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七七一章 明牌
    /

    顧清菡淡淡道:“我?莫非你覺得我應該成為你手中的傀儡?”

    “三娘為何說這樣的話?”齊寧輕嘆道:“你似乎對我有很深的誤會。”

    顧清菡道:“剛才你不是說過,傀儡就是一件工具,需要的時候拿出來戲弄,不需要的時候便會丟在一旁?”雪白的頸項扭過來,美麗的臉上帶著一絲嘲諷之色:“我在你的眼中,豈不正是如此?”

    齊寧皺起眉頭,顧清菡聲音雖然平靜,但齊寧分明從她的語氣中聽出了一絲凄苦,微一沉吟,終于道:“如果我真的當你當做是傀儡,今天就不會踏進這個院子。”

    “不會踏進這個院子?”顧清菡笑道:“我也很想知道,你今天踏進這個院子到底是為了什么?你說的那些話,又是什么意思?”

    “三娘到現在還要隱瞞嗎?”齊寧輕聲道:“你我本就是同病相憐,面臨同樣的難題,莫非三娘不明白?”

    “我確實不明白。”顧清菡道:“我不知道你所說的同病相憐是指什么,更不知道你說的難題又是什么?”

    齊寧淡淡一笑,道:“三娘既然不愿意說,就讓我來幫你說。”頓了一頓,才輕聲問道:“三娘,據我所知,三叔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經戰死疆場,那時候你才二十剛出頭,花信年華,就算顧念舊情,在齊家守上三兩年,也就算是仁至義盡,完全可以離開齊家,另嫁他人。”

    顧清菡不知齊寧為何會突然提及此事,卻是不動聲色。

    “但是三娘不但沒有離開,而且一留就是七八年。”齊寧嘆道:“這對任何一個女人來說,都絕不是容易的事情。”

    顧清菡沒好氣道:“按你的說法,非要我離開侯府,另嫁他人才算合情合理,留在侯府是不安好心?”

    “我當然不會這樣想。”齊寧立刻道:“你留在侯府的這些年,恰恰是錦衣侯府最艱難的時候。齊父親身在前線,統領十萬大軍,那自然是威風八面,但是錦衣侯府卻又是另一番景象。我母親那時候已經不在府里,瓊姨娘又是不堪大任,根本無法打理諾大的侯府,要管理如此龐大的一座侯府,不但需要過人的才干,而且還必須是齊家的人,思來想去,當時也只有三娘能夠擔此重任。”

    顧清菡冷哼一聲,并不多言。

    “可是三娘比誰都清楚,三叔戰死過后,齊家雖然將侯府大全交給你,但卻并不會長久。”齊寧嘆道:“你和三叔并無子嗣留下,也就表示你如果長留侯府,時間越長,處境就越是艱難,而且無論是我還是齊玉繼承了侯爵之位,一旦大婚,你手里的大權也只能交出來,到最后什么都沒有。”

    顧清菡咬著紅唇,道:“莫非你以為我貪戀這點權利?”

    “不是三娘貪戀這點權利,而是三娘身不由己。”齊寧嘆道:“三娘當年選擇留下來,固然是因為顧念舊情,但三娘是否還有其他緣故,迫使你不得不留在侯府?”

    顧清菡嬌軀一顫,花容變色,聲音微顫:“你你說什么?”

    齊寧本來還不大確定,此時看她反應,心知自己猜測的絕不會有錯,湊近過去,低聲道:“三娘,是否太夫人逼迫你留在侯府?”

    顧清菡銀牙咬起,眸中劃過異色:“太夫人為何會迫我?我我現在只要去向太夫人懇求,她必然會答應讓我離開。”

    “真的是這樣?”齊寧似笑非笑,“三娘,恕我直言,我只擔心你向太夫人開口的勇氣都沒有。”

    顧清菡只覺得渾身一陣發軟,一只手臂搭在梳妝臺上,睫毛閃動,紅唇微動,卻沒有說出話來。

    “太夫人到底是用什么法子迫你留下,你心里比誰都清楚。”齊寧苦笑道:“直到今時今日,三娘依然是身不由己,進退無路,不知我說的對不對?”

    “我!”顧清菡俏麗的臉上略顯蒼白,便在此時,卻聽到院內傳來聲音,齊寧立刻低聲道:“快上床!”

    顧清菡一愣,但馬上意識到什么,動作倒也迅速,起身急忙往床上去,齊寧見顧清菡躺好,這才出門,便見到韓總管已經拎著飯盒站在門前,一臉擔心道:“侯爺,三夫人身體如何?要不要去請大夫過來?”

