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六八八章 花王蜂
    齊寧笑道:“諸位也不必著急,我既然這樣說,總不會有錯。 .”抬頭看了看天色,便在此時,卻見到兩道身影從不遠處的拱橋飛奔而來,柳土獐分舵舵主喬玄負責維持秩序,所以并無入座,瞧見有人飛奔而來,迅速迎了上去。

    那兩人靠近喬玄,與喬玄說了幾句,喬玄立刻轉身奔向觀星臺,飛身躍到臺上,湊近到朱雀長老耳邊低語幾句,朱雀長老微微點頭,附耳幾句,喬玄拱手退下,朱雀長老這才湊近白虎長老低語幾句,白虎長老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眾人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何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沒過多久,便見到一群人出現在拱橋對面,喬玄親自過橋去,與那群人說了幾句,隨即領著那群人過橋往這邊來,不少人都是向那邊張望,瞧見來人衣飾,不少人便即皺起眉頭來。

    齊寧瞧見來人,唇邊卻泛起笑意,喃喃道:“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恰到好處。”

    那群人有七色都是身披大氅,頭戴斗笠,腰間配著彎刀,步伐矯健,行走之時,整齊劃一。

    在場眾人幾乎都已經認出來,來者正是神侯府的打扮。

    神侯府雖然一直處理江湖事務,但各門各派若是沒有觸犯王法,內部事務,神侯府卻是不能輕易插手,所以各門派舉行各類儀式大典,神侯府從來都不是在邀請之列,雖然神侯府也必定會派人在附近活動,但卻不會輕易冒犯。

    今日丐幫青木大會,神侯府自然也不會在邀請之列,此時神侯府陡然一群人闖進古隆中,這讓不少丐幫弟子頗有些反感,已經有人冷笑道:“這是咱們丐幫的事,神侯府的人跑來做什么?”

    白虎長老臉色難看,朱雀長老也是神色凝重,只見到神侯府眾人徑自走到觀星臺下,領頭的身形矮胖,瞇著小眼睛,一臉和氣,正是神侯府貪狼校尉曲小蒼。

    這時候又有人瞧見,跟在最后面的幾名神侯府吏員,都是拎著大麻袋子,麻袋鼓囊囊的,里面也不只是裝了什么東西。

    朱雀長老上前幾步,走到觀星臺邊,拱手道:“曲校尉!”

    四大長老之中,朱雀長老坐鎮京城,與神侯府的人接觸最多,他與曲小蒼也都是老熟人,這時候看到曲小蒼突然出現,也是奇怪。

    曲小蒼也是拱手笑道:“朱雀長老,今日前來,頗有失禮,還請丐幫的弟兄們見諒。”

    有人心下冷笑,暗想既然知道失禮,還跑過來做什么?但這話自然無人敢說出口。

    朱雀長老道:“曲校尉,我丐幫正在舉行青木大會,不知神侯府前來,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當。”曲小蒼笑瞇瞇道:“只是昨天晚上在襄陽城發生一件大事,事關你們丐幫,我們神侯府考慮一番,時逢丐幫召開青木大會,我們覺著還是向你們丐幫知會一聲才好。”

    “大事?”朱雀皺眉道:“不知曲校尉所說的大事是什么意思?”

    曲小蒼也不廢話,抬手輕揮兩下,后面立刻上來幾名神侯府吏員,手里都提著麻袋子,走上前去,解開麻袋口,隨即從每只麻袋中都滾出一個人來,手腳都被綁了,蜷縮成一團,頭上卻還戴著頭套。

    三人都是一動不動,朱雀和白虎對視一眼,白虎上前幾步,沉聲道:“曲校尉,這是什么意思?”

    曲小蒼徑自上前,到得一人邊上,蹲下去,摘開了那人的頭套,那人雙目閉著,竟似乎還在沉睡中,曲小蒼摘下腰間的水袋子,仰首灌了一口,含在口中,隨即對著那人臉上噴了下去。

    那人身體一陣抽動,長吐一口氣,隨即大口大口吸氣,睜開眼睛來,地上掙扎兩下,隨即坐起身子,感覺到四周眾多眼睛盯在自己身上,先是一怔,很快臉上就顯出驚駭之色,此時人群之中卻是一陣騷動,議論紛紛。

    “不知道此人是否有人識得?”曲小蒼站起身來,背負雙手,含笑道:“白虎長老,這人你應該認識吧?他是丐幫的一名堂主。”

    白虎長老盯著那人看,眉頭鎖起,人群中有人道:“這是觜火猴下屬的林堂主。”

    曲小蒼笑道:“看來我沒有說錯,他確實是丐幫的堂主,白虎長老,他姓林嗎?”

