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六八五章 收權
    朱雀長老立刻問道:“還有緣故?”

    陸商鶴淡淡道:“八幫十六派攻打千霧嶺,幾乎已經要將黑蓮教剿滅,雖然功虧一簣,可卻也因此讓黑蓮教見識到了八幫十六派的實力。說句不客氣的話,若是八幫十六派再次合力攻打黑蓮教,想要將之剿滅,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黑蓮教對此自然是心中害怕。”

    眾人聞言,有個別人心中卻是不以為然,心想前番攻打黑蓮教,若不是黑蓮教疏于防備,你陸商鶴率領一支奇兵從山腳偷襲上去,否則要想攻到黑石殿,那實在是比登天還難。

    上次罷兵息戰之后,若是卷土重來,黑蓮教勢必不會犯同樣的錯誤,想要輕而易舉剿滅黑蓮教,當真是癡人說夢。

    白虎長老頷首道:“不錯,黑蓮教被咱們打過一次,自然是心中畏懼。”

    “八幫十六派,以丐幫為首。”陸商鶴朗聲道:“恕我直言,如果不是丐幫,八幫十六派即使聯手,也未必能與黑蓮教相抗衡。”

    在場眾人一聽,丐幫弟子們心下都是歡喜,只覺得陸商鶴此言還真是有見識,但其他各派眾人聽見,臉色便有些不好看。

    齊寧心下卻是冷笑,暗想陸商鶴是狡猾多端的人物,說話該當滴水不漏,這話說出來,固然討好了丐幫,卻得罪了其他門派,顯然不符合陸商鶴為人,但他既然這樣說出來,必有緣故,卻也不知道究竟意欲何為。

    朱雀長老臉色也微微緩和,道:“丐幫與江湖各門派共進退,不敢自大。”

    陸商鶴微微一笑,才繼續道:“朱雀長老,丐幫幫主一旦遇害,丐幫勢必會陷入動蕩,如今天下三分,因為地域的關系,丐幫也絕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就穩定下來,卻不知我說得是否有幾分道理?”

    他這話點到即止,但在場眾人卻也都是聽得明白。

    天下三分,漢楚齊各占一方,而丐幫的情勢,就宛若這天下形勢一般。

    丐幫幫主就宛若是一國之君,而丐幫四大長老,卻正如四方諸侯,每位長老下轄七宿分舵,都有著自己的心腹勢力和地盤。

    實際上丐幫這些年各大長老的權勢與日俱增,天下一統之時,幫主的權威自然是至高無上,對幫中諸事,有著絕對的決策權,幾位長老也都只是協助幫主商議和處理幫中大小事務,二十宿分舵舵主也都是各管一攤,但凡觸及幫規的舵主堂主,已經發現,幫主一句話便可以決定他的生死。

    但天下四分五裂之后,三國分據,分布天下的丐幫二十八舵也便生生被切割開來。

    丐幫前任幫主便將四大長老分派到四方,各自監管七大分舵,幾十年下來,四大長老在各方的實力也就日盛,成為了實際的控制者。

    好在幫主威信不減,向百影繼位之前,就為丐幫立下了無數的功勞,而且武功了得,足以壓伏住四方長老,但比之早先歷代幫主,向百影的控制力顯然弱了一些,但卻還足以鎮住丐幫。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向百影離世,丐幫再想選出一名威震丐幫的新任幫主,絕非易事,圍繞丐幫幫主之位,也必定產生巨大的矛盾。

    陸商鶴所說的,大家心知肚明,向百影離世,那么丐幫的凝聚力便會迅速衰弱,其江湖地位很可能也會迅速下落。

    朱雀長老并不說話,白虎長老只是嘆了口氣,道:“陸莊主所言極是。”

    “一旦丐幫陷入混亂,八幫十六派的實力便會大打折扣。”陸商鶴苦笑道:“若是再想攻打千霧嶺,就不是容易的事情了。黑蓮教主害死向兄弟,其目的本就是要讓丐幫群龍無首,好讓他黑蓮教擺脫最大的威脅。”

    在場眾人都覺得陸商鶴此言并非沒有道理。

    白虎長老卻是冷笑一聲,道:“黑蓮教若是想打這樣的主意,那就是失算了。黑蓮教主雖然害死了幫主,但卻不知道幫主還能堅持到新平,為后事做了安排。”

    陸商鶴環繞一周,拱手道:“諸位,向幫主是陸某結義兄弟,丐幫的事情,陸某本來是沒有資格過問的,但丐幫是八幫十六派之首,丐幫的榮辱興衰,與我們八幫十六派休戚相關,所以陸某不得不說一句,今次青木大會,還請丐幫早定幫主之位,穩定人心,爾后能夠繼續領導群雄,為向幫主報仇血很,也讓那些用心險惡之徒早日授首。”

    白虎長老立時道:“陸莊主坦誠直言,丐幫上下甚是感激。”抬高聲音道:“諸位兄弟,大伙兒也聽到了,丐幫要想報仇雪恨,必定要上下同心協力,絕不可分彼此,否則便是一盤散沙。”長嘆一聲,道:“不瞞眾位兄弟,幫主臨終之前,最擔心的便是我丐幫自行生亂,為此對我再三叮囑,無論如何,也要讓丐幫上下齊心。我丐幫屹立江湖數百年,榮辱興衰都是有過,如今承蒙江湖同道看得上眼,承認咱們丐幫是江湖第一幫,這是咱們丐幫先輩們辛苦打拼出來,丐幫絕不能在咱們手中散了。”

