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八一三章 一敗涂地
    ,,!

    祭祀臺上,一群道士和一群僧人廝殺在一起,本來用于祭祀皇室先祖的祭祀臺上,已經橫七豎八地躺著十來具尸首,空氣中飄散著血腥味道。

    雙方出手,俱都是你死我活的狠辣招數,并不留情。

    遲鳳典麾下的羽林營兵士已經從四面八方沖到祭祀高臺周圍,遲鳳典更是手持長刀,引著大光明寺眾僧護衛著隆泰從祭祀高臺迅速下來,祭祀高臺一圈都是手持長矛利刃的羽林精兵。

    黑刀營在旗幟在空中飄揚,近千名黑刀營騎兵雖然是在飛馳之下,但隊形保持得卻異常的整齊,一匹黑馬沖在最前方,馬背上的騎士一身戰甲,陽光之下,光芒閃爍。

    群臣此時也都發現大隊騎兵馳來,心下駭然,皇陵重地,非比尋常,若無皇帝旨意,便是達官貴人也不得踏入皇陵一步,此時近千鐵騎毫無征兆突然出現,著實讓群臣大吃一驚,有人已經看到空中飄揚的黑刀旗幟,心知是司馬家手中最強大的騎兵趕過來,心知今日淮南王已經是一敗涂地。

    群臣都不是傻子,今日發生的一切,事先雖無征兆,但現在心里卻都已經明白了**分。

    淮南王想趁祭祀大典除掉司馬氏,卻不想每一步都落入司馬嵐的算計之中,從今日的狀況可以看出,司馬家應該早就知道淮南王會突然發難,因此也早就準備了應對的法子,甚至秘密調動了黑刀營前來。

    黑刀營將士驍勇無比,是司馬氏花費無數心血打造出來,即使是皇家羽林營,正面相對,也絕非黑刀營的對手。

    黑刀營出現的一剎那,今日的局面,也便完全在司馬嵐的掌控之中。

    影耗子雖然在守陵衛反叛之后已久為淮南王拼殺,但黑刀營飛馳而來,讓余下的影耗子瞬間喪失了斗志,這時候想要脫身也是難求,四周被遲鳳典的羽林營團團圍住,插翅難飛。

    司馬嵐坐在輪椅上,即使聽到黑刀營騎兵傳來的馬蹄聲,依然是淡定自若,在他身邊卻有幾名僧人護住,穩坐泰山。

    遲鳳典護著隆泰退下祭祀高臺,瞧見黑刀營騎兵越來越近,眉頭卻是皺起,忽地高聲喝道:“所有人都聽著,放下兵器,聽后皇上發落,若有繼續頑抗者,殺無赦。”他一抬手,羽林精兵手中長矛又往前推進幾分。

    余下的影耗子已經是寥寥無幾,心知已經陷入絕境,此番有死無生,聽得遲鳳典厲喝,卻也都并無放下兵器,遲鳳典高舉長刀,又是一揮刀,從后面又涌上一群手持弓箭的兵士,彎弓搭箭,已經對準一眾影耗子。

    一陣沉寂之后,終于有一名影耗子率先丟下手中兵器,其他人見狀,斗志全消,俱都拋下手中兵器,遲鳳典一揮刀,立時便沖上一群兵士,將影耗子俱都按倒在地。

    齊寧神情冷峻,目光掃動,這次影耗子的召集人是段清塵,齊寧亦懷疑過陸商鶴也參與其中,但卻并無發現其中有陸商鶴的存在,他雖然知曉段清塵的名聲,但并無見過段清塵本人,卻也不知道段清塵是否也混在這群道士之中。

    此時黑刀營已經距離祭祀臺不過短短距離,當先那人已經抬起戰刀,率先勒住馬,后面一片馬嘶之聲,黑刀營眾騎兵也都是勒住了馬,隊形依然是井然有序,所有人都是手按馬刀刀柄,背負長弓,直待一聲令下,隨時都能拔出刀來。

    騎兵并無下馬,如同近千騎兵石雕,人馬佇立當地,并不動彈,便是那領頭戰將也是不再動彈。

    隆泰居高臨下俯瞰黑刀營,眉頭皺起。

    遲鳳典令人擒住了影耗子,又令人將其他道士聚集在一起,下令都不得動彈。

    淮南王面如死灰,雙目如刀般盯住遲鳳典,片刻之后,卻見到遲鳳典徑自向他走來,淮南王雖然知道自己一敗涂地,卻還是站住身形,背負雙手,微揚起脖子。

    遲鳳典也不看他,距離數步之遙停下,卻是向靈虛掌教道:“靈虛掌教,請吧!”抬手做了一個請勢。

    靈虛掌教嘴唇微動,卻是冷聲道:“要做什么?”

    “掌教應該知道是為什么。”遲鳳典淡淡道:“一群刺客混入你的弟子之中,總是要說清楚的。”

    “這這與老道無關。”靈虛掌教額頭冒汗:“是是他們混入進來。”

    “有無關系,朝廷自會查清楚。”遲鳳典沉聲道:“來人,先將靈虛掌教帶過去。”他話聲剛落,從后面立刻上來兩名羽林武士,便要上前拿住靈虛掌教,淮南王卻已經沉聲喝道:“放肆,遲鳳典,靈虛掌教是道門之尊,皇上還沒有下旨,你怎敢無禮?”

