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五四九章 百花釀
    天黑之前,齊寧到了田宅,田家的老總管早在門前等候,見到齊寧,恭恭敬敬行禮,領著齊寧往田宅的雅廳過去,齊寧不見田夫人,問道:“你們家夫人去了哪里?”

    “侯爺莫怪。”老總管忙道:“夫人得知侯爺有空過來,親自下了廚房,特地為侯爺做幾樣西川的本地菜,夫人說侯爺過來,就請侯爺在雅廳歇息。”

    齊寧笑道:“你們夫人親自下廚啊?”隨著那老總管進了雅廳,卻是上次來過的地方,里面收拾得很是干凈,放了兩只燈柱,雖然天色還沒有完全黑下來,但是燈火已經點上,屋內十分明亮。

    廳內是一張梨花木小圓桌,一圈有四個椅子,幾步遠是一道屏風,上面繡的是百鳥圖,梨花小圓桌上,已經擺放了幾盤點心,看上倒也是精致得很,齊寧心下暗笑,他知道田夫人略有些小家子氣,這次卻比上次的招待似乎要周到不少。

    聽到腳步聲響,一片雪梅幽香隨風輕漫,門外已經進來一名襦裙半袖,綾羅裹胸的豐腴麗人,個頭雖然算不得多高,但是身段卻十分妖嬈,梳著凌云髻,纖細的皓腕上配著一只羊脂玉鐲,膚質竟比鐲子還要膩潤。

    外披的半袖是水藍色的薄紗所制,這顯然是居家休閑的服飾,看起來頗為隨意,但卻因此更將一個居家婦人的風韻完全展現出來,顯得成熟動人,紗中透出一雙雪藕似的白膩膀子,細細的臂圍不漏一絲骨感,薄紗般的絲綢掩不住粉酥酥的嬌嫩肌膚,觸目只覺得滑-潤緊致,似乎充滿了傲人的彈性。

    這風韻動人的成熟美婦,自然是田夫人,手里端著托盤,進了屋來,瞧見齊寧,笑道:“侯爺可是到了,你這一來,我這宅子蓬蓽生輝,侯爺不嫌棄我們是貧苦百姓,還愿意在這里坐一坐,民婦可是三生有幸。”

    她看起來春風滿面,那張成熟美艷的俏臉一笑起來,嬌美動人。

    齊寧笑道:“夫人這是說笑嗎?你是貧苦百姓?那我豈不是沿街乞討的叫花子,你口袋里的銀子,可比我多多了。”

    田夫人放下托盤,嬌笑起來,花枝招展,酥胸亂顫,道:“侯爺就喜歡拿我們這些老百姓開玩笑,你是達官貴人,隨口一句話,就是價值千金,哪里是我們這些小老百姓能比的。”見到齊寧杯中無水,蹙眉道:“這幫沒用的東西,也不知道伺候。”拿起水壺,走過去給齊寧添上茶,笑瞇瞇道:“侯爺,這次可真是多謝你了,你的大恩大德,民婦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報答呢。”

    田夫人的薄紗半臂里,僅有一件蔥綠抹胸,這倒不是故意這樣穿,這些時日天氣一天比一天暖,居閑在家,大都如此,顧清菡在府里也不比田夫人多穿幾件衣衫,這抹胸沿邊緣綴著艷麗的孔雀藍,錦綾上另有銀線繡樣,裹著兩團腴面似的飽滿隆起,鎖骨下仿佛一只打橫的大葫蘆,雙丸跌宕,肥嫩的酥胸肉乎乎地溢滿兜緣,柔軟到了極處。

    其實田夫人的身形骨架與顧清菡相比,顯得嬌小不少,她香肩如削,粉頸如鶴,可是胸前一對碩峰卻是飽滿柔軟,也正因為有這一對豐滿的胸脯,所以整個人便顯得頗為豐腴,但仔細看時,她腰肢纖細,身形絲毫沒有一般婦人的臃態,綾紋抹胸的圖樣被那雙峰撐起,變了形狀,燈影下浮露出驚人的起伏弧度,只要動作稍微大一點,那兩座水豆腐似的綿乳便顫呼呼地晃動,令人目眩神馳,不忍稍離。

    放下茶壺,外面又進來兩名丫鬟,送來菜肴,只是片刻間,桌上已經擺下了四葷四素八道菜,另外還有煲湯,滿滿一桌子,這次田夫人還真是顯得闊氣。

    齊寧倒也有些意外,問道:“還有別人?”

    田夫人笑瞇瞇道:“哪有,這市井百姓中,又有誰有資格敢陪侯爺?”

    “那也用不著這么多菜吧?”齊寧心想如果沒有別人,只有自己和田夫人,這一桌子菜還真是有些浪費。

    田夫人扭著腰肢到齊寧對面下,笑顏如花,道:“我聽說宮里的皇上一頓飯吃下來,那有幾十上百道菜,侯爺雖然不能和皇上一樣多,但這幾道菜是免不了的。”

    齊寧哈哈笑道:“夫人,你是不是發了財,忽然變得大方起來?”

