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七七三章 拜師
    /p>    前面那乞丐卻是停下腳步,回頭沖著西門戰櫻招招手,西門戰櫻心下再不疑慮,也不管后面的糾紛,迅速跟上。

    東拐西彎,宛若走迷宮一般,到得一處破舊的宅子前,那乞丐終于停下腳步,等西門戰櫻靠近,那乞丐才拱手道:“西門姑娘,韋幫主在屋里等你。”

    西門戰櫻心想這乞丐果然是丐幫的人,推開虛掩的大門,進到院內,外面那乞丐立刻將大門從外面帶上,西門戰櫻秀眉一緊,心生戒備,瞧見堂內點著燈火,緩步走過去,進到堂內,只見到一名老乞丐正坐在一張木椅上,翹著二郎腿,嘴里正哼著小曲,西門戰櫻一眼便即認出正是那位丐幫幫主。

    她長出一口氣,心中一塊石頭落下來,上前去道:“韋前輩!”

    齊寧扭過頭來,見到西門戰櫻穿著淺紫色的長襦裙,英氣之中,帶著幾分嬌美,哈哈一笑,招招手,西門戰櫻靠近過去,四下里瞧了瞧,齊寧笑瞇瞇道:“好姑娘,這地方十分的隱蔽,不會有人打擾咱們,你放心就好。”

    “韋前輩,你.....你怎么知道有人跟蹤我?”西門戰櫻美麗的大眼睛眨了眨,站在齊寧身邊。

    齊寧嘿嘿一笑,道:“三日之后,你就要在殿前比武,有人勢在必得,派兩個人在這兩天盯著你,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過那等小角色,不用放在心上,略施小計,就能甩掉他們。”

    西門戰櫻道:“韋前輩,你.....你真是料事如神,昨晚回去按照你的法子和我爹一說,今天皇上果然下了旨意,往后延了三天,要殿前比武以決勝負。”

    “這就好。”齊寧含笑道:“皇上沒有下旨,這門親事就有轉機。如今主動權已經不在段韶的手中,而是在你的手里,只要三日后殿前比試你能夠打敗那名東宮鐵衛,段韶也就沒有臉再找皇上賜婚了。”

    西門戰櫻睜大眼睛,道:“前輩也知道東宮鐵衛?”

    齊寧哈哈一笑,西門戰櫻隨即蹙眉道:“可是.....可是我爹也說過,那名東宮鐵衛是一流高手,一身外門功夫絕不簡單......!”眉宇間已經顯出擔憂之色。

    齊寧坐起身子,笑道:“怎么,害怕了?”

    “我......我不是怕他,我是.....我是害怕如果輸了,皇上就會立刻下旨賜婚,要是那樣......!”西門戰櫻咬著嘴唇,愁眉苦臉。

    齊寧搖了搖頭,道:“好姑娘,我在襄陽的時候,看你膽子大得很,怎么現在卻沒了勇氣。襄陽的時候,那兩名北漢刺客你都不怕,敢一個人追上去,如今只不過是一名東宮鐵衛,就將你嚇成這樣?”

    西門戰櫻苦笑道:“前輩,其實.....其實我心里明白,以我的武功,根本不是那名東齊鐵衛的對手。”

    “所以你是準備放棄?”齊寧嘆道:“好姑娘,莫非你不想嫁給我徒弟?”

    西門戰櫻沒好氣道:“前輩,我瞧.....我瞧他一點也不擔心。明知道三天后殿前比武,可是.....可是今天他也沒有來找我,也不幫我出主意。”

    “好姑娘,你可不能冤枉了他。”齊寧立刻道:“從昨天到今天,我那徒弟一直都是心急如焚。他現在正在謀劃一個大計劃,如果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準備孤注一擲了。”“孤注一擲?”西門戰櫻好奇道:“韋前輩,他.....謀劃什么計劃?”

    “這個......!”齊寧故作神秘道:“還是不說了吧。”

    西門戰櫻忙道:“韋前輩,你就告訴我嘛,我.....我就想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

    “罷了。”齊寧嘆了口氣道:“我那徒弟年輕氣盛,他計劃一旦你落敗,就要帶著你遠走高飛,從此隱姓埋名雙宿雙飛,不問天下之事。”搖了搖頭,道:“這小子真是膽大包天,連我都勸說不成。”

    西門戰櫻先是一怔,隨即眉宇間顯出甜蜜之色,低下頭,囁嚅道:“他.....他真的準備這么做?他.....他要帶我遠走高飛?”

    “好姑娘,你不會真的準備和他遠走高飛吧?”齊寧睜大眼睛。

    西門戰櫻臉頰微紅,低頭道:“我.....我也不知道。我.....我沒有想到他愿意為我那樣做。”

    “他膽大包天,什么事情干不出來。”齊寧嘆道:“不過你們真要走了,你爹和錦衣侯府豈會善罷甘休?還有那個皇帝,違抗了他的旨意,你覺著皇帝會放過你們?”

    西門戰櫻嬌軀一顫,清醒過來,急忙道:“韋前輩,你.....你一定要勸他,不要做糊涂事。我.....我倒是不要緊,可是.....可是不能毀了他的前程。”幽幽道:“他心里能這樣想著,我已經.....我已經很開心了。”

    齊寧背負雙手,繞著西門戰櫻轉了一圈,嘖嘖道:“你這樣的好姑娘,說什么也不能被別人娶了去。我既然要成全你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抬手摸著下巴,笑道:“好姑娘,你想不想打敗東齊鐵衛?”

