊便是再厲害,還能傷我不成?你不必擔心,一切按計劃進行。”

    沈涼秋見齊寧堅持,也知道自己這邊人多勢眾,齊寧自己的身手也是不弱,當下也就不再多勸,吩咐取了水靠來。

    齊寧和眾人換上水靠,這才從船舷邊一個接著一個下了水,各人都已經將自己的兵器帶好,除了大刀,亦有半數人配備了箭駑。

    箭駑比之弓箭的操作要容易得多,也是軍中利器,但因為制作成本比弓箭還要高,所以軍中并沒有大量裝配,楚國的各支軍團之中,也都只是有少量弩兵而已。

    對于水兵水性的考核之一,便是在水中行動之時不得發出聲響來,所以沈涼秋手底下這些人在水中之際,還真是悄無聲息,比水耗子還要水耗子,吳達林等護衛雖然在水中的能耐遠不可與這些水兵相比,好在這時候已經是深夜時分,海上的風浪也大了不少,特別是靠近岸邊的時候,海浪時不時地往岸邊拍打過去,發出嘩啦啦聲音,所以吳達林等人即使在水中發出聲響,也完全被海浪聲所掩蓋。

    齊寧的水性確實十分了得,海面上黑乎乎一片人頭攢動,眾人知道了無名島的方位所在,自然就不擔心偏了方向。

    花了半個多時辰,這才靠近岸邊,按照事先計劃,是要四面圍攻,正面這邊是要交給吳達林等人,所以沈涼秋等人則是在快靠岸之時,左右分開,繞島前往其他方向,事先已經估算過,等到其他三路人手抵達位置準備好,也還需要半個多時辰的時間,所以真正開始行動,則是要等到一個時辰后,也便是要到深夜丑時時分。

    那個時候也是人的身體最為松懈和疲軟的時候,一旦發起突然襲擊,活捉黑虎鯊的可能性就要大上不少。

    齊寧領著吳達林在夜色之中登上了海岸,雖然還是在夜色之中,但島上的景象卻也大致能夠看出來,島上多是光禿禿的巖石,但四周卻也還有些林木,說不上有多秀美,但也別有一番景致。

    這座島不大,島中央是一些叢林和兩座突起的石峰,石峰也沒有多高,但卻是怪石嶙峋,齊寧知道黑虎鯊如果躲在島上,必定隱身其中。

    按照沈涼秋的計劃,這一路人手不必向前搜索,只需要在海岸邊上待命,一旦黑虎鯊等人果真向這邊逃竄,便可甕中捉鱉。

    正面除了齊寧一群人,沈涼秋還安排了人去埋伏在船只那邊,之前登島的兩名探子知道船只的藏匿之處,徑自令人趁著夜色摸到前方的山洞邊,就近藏身在山洞附近的亂石堆中,一個個都是隱匿形跡,等候黑虎鯊出現。

    齊寧等人則是等候在沙灘上,沙灘上有幾塊大巖石,剛好可以以巖石為掩護,藏身在巖石后面。

    月光清冷,海浪時不時地向岸邊卷過來,沖洗著沙灘,齊寧背靠巖石,看著夜色下卷過來的海浪,耳聽潮聲,倒也是愜意得很。

    吳達林的首要職責是保護齊寧的周全,是以一直都緊跟著齊寧,這時候就坐在齊寧身邊,他素來不是多話的人,齊寧不說話,他也不敢多說。

    忽聽齊寧問道:“吳統領,你說澹臺炙麟死后,我大楚何人最適合接任水師大都督?”

    吳達林從羽林營被調到黑鱗營擔任副統領,此時齊寧直接叫他吳統領,卻也是對他的一種尊重。

    澹臺炙麟自盡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吳達林其實也沒有親眼見到過澹臺炙麟的遺體,但他每日跟在齊寧身邊,而且隨行的刑部官員都已經知曉了此事,所以吳達林早有耳聞。

    只是他沒料到齊寧會突然向他詢問這樣的問題,怔了一下,才道:“侯爺,卑職說不好!

