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四四零章 借刀殺人
    齊寧雖說對江湖格局略知一二,但了解的畢竟不深,此時聽得黎西公這般說,心中頓時釋然,也終于明白,西‘門’無痕為何會堅持將京城疫毒的罪責安在秋千易的頭上。。: 。

    南楚和北漢雙雄爭鋒,秦淮大戰之后,勢必都在養‘精’蓄銳,準備下一場廝殺。

    楚國新君登基,國勢尚未穩定,朝中勢力黨同伐異,若是神侯府控制下的江湖勢力脫了韁繩,對于楚國當然是災難‘性’的。

    借助京城疫毒的機會,將黑蓮教卷入進去,召集八幫十六派與黑蓮教血拼,無論是八幫十六派還是黑蓮教,經此一役,都會是元氣大傷,這對神侯府來說,當然是求之不得的局面,如此一來,等到軒轅破接掌神侯府,至少也能夠控制住江湖上的局面。

    “錦衣候,你此番前來西陲,可是西‘門’無痕的意思?”黎西公看著楚歡:“是否是他讓你參與此次行動?”

    齊寧道:“是皇上的意思。”忽地想到,小皇帝派自己前來西川之時,只是要自己調查黑巖‘洞’事件,當時并沒有讓‘插’手其他事情。

    黑巖‘洞’事件發生的時候,神侯府已經開始籌劃攻打黑蓮教,小皇帝并無‘交’代自己要參與此項計劃。

    黎西公見得齊寧若有所思模樣,道:“西‘門’無痕乃是楚國的重臣,在皇帝面前自然也很有分量。若是他在皇帝面前說上幾句.......!”

    “黎前輩,你的意思是說,皇上派我前來千霧嶺,是西‘門’無痕諫言?”

    黎西公淡淡笑道:“我不是朝臣,也沒有見過皇帝,但是據我對西‘門’無痕的了解,大有這個可能。”

    “可是這對他又有何好處?”齊寧皺眉道:“難道他早就料到攻打千霧嶺會失利,所以要讓我背這個黑鍋?”

    黎西公搖頭道:“這未必是他真正的目的。”頓了一頓,終于問道:“齊寧,北宮連城是否還活著?”

    齊寧一怔,見得黎西公一雙眼睛死死盯著自己,猶豫了一下,心想黎西公雖然是唐諾師傅,看起來也頗為仁厚,但人不可貌相,這老爺子畢竟與黑蓮教有著血脈淵源,只能道:“黎老前輩,實不相瞞,劍神他老人家是否尚在人世,我都是無法確知。”

    黎西公道:“錦衣候,恕我說句不中聽的話,如果你在此戰之中,死在千霧嶺,而北宮連城還活著,接下來又會如何?”

    齊寧立時明白過來,駭然道:“難道西‘門’無痕還想挑起劍神與黑蓮教主的仇隙?”

    “劍神乃是大宗師,你與他血脈相連,他就算不是為了你,為了自身的名譽,也不會善罷甘休。”黎西公道:“動了錦衣候,就等若是‘摸’了北宮連城的虎須,兩大宗師勢必要生死相殺。”撫須淡淡笑道:“有人將大宗師視為不該存在于世間的怪物,西‘門’無痕掌控南國江湖,但是卻從來不曾控制巴蜀西境,對神侯府存有致命威脅的,也只有大宗師。”

    “借刀殺人!”齊寧頓時恍然。

    他萬沒有想到,此番攻打千霧嶺,西‘門’無痕竟是藏有如此機心,雖說黎西公所說只是片面之言,僅僅只是猜測,并無證據,但不得不承認,黎西公的分析卻是見微知著,極有道理。

    他其實早已經知道西‘門’無痕很不簡單,但是想到自己此番前來千霧嶺,很有可能是西‘門’無痕設計的一環,將自己當作棋子在用,心下大是不舒服。

    “黎前輩,目下雙方的戰況如何,你可知曉?”齊寧問道。

    黎西公搖頭道:“神侯府與黑蓮教之爭,是他們的事情,我不會‘插’手。”轉過身,托起冰棺,走上冰面,將那冰棺放入冰潭,潭面雖然結冰,但冰層尚薄,冰棺不輕,壓在上面,立時將下面的薄冰壓碎,冰棺便即緩緩沉入到水潭之下。

    齊寧有些遺憾,鬧了半天,他到現在也沒有搞清楚這冰棺之中究竟是何物。

    黎西公瞧見冰棺沉入潭底,這才微舒口氣,回頭看到齊寧盯著潭面,道:“這里本是隱秘之地,但既然被人發現,總是要找尋新的地方了。”

    “黎前輩,他們為了冰棺中的物事費盡心機,這冰棺中......?”

    黎西公道:“我知道你要問什么,也不妨告訴你,這里面的東西對別人或許有用,對你卻并無大用。”頓了一頓,見得齊寧一臉茫然,嘆道:“這里面是一個人!”

    “啊?”齊寧一怔,“這里面是人?”見黎西公微微點頭,奇道:“那幫人為了一具尸首,竟是.......!”

    黎西公臉‘色’一沉,道:“尸首?誰告訴你冰棺之中是尸首?”

    齊寧頓時愕然,心想既然是棺材,里面不是尸首是什么?