    田夫人用責怪的眼神看了齊寧一眼,道:“侯爺這話,是說我平日里很吝嗇嗎?”隨即笑道:“其實也沒發什么財,只是太醫院那邊已經將拖欠的銀子都結清了,今天太醫院還派人來,送了兩車藥材過去,而且立刻就將銀子結了,我做了這么多年生意,還沒聽說太醫院做事情這么利索。”

    齊寧點頭道:“這樣就好,其實以后只靠太醫院的買賣,也足夠養活你們了。”

    “我知道這都是侯爺的恩賜。”田夫人感激道:“太醫院的那個那個老東西已經被逐出了太醫院,現在是一個姓胡的管著典藥局,這胡大人對我們很好,客客氣氣,還說以后不必通知,每隔十天就往太醫院送一批藥材,而且會將藥材的清單開給我們,藥材送到,只要沒什么問題,立刻就能將銀子結清了。”美眸微微轉動,身體微微前傾,那腴沃的胸脯便壓在桌緣,擠成一團,低聲問道:“侯爺,那個姓蘇的是不是是不是你趕走的?”

    齊寧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你覺得我有那么大的本事?應該是太醫院的人察覺到了他的徇私舞弊,所以將他革除,這事兒我若不聽你說,還真是不知道。”

    田夫人似笑非笑,嫵媚動人,道:“侯爺只管騙我。你當我不知道,那胡大人還說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不必麻煩侯爺,直接和他說,他定會竭盡全力。”嬌媚一笑,道:“他是害怕以后做的不好,侯爺也會懲處他,所以才讓我們有事不要告訴侯爺。”

    齊寧微笑道:“還有這事?”點頭道:“反正這樣也好,以后你就老老實實做生意,你可要記著,不要為了多掙銀子,以后就以次充好,太醫院的藥材都是給宮里的人用的,真要出了岔子,我可保不住你。”

    “知道知道,那哪能呢。”田夫人利索道:“往太醫院送的藥材,我每次都親自檢查,不會給你丟人的。”

    她心里此時頗為興奮,那蘇郎丞被逐出太醫院,新任的胡郎丞對他們田家藥行另眼相看,十分的照顧,此后有了錦衣候在背后撐腰,根本不必擔心太醫院還有人找麻煩,能夠和太醫院長期做買賣,就等若是找到了一處寶藏,不但財源廣進,而且因為這層買賣,田家藥行以后的名聲只會更想,做的生意也會越來越大。

    這時候看著齊寧那張臉,只覺得越看越順眼,忽地想到什么,道:“侯爺,你等一下,我差點忘記了。”起身來,扭著腰肢轉到屏風后面,很快便出來,手里捧著一只酒壇,那酒壇子一看就有些年頭,十分的古樸雅致,齊寧笑問道:“你說有珍藏多年的好酒,是否就是這一壇?”

    田夫人忙點頭道:“是,這已經在酒窖里存了近十年,當年先夫在世的時候,他有個南疆的朋友送給他,說是這壇酒極其難得,飲下之后,比神仙還快活,延年益壽,據說這一壇子酒就要一百多兩銀子,先夫舍不得飲,一直存著,可惜!”輕嘆一聲,隨即笑道:“放在那里也是放著,恰好侯爺也喜歡喝兩杯,所以讓侯爺嘗嘗,看看味道如何。”

    齊寧接過酒壇子,拍開封泥,一股異香撲鼻而來,不但有著濃郁酒香味道,甚至還夾帶著花香味道,似牡丹,又似蘭花,還真無法確定究竟是什么花香味,田夫人忍不住道:“這酒香真是好聞,侯爺,我來給你斟酒。”拿過酒壇,往齊寧杯中斟了大半杯,抱著酒壇,道:“侯爺,你嘗嘗味道如何,若是不喜歡,再換別的。”

    齊寧見到這酒水略帶朱紅色,倒是前所未見,端杯抿了一口,品了品味道,隨即將杯中酒仰首飲盡,只覺得入口清冽,酒香醇美,其中卻有花香四溢,沁人心脾,點頭道:“味道確實不錯,雖然淡了一些,但是其中的味道卻是讓人意猶未盡。”

    田夫人聽齊寧夸贊,更是歡喜,急忙又為齊寧斟上,道:“這酒有個名字,叫做百花釀,侯爺若是西幻,回頭我派人找一找,給侯爺搜羅一些過來。”

    齊寧笑道:“那可多謝了。”抬手道:“你也坐吧,你和太醫院以后相安無事,也該賀喜,來,我敬你一杯。”

    “不不不。”田夫人連連擺手:“是我敬侯爺,如果不是侯爺,我們田家藥行連太醫院的大門也是不能靠近的,侯爺的恩德,田家永遠不會忘記。”忙給自己也斟了一杯,玉手托杯,道:“侯爺請!”自己先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ps:誠懇求月票,拜托大家了,還差一點點!(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