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八六肆章 嬌女淚
    齊寧吩咐韋御江帶人去往對面那艘畫舫抓人,韋御江雖然不知為何如此,但知道必有緣故,也不多問,當下點了人手迅速下船,直往采荷那艘畫舫過去。

    齊寧見廖震兀自跪在地上,皺眉道:“廖司仆要跪到什么時候?”

    廖震一愣,忙道:“侯爺侯爺讓卑職跪多久,卑職卑職就跪多久!”

    “如此說來,廖司仆是準備丟下公務不做,要在這里一直跪下去?”齊寧冷冷道,聲音一寒:“還不帶人將那兇犯的尸首帶回去,交給仵作驗尸檢查,身為差官,不懂怎么辦案嗎?”

    廖震如獲大赦,叩首道:“卑職卑職立刻去辦。”急忙起身來,感覺有些頭暈眼花,剛才自己對著嘴巴一陣猛抽,連腦袋都似乎被抽昏,勉強穩住,領著剩下的幾個人迅速退了下去。

    只是片刻間,刑部的衙差們就已經走得干干凈凈。

    齊寧念及唐諾的狀況,迅速轉身往屋里去,推開了門,只瞧了一眼,臉色驟變,卻只見到在那榻邊竟然站著一道身影,彎著腰,似乎正在唐諾身上做著什么手腳。

    齊寧心叫疏忽,快步上前,沉聲道:“住手!”但這時候看那人背影,卻覺得頗為熟悉。

    那人也不回頭,只是道:“我現在住手,她便活不了性命,還要不要住手?”他一邊說話,卻沒停下動作。

    齊寧一聽聲音,便認出了是毒王秋千易。

    小妖女方才出去找尋秋千易,齊寧倒沒有想到這短短時間就能將秋千易找過來,只是不見小妖女蹤跡,回頭見仙兒在門前,向仙兒做了個手勢,仙兒善解人意,將房門帶上,并沒有進來。

    齊寧走到邊上,卻見到唐諾身體側躺著,秋千易雙手戴著黑色的怪異手套,如同蛇皮一般,右手拿著一只大拇指粗細的小竹筒,竹筒一端對著唐諾腰間的傷口處,從竹筒內一條紫色的毛毛蠕蟲探出半截身子,三角形的小腦袋正在唐諾傷口處蠕動。

    齊寧皺起眉頭,見得唐諾身體微微顫動,低聲問道:“毒王,這是?”

    “是小妮子在傷口涂了藥物?”秋千易沒好氣道:“本事沒學到家,在這里瞎賣弄,她人去哪里了?”

    齊寧奇道:“毒王不是她找過來的?”

    “她還敢見我?”秋千易冷哼一聲:“把事情鬧到這個地步,老夫回頭要好好收拾她。”

    齊寧這才明白,秋千易趕過來,還真不是小妖女找來,想想也能釋然,秋千易師徒肯定是分頭在秦淮河找尋段清塵,但小阿瑙卻率先發現了段清塵的蹤跡,隱瞞不報,擅自行動。

    先前自己與段清塵在水下纏斗,吸引許多人圍觀,自然也驚動了秋千易。

    “毒王,段清塵是你所殺?”齊寧立時想到段清塵之死,段清塵是被人用毒針偷襲,可說是見血封喉的劇毒,想想秋千易號稱毒王,手中時刻存有劇毒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秋千易沒好氣道:“殺他?老夫是要將他帶回朝霧嶺,接受九毒之刑,怎會在這里殺他。”

    齊寧心想秋千易這話倒是沒錯,而且秋千易的性情也不是敢做不敢當之人,他既這樣說,那么出手毒殺段清塵的自然不會是這老毒物,但這時候唐諾的安危要緊,也先不去理會其他,輕聲問道:“毒王,唐姑娘的情況如何?要不要緊?”

    “要不要緊?”秋千易冷笑道:“我若是再來遲片刻,大羅金仙那也救不回這丫頭了。”瞥了齊寧一眼,道:“她要真是死了,你也難辭其咎。”

    “啊?”齊寧一愣。

    秋千易沒好氣道:“錦衣候,你可千萬別說看不出她中了催情之毒,若換作一般的催情毒倒也罷了,小諾兒中的催情毒是段清塵那狗東西配煉出來,豈是尋常毒藥可比?”微皺眉頭:“若非她體質非比常人,撐到了老夫過來,換作一般人已經死了。”

    齊寧一時還有些懵然,秋千易道:“你既然知道她中了催情毒,就該明白像這種毒沒有其他法子可解,只能是男女歡合才可以破解。若是早一刻你和她洞了房,自然可以保她性命,可你猶猶豫豫,反倒差點害了她性命。”

    “啊?”齊寧吃了一驚,急道:“那她現在怎樣?”

