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四七四章 青梅竹馬
    齊寧見得床上空無一人,吃了一驚,立刻扭頭向房門瞧過去,他記得進來之后,房門拴上,而且他警覺性甚好,便是迷迷糊糊睡著,也是存了提防之心,若當真有人敢半夜溜入房內,必能察覺,可此時那房門竟然是微微敞開。

    他立刻起身,忽聽到隱隱約約傳來樂聲,凝神細聽,似乎是古箏之音。

    齊寧輕步走出房門,卻見到向百影正坐在門外走廊一根立柱邊上,手里拿著那只牛皮袋,微仰著頭,瞧著天上的一輪明月,若有所思。

    齊寧這才松了口氣,心想自己倒也是多慮,向百影乃是當今天下屈指可數的頂尖高手,即使喝醉,又有誰能近得他身?

    箏音裊裊,似乎是從東北方向傳過來,這影鶴山莊入夜之后,萬籟俱靜,那古箏知音倒也是能夠依稀聽得清楚。

    齊寧對于音律不算十分了解,但是聽到那古箏之聲,卻似乎含著凄楚幽怨之意。

    齊寧輕步走到向百影身邊,向百影卻是動也不動,依然是呆呆瞧著天上的明月,只等到齊寧在他身邊坐下,向百影才扭頭看了一眼,淡淡一笑。

    齊寧知道向百影雖然多年之后再見故人,但心情肯定必然是極其復雜,他半夜三更獨自在門外飲酒,顯然也是排解心中愁緒。

    片刻之后,那古箏知音忽然消失,向百影這才拿起牛皮帶,仰首灌了一大口。

    齊寧輕聲勸道:“向叔叔,昨晚你已經喝的夠多了,還是少喝一些,免得傷了身體。”

    向百影微微一笑,問道:“怎么醒來了?”

    “忽然就醒了。”齊寧笑道:“向叔叔,你該不會是被這古箏之音驚醒了吧?”

    向百影一怔,淺然一笑,并不說話。

    “向叔叔,這是誰在演奏古箏?”齊寧疑惑道:“半夜三更,怎么不睡覺?”

    “是夙......是陸夫人!”向百影道:“她自幼就學習琴棋書畫,古箏瑤琴更是她的最愛。”

    “你難道很小就認識她?”齊寧奇道。

    向百影微微頷首,道:“陸夫人的父親當年也是江湖上的一位高手,和家父是結拜兄弟。陸伯伯性情耿直,嫉惡如仇,路見不平卻得罪了一幫高手,陸家滿門被殺,只有陸伯伯帶著陸夫人拼死突圍,懸著最后一口氣,找到了封劍山莊。”

    齊寧一愣,向百影看著那輪明月,緩緩道:“那時候我十一歲,陸夫人也不過是六歲的黃毛丫頭,陸伯伯到了封劍山莊,將陸夫人托付給家父,便因傷勢過重逝去。家父出手為陸家報了血海深仇,而陸夫人從那以后,就留在了向家,家父將她視若己出.......!”

    齊寧恍然大悟,這才明白二人的關系,不自禁道:“如此說來,向叔叔和陸夫人還是青梅竹馬?”

    向百影身體一震,隨即苦笑搖頭道:“我一直將她當作妹妹看待,而且......她如今已經嫁人,過得很好,我也就放心了。”

    齊寧心知其中絕不像向百影說的這般簡單,如果向百影真的將陸夫人視作妹妹,絕不會久別重逢之時,連看也不敢看陸夫人。

    “向叔叔,剛才那古箏之音中,似乎......似乎有些凄楚之意。”齊寧輕聲道:“樂由心生,如果......我說句話向叔叔可別怪我,如果陸夫人真的生活幸福美滿,為何這音律之中會有如此雜音?”

    向百影皺起眉頭,道:“不可胡說八道,你一個小孩子,又懂得什么。”此時倒像一個長輩在斥責晚輩。

    齊寧嘆了口氣,道:“向叔叔,我不是三歲小孩子,有些事情也是能夠看出來的。”

    “你看出什么?”向百影瞥了齊寧一眼,沒好氣道:“非禮勿視,非禮勿聽,你沒讀過書?”

    齊寧道:“有些事情,連瞎子也能看出來的。”湊近一些,低聲道:“向叔叔,你是不是喜歡陸夫人?”

    向百影神色立變,冷下臉來,森然道:“休要胡言。”

    “向叔叔,本來有些話我不該多說。”齊寧嘆道:“來影鶴山莊的途中,你就心神不寧,昨晚見了陸夫人之后,你就一直悶頭飲酒,你是丐幫幫主,什么樣的世面沒見過,但如今心神不寧,和平日的你完全不同。”見向百影冷著臉,搖搖頭:“算了,我不說了,只是你剛才也說了,陸夫人都已經嫁為人婦,該放下的也要放下了。”

    向百影眉頭鎖緊,盯著齊寧眼睛,片刻之后,苦笑搖頭,道:“向某走南闖北,統御丐幫,想不到臨了還要你這小娃娃來教訓我。”拿起牛皮袋,卻發現袋中已經是空空如也,丟到齊寧手里,道:“去幫我找酒來。”

    齊寧苦著臉道:“向叔叔,深更半夜,我哪里去給找酒?我連影鶴山莊的酒窖在何處也是不知。”