    “三娘確實是氣血不足。”齊寧道:“可能是勞累所致,多加歇息應該就會好。我正在勸她找大夫瞧瞧,也好開幾副藥早些康復,但!”搖了搖頭,接過飯盒,“韓總管,你先去忙吧,我再勸勸,就算不請大夫,也要吃幾口粥才成。”

    韓總管忙道:“侯爺,要不老奴在外面等一等,若是三夫人要請大夫,老奴立刻去請。”

    “三娘病了,這兩天府里的事情只能交給你。”齊寧含笑道:“你忙你的事情去,不用在這里耽擱。”

    韓總管想了一下,道:“老奴先告退。”躬身退了下去。

    齊寧走到窗口,只看到韓總管離開,這才走到過去將飯盒放下,走到窗邊,顧清菡已經扭過頭來,輕聲問道:“他走了?”

    “三娘為何會擔心他?”齊寧在床沿邊坐下,輕聲問道:“他只是個老奴才,三娘似乎對他也很在意。”

    “我什么時候擔心他了?”顧清菡沒好氣道:“你不要胡說。”

    “三娘沒聽明白我的意思。”齊寧壓低聲音道:“剛才三娘聽我一句話,立刻就上了床,顯然是心存戒備,這里是侯府,如果三娘心里不是有事,為何會如此提防?”

    “我!”顧清菡秀眉緊蹙,一時卻又不知該怎么說。

    齊寧搖了搖頭,看著顧清菡那楚楚動人的面容,心中生出一絲柔情,輕聲道:“三娘是否擔心自己的舉止一直都被人監視?”

    顧清菡閉上眼睛,并不說話。

    “我剛才說的同病相憐,就是這個意思了。”齊寧緩緩道:“侯府雖然不大,但是耳目卻眾多。太夫人讓三娘注意我的言行,在你身后,又未必沒人在監視你的舉止,在太夫人的眼里,你我恐怕都只是任他操控的玩偶而已。”

    顧清菡扭過頭來,神色卻是顯得十分冷淡,凄然道:“你都已經知道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齊寧低聲道:“有些我知道,有些我還不知道。”

    顧清菡輕嘆一聲,道:“你既然知道了,那也就沒什么好說的。”冷冷看著齊寧,道:“不錯,我一直都在注意你的行蹤,你的一言一行,我都如實稟報了太夫人,現在你知道我的心腸有多么歹毒吧?”

    “歹毒?”齊寧笑道:“三娘如果真的心腸歹毒,也就不會在她面前為我說話了。”

    顧清菡蹙眉道:“你你又是如何知道的?都是誰告訴你的?”

    “三娘不必問我為何知道,我只想問三娘,莫非你還要一直任由那個老太婆操控下去?”齊寧雙手已經握拳:“她想成為操控棋子的棋手,可是現在卻也由不得她了。”

    顧清菡心下一緊,竟是情不自禁伸手握住齊寧手腕,急道:“寧兒,你你不能亂來,她她現在只以為你一切都沒有異樣,也沒有對你起什么壞心思,你你千萬不要胡來。”擔切之心,溢于言表。

    齊寧這時候體會到顧清菡對自己的關切,心中一暖,輕笑道:“三娘放心,我不是以前那個傻子,知道分寸。”

    顧清菡神色微緩,低頭瞧見自己的手還握著齊寧手腕,急忙松開。

    “三娘,你說她對我沒有什么壞心思,那為何還要派你監視我?”齊寧低聲問道:“她能夠不顧你的感受,脅迫于你,莫非你覺得她還是什么好人?”

    顧清菡猶豫一下,才道:“她只是只是擔心你會做出對齊家不利的事情,如果如果你一心維護齊家,她也她也不會對你怎樣。”

    “一心維護齊家?”齊寧輕笑道:“在她的監控之下,作為她手里的工具維護齊家?三娘,實話告訴你,我所有的付出,只會為了自己和在乎的人,可不希望淪為別有居心人的工具。”神情嚴肅起來,低聲問道:“你告訴我,她是不是因為我母親,才會派你監視我?”

    顧清菡嬌軀又是一顫,美麗的眼眸帶著一絲驚恐,急道:“不要不要提起你母親,寧兒,你你記住我一句話,無論何時何地,千萬不要提起你的母親,一旦一旦被太夫人知道,她!”

    “她會怎樣?”齊寧一把抓住顧清菡腴潤的胳膊:“三娘,你告訴我,柳我母親現在到底在哪里?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目光變得銳利起來:“太夫人為何會對我母親心存那么大的怨恨?”

    顧清菡雙手捧面,顫聲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寧兒,我求你,別逼我,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她腴美的嬌軀瑟瑟顫動,齊寧分明感受到她心里的驚怕,猛地一把抱住顧清菡,顧清菡全身一僵,齊寧卻已經在她耳邊柔聲道:“不要怕,有我在,什么都不要怕,我不逼你,三娘,我答應過會好好保護你,男子漢大丈夫,說話不會不算。”——

    ps:感謝guan_zhong好兄弟成為盟主,感謝o0無痕@百度、書友018057、瀟瀟銷、書友51004435、小微520520、書友54032370、書友27529604、你笑我像狗、少_氏、黑色閃電243、書友51585282等兄弟的破費捧場,感謝投下月票的好兄弟們。

    (本章完)8)(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