    遲鳳典向淮南王拱手道:“王爺,龍虎山道士之中藏匿刺客,靈虛掌教難辭其咎,末將擔負保衛圣上職責,今日有刺客混入其中,末將自然要將涉事之人俱都控制,再由皇上下旨徹查,這是末將分內之事。”

    淮南王臉色鐵青,冷笑道:“好,好,好!”卻并無他言。

    這時候卻聽得一個冷厲聲音道:“遲統領,既然涉案之人都要控制,為何還不將蕭璋拿下?誰都不是聾子,也不是瞎子,他欲圖加害皇上和家父,謀朝篡位,此等亂臣賊子,豈可放過?”

    遲鳳典瞥了一眼,見說話之人正是司馬常慎,淡淡道:“忠義候,皇上就在這里,如何發落,自有皇上明斷。”一揮手,兩名武士上前先拿住了靈虛掌教,靈虛掌教掙扎數下,才看向淮南王,一臉懊惱道:“淮南王,這就是你說的萬無一失?”

    淮南王扭過頭,也不看他,依然是背負雙手長身而立。

    司馬嵐卻已經令司馬常慎推著輪椅到得臺階口,又令司馬常慎扶他跪倒在地,叩首道:“皇上受驚,老臣護衛不周,罪該萬死!”

    他這一說,四周群臣終于反應過來,紛紛跪倒在地,齊聲稱罪。

    隆泰這時候也緩過神來,緩步登上臺階,走到祭祀臺上,距離淮南王七八步之遙,凝視著淮南王,淮南王見隆泰過來,長嘆一聲,道:“皇上,臣今日絕無犯上之心,只是想為皇上除掉奸臣。”瞥了跪伏在地的司馬嵐一眼,搖頭嘆道:“只可惜老賊奸詐,臣不能為國除奸了。”

    隆泰嘴唇微動,但卻沒有說出話來。

    淮南王目光落在司馬嵐身上,忽地放聲大笑起來,司馬嵐抬起頭,看向淮南王,淡淡道:“王爺現在還能笑出來?”

    “老賊,你果然是心機狡詐。”淮南王依然笑道:“本王這次落入你的算計,無話可說。”

    “算計?”司馬嵐嘆道:“王爺豈不是一心想要算計老臣。”

    隆泰瞥了他一眼,見他兀自跪著,淡淡道:“忠義候,扶老國公起身。”

    司馬常慎立刻扶起司馬嵐,讓他在輪椅上坐下,司馬嵐謝過隆泰,這才向淮南王道:“王爺,若是老臣沒有猜錯,黑鱗營一案,應該就是王爺一手策劃,既可以打壓黑鱗營,亦可以借機從羽林營調走吳達林,不知老臣所言對是不對?”

    齊寧就在附近不遠,聽得一清二楚,卻面不改色。

    淮南王冷哼一聲,并不說話,齊寧聽他不反駁,心知司馬嵐所言看來是真,這時候也終于確定,原來黑鱗營一案的幕后真兇竟然是淮南王。

    前番火門弟子趁黑鱗營招募兵勇之際,混入其中,其后三名兵士偷出軍營,半道上殺害太常寺少卿孟廣仁府中家仆,卻被京都府衙差恰好碰上,三人俱被抓進大牢,而為首的田橫更是被毒殺在京都府大牢之中。

    那時候齊寧就懷疑過背后策劃之人非比尋常,很有可能便是司馬嵐和淮南王中的其中一人,但始終無法確定。

    今日司馬嵐一語道破,齊寧心想看來事實與自己當初所猜想的倒是差不離,黑鱗營一案最后的目的,就是讓朝廷整肅黑鱗營,從而找到借口向黑鱗營調派將領。

    “王爺要謀反,手無兵權,所以想要拉攏遲統領的羽林營為你所用。”司馬嵐聲音很緩慢,但每一個字吐出來卻讓人覺得就是事實真相:“只是你一直以為吳達林當年是老臣所舉薦,便以為吳達林是老臣的人,擔心吳達林身在羽林營掣肘到遲統領,壞了你的事情,所以一心想要將吳達林調離,一來可以賣給遲統領一個大大的人情,二來想著可以讓遲統領行事起來毫無掣肘,老臣所言應該不會有錯吧?”

    淮南王怒極反笑,道:“不錯,要除掉你這野心勃勃的老賊,自然是要花一番心思的。老賊你黨羽眾多,若是留著吳達林在羽林營,說不定會被他壞了剪除你這老賊的大計,本王自然要小心謹慎,找尋機會將他調走才是。”雙目如刀般盯在司馬嵐蒼老的臉上,隨即長嘆一聲,道:“只可惜本王實在太過輕敵,當時你并無反對,本王還只以為你正好借機利用吳達林想染指黑鱗營,卻沒有想到那時候你已經是在給本王設下圈套。”(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