    西門戰櫻一怔,隨即興奮道:“前輩,你.....你是不是早就有法子?”但只是興奮一下,便即苦惱道:“可是我爹說過,武學一道,從來都是循序漸進,沒有下足苦功夫,就算天賦過人,也不能學成厲害的功夫。”

    “你爹說的也沒有錯。”齊寧道:“西門神候乃是當今頂尖高手,連他都沒有法子讓你在朝夕之間提升武功,我這個老叫花子自然也無法點石成金。”

    西門戰櫻失望道:“那又如何能夠打敗東齊鐵衛?”一臉苦惱:“今日我問過二師兄,他告訴我說,東齊太子身邊的八名鐵衛,都不是普通人。世人并不知道,為了選出這八個人,死了上百人之多。”

    “哦?”齊寧奇道:“這話又怎么說?”

    “二師兄告訴我說,這東宮鐵衛都是秘密挑選出來。”西門戰櫻道:“東齊有一個專門訓練鐵衛的處所,挑選身體健康的幼-童,然后將他們關在那秘密-處所,從小便極為嚴酷地訓練這些人。一開始這些幼-童有上百人之多,每隔一年,都會有一些人經受不住死在里面,到最后只剩下寥寥數人,等這些人通過最后的歷練,便可調到東齊國君和太子身邊,充作貼身鐵衛,人數雖然不多,但每一個都是極為難纏的角色。”

    “原來如此。”齊寧這才知道東齊鐵衛的來歷,心想這樣訓練鐵衛的法子固然殘酷,但不可否認,從鐵與血之中走出來的鐵衛,確實有著非比尋常的能耐和意志力。

    西門戰櫻咬了咬牙,才繼續道:“東齊鐵衛一旦動手,不達目的便誓不罷休,一旦落敗,就會......自盡謝罪!”

    齊寧皺起眉頭,看來東齊鐵衛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難應付。

    如果眼前只有兩條路,一條是取勝,一條是死路,那么任何人都會拼盡一切以求取勝,其爆發出來的戰斗力,自然更加驚人。

    西門戰櫻見齊寧皺著眉頭,只以為這位老前輩也沒了法子,苦笑道:“前輩,我知道這一次兇多吉少,雖然爭取到了殿前比武的機會,但是......但是結果已經注定,我......根本不是東齊鐵衛的對手。”

    “西門姑娘,你讓我很失望。”齊寧嘆道:“你知道我徒弟最喜歡你身上的哪一點?其實倒也不是你的相貌,也不是你的身材,當然,這兩點有可能也是部分原因,但最重要的原因,是你身上那股子不服輸的精神。我徒弟告訴我說,你骨子里是個極為堅強的姑娘,無論遇到什么困難,都不會屈服,難道他看錯人了?”

    西門戰櫻一咬牙,冷笑道:“前輩,你放心,就算這一次殿前比試,我必敗無疑,但不到最后,我也絕不會認輸。”

    “好!”齊寧露出笑容:“只要你有這個毅力,那么我敢打賭,這一次殿前比試,你必勝無疑。”示意西門戰櫻靠近一些,才輕聲道:“不過你與那東齊鐵衛在武功上確實有懸殊,三天時間,我也沒有法子讓你成為頂尖高手,所以你絕不能與他正面硬拼。”

    “不能正面硬拼?”西門戰櫻蹙眉道:“殿前比試,本就是一較高下,如果不正面相爭,那.....那又如何算得上是殿前比武?”

    “比武就像兩軍交戰,也是要講究策略的。”齊寧微笑道:“以己之短攻敵之長,不敗那才見了鬼。好姑娘,從今天開始,我就教你應付東齊鐵衛的策略,不過......你要想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

    “拜我為師。”齊寧裝模作樣道:“我是丐幫的人,丐幫的武功要傳授給你,也是要守些規矩的,你若是不拜我為師,我.....我不好幫你啊。”

    西門戰櫻一怔,齊寧笑呵呵道:“反正齊寧是我的徒弟,你很快就會成為我徒弟的媳婦,歸根結底也是叫我師傅,不過是遲早的事情,現在拜我為師,那也沒有什么不方便。”

    西門戰櫻猶豫了一下,問道:“那.....那我總不用加入丐幫吧?”

    “不用不用。”齊寧哈哈笑道:“好好的姑娘,我怎舍得讓你成為叫花子。”

    西門戰櫻松了口氣,心想只要不加入丐幫,拜你為師也沒什么大不了,也不廢話,拱手道:“師傅在上,請受戰櫻一拜!”便要拜下去,齊寧卻已經探手出去,抓住了西門戰櫻手腕子,笑呵呵道:“不要拜不要拜,叫了我師傅就好。”

    西門戰櫻被他握住手腕,立時覺得不妥,想要抽回手,卻被齊寧緊握住,有些尷尬,道:“師傅,你.....你松開手!”

    “戰櫻啊,現在開始,為師就教你應付東齊鐵衛的對策。”齊寧不但沒有松開手,還一臉笑容道:“你不要慌張,教授武功,難免會身體接觸,難以避免,你看我都一大把年紀了,難道還會占你便宜不成?”

    西門戰櫻見眼前這老乞丐咧嘴笑著,那眼珠子只盯著自己面孔看,微蹙秀眉,心想這老師傅怎地越看越有些不正經,自己總不會碰上了一個老流氓吧?

    (本章完)(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