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五五五章 孤松七首
    木屋之內,并無聲息傳出來,凈空又說了一聲,依然不聽回應,這老和尚白眉一緊,忽地探手過去,推開木門,快步進去。

    齊寧見凈空舉止略有反常,本想著對方尚未讓自己進去,自己不好相隨,可是感覺情況有異,忍不住也跟著進到木屋之內。

    木屋內倒也十分寬敞,從窗外投射進來的光亮讓木屋內也顯得頗為明亮,在左邊床底下,放著一張古木桌案,一人盤膝坐在木案邊,背對齊寧這邊,坐下是一只金黃色的蒲團。

    凈空進屋之后,瞧見那人,不敢造次,合十道:“師兄,錦衣候拜見!”

    齊寧心想這人應該就是大光明寺主持空藏大師,也是上前兩步,站到凈空身邊,拱手道:“晚輩齊寧,見過空藏大師!”

    那盤膝而坐的大和尚卻依然沒有回頭,不動如山。

    齊寧有些奇怪,暗想這空藏大師的架子也未免太大了些,忽聽凈空沉聲道:“不好!”身影宛若一片輕云,輕飄飄地落到那和尚身邊,伸手搭在那人肩頭,齊寧便見到那人身形一側,已經側倒在地上。

    齊寧大吃一驚,見到那和尚側躺之后,身體翻過來,胸前已經,已經碎開一塊,血肉模糊,那和尚雙目圓睜,瞳孔已經沒有任何神采,臉色慘白,沒有半絲血色,竟似乎已經死去。

    齊寧身體一震。

    眼前一幕,比之他在西川知道陸商鶴陷害向百影還要吃驚。

    大光明寺乃是天下第一寺,空藏大師更是江湖上地位與名望俱都達到巔峰之人,可是這樣一位武林泰斗,竟然死在這里。

    凈空素來和顏悅色,但此刻卻也是臉色震驚,也沒看齊寧,竟是騰身而起,便從木案上面的創窗口竄出,齊寧只見到那凈空身法奇詭,繞這木屋轉了一圈,終是再次從那窗口進來,神情冷厲,蹲身在那死去的老和尚邊上,盯著那老和尚胸口傷處,一言不發。

    木屋之內一時死一般寂靜,齊寧猶豫一下,終是靠近上前,低聲道:“凈凈空大師!”

    凈空這才抬頭來,齊寧問道:“咱們咱們是不是該叫人過來?空藏大師遇害,這!”

    凈空搖搖頭,道:“這不是住持師兄,是凈塵師兄!”

    “啊?”齊寧又是一怔,旋即皺起眉頭,暗想凈空不是要帶自己前來面見空藏大師,怎地這卻又變成了什么凈塵師兄,忍不住問道:“這位大師又是哪位?”

    “他是百慧閣首座。”凈空神情凝重:“大光明寺之內,佛法修為無人可及,他武功雖然不及住持師兄,但在佛法的學問上,連住持師兄也是甘拜下風,光明十三僧之中,他僅次于住持師兄,位居第二!”

    齊寧心想原來這也是一位高僧,慶幸不是空藏大師死在了這里,可即使如此,堂堂光明十三僧之中位居第二的百慧閣首座竟然死在大光明寺之內,這也是石破天驚的大事,皺眉道:“凈凈塵大師怎會在這里遇害?”

    凈空微一沉吟,才道:“方才我們經過般若臺,你可還記得?”

    齊寧點點頭,凈空道:“你立刻去般若臺,找到任何一名弟子,讓他去慈航寶殿,找尋凈字輩僧人過來,便說古林獨舍這邊有事發生,記住,千萬不要將此事泄露出去,不必對人細說。”說完,取了一串念珠丟過來,齊寧探手接過,知道這念珠是證物,曉得事情緊急,也不猶豫,轉身出門去。

    他一路跑到般若臺,瞧見一名中年僧人,立刻亮出念珠,那僧人忙合十行禮,齊寧便將凈空大師的囑咐轉告一遍,那中年僧人也不耽擱,立刻轉身匆匆而去,齊寧這才回到古林獨舍,只見到凈空已經將具尸首放在屋角的一張木榻上,正自低聲誦經。

    齊寧進來,等到凈空誦經完畢,才低聲道:“大師,我已經轉告。”

    凈空大師微微頷首,道:“有勞了。”

    “大師,這是你們大光明寺的事情,晚輩本不該多問。”齊寧猶豫一下,卻還是問道:“可是可是凈塵大師怎會在這里被害?這里是大光明寺,守備森嚴,凈塵大師又是光明十三僧之一,武功了得,誰人能夠在這里害死他?”

    凈空猶豫一下,才道:“侯爺,你此番前來大光明寺,可是與丐幫幫主向百影有干系?”

    齊寧吃了一驚,他上山以后,對此只字未提,實在不知道這老和尚竟然曉得,難道這老和尚竟然能夠直透人心,驚訝道:“大師大師如何曉得?”