    秋千易道:“怎樣?生死未卜而已。阿瑙那混賬東西,自以為拿了解毒的妙藥,她卻哪里知道,解藥本身也是含有毒素,小諾兒服用了藥丸,已經克制了侵入體內的毒素,只有那嬌女淚嘿嘿,就是段清塵視作寶貝般的催情毒藥,那可不是用其他解藥就能克制。”

    齊寧心想這催情毒藥喚作嬌女淚,一聽名字就那么不正緊。

    “阿瑙給她傷口敷藥,用心或許是好的,可那解藥之中本就含有毒素,若是小諾兒體內有毒,那倒也罷了,反正是以毒攻毒,那也死不了。”秋千易吹著胡子道:“可是她體內只有嬌女淚,甚至算不上毒藥,這下子倒好,往她傷口敷藥,就像是給她下毒一般,嘿嘿,好在黎老頭常年讓小諾兒和藥草打交道,否則小諾兒不被嬌女淚害死,也被阿瑙害死。”

    齊寧心下后怕,暗想當時阿瑙給唐諾敷藥,自己對藥理一竅不通,唐諾更是昏昏沉沉,都沒有阻止,還以為阿瑙真的能夠緩解唐諾體內毒素,誰知道那小妮子竟然是越幫越忙,差點要了唐諾性命。

    “毒王現在是給唐姑娘解毒嗎?”齊寧輕聲問道。

    “阿瑙給她種的毒,老夫自然要善后。”秋千易道:“不過嬌女淚的毒,老夫可解不了。”

    “啊?”齊寧皺眉道:“毒王,你可是當時數一數二的頂尖用毒高手,段清塵的催情毒你也解不了?”

    秋千易嘿嘿一笑,道:“小侯爺是在激將法嗎?老夫雖然半生鉆研毒術,可用毒也是有講究的。像催情毒這類下三濫的毒藥,老夫還真是不屑觸碰。”見得唐諾身體開始蜷縮起來,吩咐道:“趕緊去準備一只大浴桶,里面放滿水,記著,越涼越好,若是有冰塊,全都放進去。”

    齊寧一聽毒王吩咐,知道他心思,也不多問,瞥見角落里有一只大浴桶放在那邊,那時卓仙兒平時用來沐浴的浴桶,匆匆過去打開門,見仙兒就在外面守著,急道:“仙兒,你趕緊讓人準備水,越涼越好,還有,船上是否有冰塊,全都拿來。”

    卓仙兒見齊寧一臉焦急,忙答應一聲,立刻去招呼人提水過來,齊寧徑自過去將那只大浴桶搬到中間,很快就有數名丫鬟提著水桶進來,一桶一桶往大浴桶里倒進去,仙兒又領人取了船上儲存的少量冰塊,也都放入了浴桶內。

    只是片刻間,就已經注滿了大半浴桶水,秋千易這時候也已經收起蠕蟲,湊近過來瞧了一眼,這才從懷里取出一只瓷**子,將里面暗紅色的汁液倒入進浴桶中,這才吩咐向齊寧吩咐道:“將小諾兒放進浴桶吧,最好是一絲不掛。”

    他也不多說,走到窗邊,背負雙手,看向窗外。

    齊寧頓時有些尷尬,看了唐諾一眼,心想唐諾畢竟是黃花大閨女,就算情勢所迫,自己也不好去將她脫得一絲不掛,好在仙兒已經湊在邊上低聲道:“侯爺,要不要要不要我來幫忙?”

    齊寧求之不得,忙點頭道:“仙兒,那就有勞你了。”

    仙兒輕柔一笑,召喚了一名丫鬟過來幫忙,讓人將房門關上,齊寧這才走到窗邊,和秋千易并排站著,都是背對房內。

    “多謝毒王出手相救。”齊寧真誠道。

    秋千易冷哼一聲,道:“黎老頭自詡醫術通神,如今他徒弟有難,也沒看他人影。”言語之中,對黎西公多有不屑。

    齊寧知道秋千易與黎西公是師兄弟,但兩人的關系似乎很是不睦,忍不住問道:“毒王,你與黎前輩是師兄弟,為何?”

    “在老夫面前,少提他。”秋千易沒好氣道:“黎西公就是個道貌岸然的小人而已,老夫羞與他為伍,也從沒將他當做師兄看待。”

    “這話又如何說起?”齊寧詫異道。

    這時候聽到后面傳來悉悉索索之聲,顯然是仙兒正在為唐諾解衣衫,兩人更是不敢回頭看一眼。

    “你既然認識他,以后見著他問他就是。”秋千易冷笑道:“那老東西就是個兩面三刀的無恥小人,當年要不是因為他,老夫嘿嘿,罷了,反正老夫也從沒想過再和他打交道,老死不相往來,何必提他。”斜睨了齊寧一眼,道:“小侯爺的消息倒是沒有錯,若非上次你相告,老夫還不知道段清塵就隱匿在京城。”

    “毒王,今日他被人殺人滅口,你不想查出究竟是誰下手?”齊寧問道。

    秋千易道:“小侯爺不是要追查這樁案子嗎?若是小侯爺查出究竟是誰下手,不妨告訴老夫一聲。”他語氣淡定,似乎對究竟是誰殺了段清塵倒并不是太過在意。

    忽聽“嘩啦”一聲響,齊寧不回頭也知道是仙兒將唐諾放入了浴桶之中,向秋千易問道:“毒王,唐姑娘這樣何時能夠解除嬌女淚之毒?”

    “你問老夫?”秋千易瞥了齊寧一眼,才道:“到底能不能轉危為安,該問你自己才是,該做的老夫都做了,接下來該是你的事情了。” (https:)(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