    黎西公似乎也不想多做解釋,揮手道:“你們快些離開這里,此地不宜久留,這里都是寒氣,時間太長,對身體有害。”

    齊寧道:“黎前輩,其實晚輩還想求你一件事情。”

    “我知道你想求什么。”黎西公道:“你還是想讓我出面,解決兩邊的廝斗,我就實話和你說,別說我不想摻和這件事情,就算我真的出面,也無濟于事。你當我一個老頭兒有那么大的本事,幾句話就能讓雙方罷兵息戰?”嘆了口氣,道:“黑石殿那邊此番定然已經是血流成河,齊寧,我勸你也打消了過去的念頭,雙方‘亂’戰,一個閃失,可別將小命也丟在上面。”

    他話聲剛落,卻聽到一個聲音道:“侯爺,你不必去黑石殿,我.....我自己去就是。”齊寧循聲瞧去,只見到西‘門’戰櫻已經推搡著小妖‘女’阿瑙從假山后面出來。

    阿瑙咬牙切齒,瞧見黎西公,怔了一下,隨即立刻叫道:“黎老頭,快來救我.......!”

    黎西公瞥了她一眼,并不理睬。

    “喂,黎老頭,你不認得我了?”小妖‘女’急道:“我是小阿瑙?你別裝模作樣沒看到我。”

    黎西公扭過頭來,沒好氣道:“老毒物養出個小毒物,小阿瑙,我問你,我的‘藥’園子是不是被你所毀?”

    小妖‘女’一怔,有些尷尬。

    齊寧倒是記得,小妖‘女’那次找到唐諾,想從唐諾手中得到《佰草集》,卻反在唐努手上吃了大虧,臨走之前,怒氣難平,竟是將‘藥’園子里的草‘藥’俱都毀去。

    小妖‘女’眼珠子轉了一轉,可憐巴巴道:“黎老頭,就算是我錯了,你年紀這么大,不該和我小孩子一般見識。”

    “小孩子?”齊寧目光掃過小妖‘女’全身,雖然小妖‘女’生的小巧玲瓏,但肌膚白凈細膩,便是那‘胸’脯也頗有些臌脹,雖沒有完全張開,但已經是青‘春’少‘女’,冷笑道:“就你這樣子,還是小孩子?心狠手辣,狡猾多端,就是個大魔頭。”

    小妖‘女’可憐兮兮道:“這都是我師傅教我的,又不是我的錯,黎老頭,你和我師父是同‘門’,總不能看著我被他們欺負,見死不救?我要是有個好歹,你見著我師傅,如何向他‘交’代?”

    “向他‘交’代?”黎西公一口唾沫吐在地上,沒好氣道:“我早就和他恩斷義絕,也早已經不是同‘門’,你這小東西是生是死,與我何干?”連連揮手,似乎十分厭煩:“帶她走,帶她走,別讓我看到他們師徒倆。”

    齊寧還真擔心黎西公會出言讓自己放了阿瑙,見黎西公這般說,也不多言,搭住小妖‘女’肩頭,道:“黎前輩不想看到你,和我們走。”

    小妖‘女’見黎西公無動于衷,本來楚楚可憐的表情立時變的兇惡起來,罵道:“黎老頭,你這個壞蛋,竟敢眼睜睜瞧著他們欺負我。好,這筆仇我記下了,等我回頭再收拾你,對了,還有你的那個好徒弟,我定讓你們師徒后悔。”

    黎西公背負雙手,轉過身去,置若罔聞。

    齊寧冷笑道:“你想害人,也要自己能活下去才成。”用力一扯,小妖‘女’被扯得往前踉蹌幾步,差點摔倒,扭過頭來,惡狠狠道:“你做什么?”

    齊寧道:“帶我們去黑石殿。”

    黎西公微微皺眉,但卻什么話也沒有說,西‘門’戰櫻卻是一怔,微低頭道:“侯爺,其實......其實你不用和我們上山,那里十分兇險,你.......!”

    “不用多說。”齊寧嘆道:“既然山上兇險,我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一人冒險。我知道勸說你無用,你是定要上山的。”

    西‘門’戰櫻看著齊寧,漂亮的眼眸子里‘露’出感‘激’之‘色’,道:“侯爺,多......多謝你。”

    小妖‘女’卻是叫道:“大屁股,你以為他是什么好心嗎?他一定是想讓你做他老婆,看上你的大屁股,這才幫你出頭,我一眼就看出他心思。”

    西‘門’戰櫻又羞又惱,怒道:“住嘴。”作勢便要上前。

    小妖‘女’冷哼一聲,之前被她打過,好漢不吃眼前虧,只道:“住嘴就住嘴,反正我說的一定沒錯。”見得齊寧一雙眼睛也是冷冷瞧著自己,頓時不敢多言,撇過臉去,心里繼續盤算著該如何逃脫齊寧魔掌,等找機會再行報復。

    ------------------------------------------------------------------------------------

    ps:在這里特別感謝lingday好朋友捧場為黃金盟主,感謝閔仁兄弟打賞了一個盟主,感謝天之痕6677、貓style、逆水行百度、‘春’夢總不夠長、鬼葬曲、熙熙他爸也、書友3424215、鹽巴無悔、樓臺煙雨s、書友38466334、書友38505147、書友16834167、鯤鵬宇宙、go愛飛的氣球、書友41e、譚靜影最‘棒’、魏義理等諸多兄弟姐妹的破費捧場,太感謝你們的支持和鼓勵了。rw(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