    白虎猶豫一下,才道:“白虎七宿分舵舵主我自然知道,但下面的堂主加起來有六七十人,我卻未必每個人都認識。此人倒也眼熟,不過卻并無太深印象。”

    “白虎長老,恕我直言,你統管丐幫西方七宿分舵,幾十位堂主又怎能不好好熟悉?”曲小蒼嘆了口氣,“不過這是你們丐幫內務,我不好多問。我只是想請問,此人加入丐幫,白虎長老可否知曉?”

    曲小蒼臉上帶笑,瞇著小眼,但那雙細細如同黃豆般的眼睛卻是十分犀利。

    白虎此時卻是頗為矛盾,他自然知道今日神侯府的人突然出現,絕不會有什么好事情,曲小蒼這一句話問得很隨意,但想要回答,卻不簡單。

    自己若說不知道,堂堂白虎長老對于部下一名堂主何時加入也一無所知,自然是統領無方,難免會被人詬病,可若答應對此人十分清楚,很可能會惹下更大的麻煩來。

    神侯府用麻袋將此人帶過來,顯然是有把柄落在了神侯府的手中,眾所周知,西門無痕擔任神候之后,從來不會錯過削弱江湖勢力的機會,一旦抓住,必會死死纏住。

    白虎心知事情不對勁,卻是面不改色,道:“我丐幫欣欣向榮,乃是江湖第一大幫,每年都會有無數人加入我丐幫,這位林堂主何時加入我丐幫,我并不知曉,但他成為堂主,自然是在觜火猴分舵立下了功勞,由觜火猴分舵舵主提拔上來。”

    “原來如此。”曲小蒼笑道:“所以丐幫的堂主,都是由各分舵舵主提拔任用?”

    “這是丐幫內務,曲校尉似乎不該過問。”白虎抬手道:“今日我丐幫諸多兄弟在此,如果神侯府過多干預丐幫事務,我只怕大伙兒心中不快。”

    曲小蒼笑道:“神侯府當然不會干預丐幫的內務,神侯府所做之事,都只會是分內之事。白虎長老,你們這位林堂主,身份特別,你不如問一問他在加入丐幫之前,究竟是何方神圣。”

    白虎皺起眉頭,卻從曲小蒼身后上來一人,柳眉鳳目,卻正是女扮男裝的西門戰櫻,盯著那林堂主,冷聲道:“還不從實招來。”

    那人臉上抽搐,坐在地上,猶豫一下,終是道:“我我叫仇玖!”

    他話聲剛落,人群中便顯出驚呼聲:“仇玖?他娘的,不是當年那個臭名遠揚的采花大盜吧?”

    “不錯,這狗東西還給自己取了個綽號叫花王蜂,恬不知恥。”有人忿忿道:“這狗賊在江湖上為非作歹,害了多少良家姑娘,卻像老鼠一樣不見天日,一直尋他不著,原來這狗賊加入了丐幫。”

    臭名遠揚的采花大盜成了丐幫堂主,此事當真是出人意料,更是讓丐幫臉面大損,在眾丐既是義憤填膺,卻又感覺臉上無光,那些被邀請前來參加大會的客人,表情各異,有的現出鄙夷之色,更有幸災樂禍。

    朱雀長老臉色卻是頗為難看,道:“曲校尉,此人當真是采花大盜仇玖?”

    曲小蒼道:“朱雀長老若是不信,可以親自審訊。我們神侯府昨晚連夜審訊,當年仇玖犯下的案子,這位林堂主都能交代的一清二楚,分毫不差,若非親自作案者,許多細節也不會說的那般清楚。”抬手托著下巴,笑道:“我想這普天之下,也不會有人想要假冒一個臭名遠揚的采花大盜吧?”

    他話聲剛落,卻見到從人群中快步走出一人,手中竟然握了一把劍,徑自走到仇玖邊上,怒氣沖沖,尚未靠近,一名神侯府吏員抬手攔住,那人卻是打量仇玖一番,臉色更是惱怒,眸帶殺意,厲聲道:“好狗賊,果然是你,六年前那樁血債,今日我可要討還回來。”

    “那是落日山莊的秦莊主。”有識得的立刻叫道。

    秦莊主已經拔劍在手,眼中滿是殺意,瞧那樣子,若非被神侯府吏員攔住,已經沖上去一劍斬了仇玖。

    曲小蒼瞥了秦莊主一眼,問道:“秦莊主認識仇玖?”

    秦莊主厲聲道:“我也不怕說出來,六年前,我一位朋友的妻子被此人所辱,她是個稟性貞烈的女人,被辱之后,懸梁自盡,但自盡之前,將仇玖的樣貌畫了出來,我至今還記得一清二楚。”提劍指著仇玖,怒聲道:“此人外貌雖略有變化,但眉眼和臉型毫無改變,定是狗賊仇玖。我們找了多年,都不曾找到此人下落,想不到他竟然加入了丐幫,受到了丐幫的庇護。”

    他并無說出朋友是誰,自然是保護朋友聲譽,畢竟秦莊主在江湖上朋友眾多,誰也不知道他說的是誰,但看他樣子,顯然不是在編造杜撰。

    8)(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