    “和我說話不用忌諱。”齊寧微笑道:“你是從行伍出身,對于軍中的規矩比我還清楚,而且你很早就是將官,起起伏伏,對這種事情,更有見解。”

    吳達林猶豫了一下,才輕聲道:“侯爺,卑職就斗膽直言。如果朝廷有名震天下的大將,就譬如齊大將軍,朝廷將這樣的名將無論調到哪里,將士們都不會有多余話說。”

    齊大將軍自然就是指已經過世的秦淮軍團大將軍齊景,那是名動天下的名將。

    “那你覺得朝中可有如此大將?”

    吳達林欲言又止,但見齊寧神色平和看著自己,沉默了一下,終于道:“卑職以為,除了金刀老侯爺,朝中似乎似乎沒有其他武將有那般的聲望。不過澹臺老侯爺已經年過七旬,而且身體也不好,根本不可能再擔起東海水師的重擔。”

    “也就是說,朝廷確實沒有合適的人選了?”

    “侯爺,卑職愚見,如果軍中大將過世,最好的方法不是從外調將,而是直接從軍中提拔大將更為妥當。”吳達林輕聲道:“軍中提拔的人,本來就對軍中的大小事情十分清楚,否則一旦外調大將稍有差池,反倒可能會引起軍心不穩。”

    齊寧微微點頭,吳達林見齊寧神態,心知齊寧對自己的言語很是贊同,更是有了幾分自信,接著道:“這次澹臺大都督過世,情況就更為特殊。我大楚只有東海水師一支水軍,水師將領不比其他軍團的大將,如果不能熟知水事,隨意派人過來,反倒會適得其反。”

    “你說的有道理。”齊寧贊同道:“那你覺得沈涼秋如何?”

    吳達林猶豫一下,終于還是道:“其實卑職以為,東海水軍如果要提拔一人接替澹臺大都督,沒有人比沈涼秋更為合適。”

    “你是如此以為?”

    吳達林點頭道:“是。沈涼秋本就是大都督的副將,才干出眾,而且一直都很得大都督的信任。先前卑職和侯爺進入東海水師大營,看得出來那些水軍將士對沈涼秋十分敬畏,這位沈將軍在東海水師定是有著極高的威望。這次抓捕黑虎鯊,沈將軍的計劃十分周詳,而且他對東海的環境顯然也是十分熟悉,所以卑職才覺得,如果真要找一名合適的水軍將領接替水師大都督一職,還真沒有人比這位沈將軍更合適。”

    齊寧若有所思,沉默片刻,才終于道:“你和他接觸不多,連你都有如此感覺,恐怕東海水師上下都是這樣以為,如果朝廷下旨由沈將軍擔任帥水師大都督,對東海水師來說,應該算是眾望所歸吧。”

    吳達林輕聲道:“侯爺,朝廷到現在也沒有下旨派來新的大都督,如果沈將軍這次果真能夠擒獲黑虎鯊,有此功勞,也許朝廷真的會考慮。而且這沈涼秋與澹臺家關系親密,算得上是澹臺家的人,如果金刀老侯爺!”說到這里,似乎覺得有些不妥,后面的話不敢說下去。

    齊寧輕拍他肩頭道:“想說什么就說什么,沒必要瞻前顧后。”

    “是。”吳達林壓低聲音道:“澹臺家絕不想讓他們兩代人苦心經營的心血落入他人之手,所以金刀老侯爺在新任大都督的人選上,一定會爭取,卑職以為,如果是沈將軍接替大都督之職,憑借沈將軍和澹臺家的關系,澹臺老侯爺應該不會反對。”

    齊寧并無說話,只是抬頭望著夜空,若有所思。

    時間流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齊寧忽然隱隱聽到一陣殺聲響起,臉色一緊,轉身趴在巖石上,他這一動作,立時讓吳達林等人警覺起來,紛紛握緊了手中刀柄,趴伏在巖石后面向島中心望過去。

    齊寧的耳力驚人,率先發現自然是理所當然,這時候吳達林其實也已經察覺,神情冷峻,壓低聲音道:“侯爺,他們已經動手了,看來黑虎鯊果然在島上。”

    即使之前在島上發現船只,眾人也不能完全斷定島上一定有人,而且就是黑虎鯊,但現在聽到殺聲響起,眾人心中都明白,島上有人已經是確鑿無疑。

    8)(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