    這一番話倒是讓丐幫上下熱血沸騰,眾人齊聲呼道:“咱們丐幫定要同心協力,絕不能讓人小瞧了。”

    “向幫主在位這些年,咱們丐幫聲勢浩蕩,自然不能讓幫主他老人家去的不瞑目。”

    白虎長老頷首道:“不錯。諸位兄弟,自從天下分成三國之后,咱們丐幫也是被切離開來,雖然依舊同屬丐幫,但有時候倒像是四個幫派一般。向幫主臨終之前,對此也是心中感慨,只盼有朝一日,丐幫能夠令行禁止,不分南北西東。”

    丐幫的實際狀況,在場眾人自然都明白,只是白虎長老突然說出這番話來,倒讓人有些意外,有些人心中便想,事實如此,若是不分南北西東,又能如何?

    朱雀長老已經道:“白虎長老,這話倒有些言重了,丐幫本就是丐幫,何來四派之說?咱們都是在幫主的號令之下,幫主之令,誰敢不遵?”

    白虎長老頷首道:“這自然是不假,不過眾所周知,早些年丐幫各分舵舵主,都是由幫主提拔確立,現如今已經變成四大長老自行提拔,這本就是大大壞了規矩。此前我倒沒有想過這些問題,但幫主臨終前提到這一點,我便忽然想到,這確實是一個極大的問題。”

    “哦?”朱雀長老皺眉道:“那白虎長老覺得應當如何?”

    白虎長老立刻道:“不破不立,我想了許久,覺著丐幫要上下齊心,就該像當初一樣,各分舵舵主依然由幫主任命,四大長老依然只能是輔助幫主處理事務,卻無權任免舵主。”

    許多人心想你白虎本就是四大長老之一,這般說,豈不是要將自己手中的權力交出去。

    臺下卻有人高聲道:“白虎長老,您是說咱們丐幫各舵主,自今而后,都由幫主任免?是否西方七宿分舵的舵主,你白虎長老也無權任免?”

    白虎高聲道:“不錯,我正是這個意思。丐幫要團結一心,就該心往一處使,而幫主就宛若咱們丐幫的腦袋,二十八舵則是丐幫的手腳,只有幫主親自任免舵主,才能自如地活動手腳,丐幫才能蒸蒸日上。”

    齊寧自始至終都是盯著高臺上的白虎,聽到這里,唇邊泛起冷笑,這時候已經明白,白虎此番不僅僅只是想要奪得幫主之位,而且還要趁此機會奪取丐幫真正的實權,一旦掌控二十八舵主的任免權,自然就等若是控制了整個丐幫,二十八舵主以自己的親信任職,用不了多久,整個丐幫就完全掌控在手中。

    白虎提出這個建議,也就等若是對幫主之位勢在必得。

    “朱雀長老,不知你意下如何?”白虎長老盯著朱雀長老問道。

    朱雀長老微皺眉頭,他心里當然清楚,若是自己當眾拒絕,反倒讓人覺得自己是貪戀手中的權力一般,可是若真要同意,總覺得這事情頗有些蹊蹺,微一沉吟,才道:“能讓丐幫上下齊心,這自然是所有兄弟樂見其成。只不過此事還要請青龍和玄武兩大長老共同商議。”

    白虎長老笑道:“這是丐幫大事,我倒覺得不是三五個人商議就能做出決定,要在場的諸位兄弟共同決定才是。”

    “白虎長老所言極是,要讓丐幫上下齊心,就該人人心向幫主。”臺下不少人已經叫起來。

    白虎卻已經朗聲道:“青龍和玄武兩位長老何在?”

    臺下先是一陣寂靜,片刻之后,毛狐兒看了齊寧一眼,見齊寧微微頷首,這才起身道:“青龍長老身體有恙,今次不能前來參加大會,由亢金龍分舵舵主韋舵主代替青龍長老議事。”

    白虎長老長嘆一聲,道:“諸位兄弟,據我所知,亢金龍分舵舵主應該是公孫劍公孫舵主,但今日卻已經變成了韋舵主,此事我到現在才知曉,我是丐幫長老,丐幫分舵更換舵主,我竟是一無所知,如此情勢,我丐幫又怎可能上下齊心?”說到這里,搖了搖頭,一臉唏噓——

    ps:在這里解釋一下,大前天家父心臟突然不舒服,我帶父親去醫院看一下,當時只以為隨便檢查一下,但到了醫院,驗血心電圖等等之后,醫生說可能是冠心病,讓留在醫院住院,要排隊等候做造影最后確定病情,而且嚴重還要做心臟支架,所以當日就開始住院,這幾天都在醫院,心情煩亂,根本無法寫作。然后因為改編電視劇,所以沙漠前面的書還要進行大修改,沙漠也只能抽出極為有限的時間做修改,疲憊不堪,有幾天斷更。好在今天結果終于出來,不必動手術,只需要藥物治療,稍微放心了一些,今天中午出院,吃完飯就開始碼字了。這兩天爭取多更,耽擱幾天,實在對不起大家了!

    8)(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