    “據老僧所知,西川傳言,黑蓮教主殺害了向幫主。”凈空道:“如今西川頗為混亂,而侯爺也是剛從淅川西川回來,據傳侯爺與向幫主似乎也頗有淵源,此番上山,應該與向幫主有關系。”

    齊寧心想這大光明寺不愧是武林泰斗,對江湖之事還真算是一清二楚,點頭道:“大師猜得沒有錯,我是受人所托,前來面見空藏大師,帶一句話來。”

    凈空微微點頭,齊寧卻是皺眉道:“大師帶我來此,是要見空藏大師,怎地空藏大師卻變成了凈塵大師?”

    “這里確實是住持師兄平日修禪之所。”凈空道:“但是半個月以前,此處就是凈塵師兄坐禪。”

    齊寧有些迷糊,好在凈空大師已經道:“老僧帶你見的,并非住持師兄,而是凈塵師兄,住持師兄并不方便見客,目下大光明寺諸事,都是由凈塵師兄代理。”

    齊寧明白過來,道:“大師是說,從一開始,大師是準備讓晚輩誤以為凈塵大師便是空藏主持?”心下頓時便有些不滿,他并無見過空藏主持,如果今日這凈塵果真冒充空藏,自己還真是難以分辨。

    大光明寺是佛宗之首,卻不想他們竟是要如此欺騙自己。

    凈空大師顯然看出齊寧心中的不快,合十道:“侯爺不必介懷,老僧實言相告,住持師兄重癥纏身,如今光明十三僧之中,有六人正全力施救,莫說侯爺,眼下便是老僧,那也是無法見到住持師兄。住持師兄目下無力處理任何事務,但諸般事情,卻又不能耽擱,所以由凈塵師兄代為處理,也是無奈之舉。”

    “空藏大師重癥纏身?”齊寧吃驚道:“凈空大師,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到大光明寺如臨大敵的情景,暗想這難道與空藏主持重癥纏身有關系?空藏大師武功高強,大光明寺高手如云,也不乏醫術高明之輩,實在想不通是什么病癥竟然能夠讓空藏主持連寺內事務都無法處置。

    凈空大師并無解釋,只是道:“侯爺還是盡快下山,此地久留不宜。”說這話時,眼眸之中明顯帶著憂慮之色。

    “凈空大師,你方才不還是讓我在寺內留兩天,聽你傳經嗎?”齊寧察言觀色,自然看出異樣,曉得這凈空老和尚含糊其辭,背后必然有極大的隱秘不為人知,低聲問道:“你是不是是不是知道凈塵大師被何人所害?”

    凈空尚未說話,忽聽到一陣似有若無的哀嚎之聲傳來,凈空神情一凜,已經是沖出門外,僧袍飄飄,齊寧立刻跟出門,他方才聽到聲音似有若無,無法確定方向,但凈空卻似乎已經斷明方向,直往西北方向快步而行,腳步匆匆,齊寧跟在身后,見他身法輕盈,心想這老和尚沒有七十也有六十五,但動作輕盈迅速,光明十三僧倒也是名不虛傳,他運動內力,勉強能夠跟上不被凈空拉開距離。

    他心中此刻滿是疑問,卻想著這凈塵大師到底是遭何人所害,凈空說這凈塵在光明十三僧位居第二,那武功也不會在這凈空之下,卻被人殺死在古林獨舍,那兇手的武功又是何等的了得?

    齊寧方才進屋之后,也曾細細掃視過一番,那古林獨舍之內并無打斗的痕跡,可見凈塵大師甚至沒有與對方有過交手就被殺死,如此一想,那兇手的武功更是讓人毛骨悚然了。

    凈空宛若一陣風,跑出一陣,忽地停下腳步,看向前面,齊寧跟上來,順他目光瞧過去,也是驟然色變。

    只見到前面竟是躺著好幾具尸首,俱都是光明寺的僧人,可怖的是,這幾具尸首都是沒有了首級,只剩下光禿禿的軀干,地上血污橫流,異常可怖,凈空雙手合十,默誦經文,隨即合十緩步前行,齊寧輕步跟上,經過那幾具尸首,只覺得腸胃抓緊,那血腥味道沖鼻而入,差點都要吐出來。

    順著路徑往前,便是一處懸崖,懸崖邊上有一顆松樹,面風迎客,從發現尸首到懸崖邊,短短距離,竟是有六七具尸首之多,距離那迎客松還有十步之遙,凈空再次停下腳步,口中誦經之聲再次響起。

    齊寧瞧向那迎客松,猛地扭過臉去,一口苦水從喉嚨里吐出。

    只見到那迎客松的松枝之上,竟然是貫著首級,七顆首級被迎客松上的七枝松枝所貫穿,眼睛睜開,都是面向這邊,光禿禿的腦袋證明了這幾顆首級俱都是方才那幾具無頭尸首所有,每顆首級都還在向下滴著鮮血,此情此景,宛若夢魘,可怖之極——

    ps:本月最后兩小時,有月票的不用就會自動作廢,這里向大家求最后幾張月票,晚上還有更!rw(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