    向百影瞥了他一眼,靠著柱子躺下,雙臂環抱胸前,閉上眼睛,再不多言。

    齊寧心知自己猜的不離十,這向百影與陸夫人是青梅竹馬,當年這位丐幫幫主定然是喜歡陸夫人,只是后來不知何故,陸夫人卻是嫁給了陸商鶴。

    向百影雖然在江湖地位極高,武功高強,性情灑脫,但卻顯然在此事之上并沒有完全放下,或許這也是向百影最大的弱點。

    次日一早,陸昇過來請二人去用早餐,自有家仆安排兩人洗嗽,陸昇領著二人到了山莊平日用飯的雅廳,陸商鶴早已經在等候,見到兩人過來,笑道:“逍遙,小侯爺,我已經讓人連夜準備妥當,吃過早飯,咱們立刻就去白馬山打獵。這個時候,正是打獵的好時候,今晚咱們就以獵物做一頓晚餐。”

    齊寧掃了一眼,見到飯廳只有陸商鶴一人,問道:“馮門主他們沒起來?”

    “他們一早就走了。”陸商鶴笑道:“逍遙,馮門主此人說話素來有些刻薄,但為人倒也不壞,只是喜歡計較一些小事而已。這次七青門攻打千霧嶺的時候,也傷了兩名門徒,馮門主心里不痛快,難免會有幾句冒犯的話,你們可別放在心上。”

    早餐確實很豐盛,陸商鶴顯然知道向百影的性子,一大早竟然也是備了一壇好酒在桌上。

    “每年這個時候,我都會抽時間去白馬上打獵。”陸商鶴笑道:“那里野物眾多,可是打獵的好去處。”

    便在此時,卻聽一個柔美聲音道:“殺生太多,總是不好,還是少些打獵為好。”話聲之中,卻見到陸夫人端著托盤,裊裊而來。

    “逍遙,你大嫂一大早就起來給你熬了五寶粥。”陸商鶴起身過去,忙從陸夫人手中結果托盤,“你來嘗嘗,還是不是當年的味道。”

    托盤里面盛著三碗粥,陸商鶴親自給向百影和齊寧一人端了一碗,自己也端下一碗,這才瞧向陸夫人道:“夫人,這里沒外人了,坐下來一起用飯。”

    這一次陸夫人倒是沒有拒絕,靠近陸商鶴身邊坐下,雖然并無其他人,但陸夫人依然是在面孔上罩了一層輕紗。

    “逍遙哥,你嘗一嘗。”陸夫人聲音柔和:“已經有幾年沒有熬過粥,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向百影笑了一笑,端起粥碗,拿起勺子,二話不說,眨眼間便已經將一碗粥俱都喝完,放下粥碗,見陸夫人一雙水眸正瞧著自己,立刻道:“和當年的味道并無區別,一模一樣。”

    齊寧心想你這話就有些違心了,分別十八年,你便本事再大,還能記起十八年前的味道?

    陸夫人淺淺一笑,她相貌美極,這一笑更是動人心脾,柔聲道:“我自己知道手藝已經差了許多,你這是故意哄我。”

    向百影忙道:“沒有,真的是當年的味道。”

    陸商鶴哈哈笑道:“逍遙,你要是喜歡,在這里多住些時日,讓你大嫂每天給你熬粥。”看向齊寧,道:“小侯爺也嘗一嘗!”

    齊寧微笑點頭。

    用過早餐,幾人準備一番,陸商鶴另外帶了山莊的四五名壯丁,一同往白馬山打獵,白馬上距影鶴山莊不過十幾里地,不打算太遠,山清水秀,眾人上了山,陸商鶴令人放出獵鷹,從林中趕出了獵物來。

    齊寧兩世為人,這還是第一次真正地入山狩獵,倒也頗感興趣,陸商鶴箭術了得,不過個把時辰,已經打了兩只兔子,三只稚雞,另有一只獐子,只是一時間還沒有碰到野豬虎狼,齊寧也是射殺了一只獐子兩只稚雞,倒是向百影看上去似乎并無太大興致,勉強射殺了一直狍子。

    打了兩個時辰,已經到了正午時分,陸商鶴笑道:“小侯爺,咱們往山里深處去,還能找些野豬豺狼,天色還早,天黑之前趕回去就是。”又看向向百影,問道:“逍遙,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今天可只射了一只狍子,也加把勁才是。”

    向百影道:“大哥,昨晚飲酒太多,腦袋有些疼,我.....我現在山下歇一歇,等你們回來,就不進深山了。”

    “啊?”陸商鶴一怔,“該不是生病了吧?要不咱們到此為止,先回莊里去。”

    向百影立刻道:“不必,小侯爺平時也很少在山上打獵,難得有興致,我在山下歇歇就好。”

    “這.......!”陸商鶴微皺眉頭,齊寧心想向百影武功高強,酒量更是驚人,怎可能因為昨晚多喝了幾杯就生病,覺得有些奇怪,走近過去,還沒開口,向百影已經道:“小侯爺,出門打獵,若是沒有獵中一頭野豬,那就是白跑一趟,你們今天可要加把勁。”向齊寧使了個眼色,齊寧心領神會,立刻笑道:“陸莊主,向幫主身體不適,咱們就不難為他,反正半天才射了一只狍子,看來打獵不是向幫主所擅長,咱們往山里去,去打一頭野豬來。”(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