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三三三章 履約
    瓊林書院奪冠在望,身為瓊林書院的院長,卓青陽竟然沒有留下來慶祝,反倒是提前匆匆而去,這讓會場眾人一陣錯愕。?

    今年的書會,怪事連連,卻偏偏是這些年來最‘精’彩的一次。

    卓青陽雖然離去,但最后一輪的評定卻沒有結束,眾人只見到余下的四名評委湊在一起,低聲在議論著什么,顯然是在商議最后一輪誰的畫作更為出眾,小片刻之后,才見袁寧庵起身道:“最后這一輪,七幅畫作,各有所長,不過......!”瞧了西‘門’無痕一眼,才道:“不過比及高低,有兩幅畫比較出眾,難分伯仲。”他向薛丹青招招手,薛丹青過去之后,袁寧庵附耳低語幾句,薛丹青這才吩咐幾名龍池弟子上前去,兩人一組,展開了其中兩幅畫作。

    “這兩幅畫,一副是龍池書院所出,一副是瓊林書院所出。”薛丹青朗聲道:“大家也都觀摩一番。”

    不少人卻是看到,龍池書院所畫是一副山水圖,氣勢磅礴,無論是畫技還是意境,都是極其出‘色’。

    而另一幅圖卻十分古怪,墨跡斑斑,畫不成形,許多人頓時便覺得疑‘惑’,心想這副圖宛若鬼畫符,全無出彩之處,與龍池書院的山水圖相比,有著天壤之別,實不知評委席為何會覺得這幅畫能與山水圖相提并論。

    可是在座的幾位評委,那都是極具權威‘性’的前輩,特別是畫圣西‘門’無痕在場,誰也不敢提出異議。

    西‘門’無痕似乎知道眾人心中所想,緩步上前來,看著山水圖,撫須含笑道:“此一幅山水圖,氣勢磅礴,筆鋒蒼勁,構圖巧妙,實乃是上佳之作。”

    龍池書院那名選手得到西‘門’無痕這樣評價,顯出‘激’動之‘色’,恭恭敬敬地深深一禮。

    西‘門’無痕走到“鬼畫符”前,掃視四周,問道:“諸位可瞧出這幅畫的妙處?”

    “敢問神候,這幅畫是出自何人之手?”一人大著膽子問道:“弟子愚鈍,實在瞧不出這幅畫高明在何處,還請神候指點!”

    西‘門’無痕含笑道:“這是瓊林書院小侯爺所作!”

    此言一出,四下里頓時一片寂然,瞧見齊寧這幅畫的眾人,實在看不出這幅畫究竟妙的何處,說意境也看不出已經,甚至連最基本的畫技線條都出現極大的問題,完全是一副信手涂鴉之作。

    若換做是別人所作,難免還會有人提出異議來。

    可是這幅畫出自齊寧之手,便大是不同,更加上竟有畫圣西‘門’無痕推崇,更是無人敢妄自評判,心中卻想這幅畫定然有著極為高深莫測之處,可不是一般人能看懂。

    “今日送上來的畫作,包括這幅山水圖,俱都是水墨畫。”西‘門’無痕緩緩道:“但是小侯爺這幅畫,雖是水墨所作,可作畫的技巧卻和平日里我們熟知的畫作完全不同,小侯爺這幅畫,乃是一副‘抽’象畫!”

    “‘抽’象畫?”四周一片驚訝疑‘惑’。

    西‘門’無痕撫須笑道:“所謂‘抽’象畫,便是相對于諸位所學的具象化而言。具象,便是一眼便能識出畫中的形貌,先有形,而后才能入意。但是‘抽’象畫派卻是反其道而行之,諸位粗看小侯爺這幅畫,是不是難以分辨其形?”

    眾人俱都點頭。

    鬼畫符般的圖案,要是能夠辯出齊寧究竟畫的是什么,那才是真的見了鬼。

    “這就是小侯爺的高明之處。”西‘門’無痕含笑道:“‘抽’象畫派,先有意,而后從中品其形。這些時日老夫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現在大概已經想通,‘抽’象畫雖然不能一眼便識出究竟所畫是何意,但是人的心境不同,品味的意蘊就大不相同,從眼中進入頭腦的形象也就各不相同。一幅畫可以看出諸多味道來,這便是‘抽’象畫派的意蘊了。”

    其實許多人依然是聽得‘迷’‘迷’糊糊,不知道西‘門’無痕所言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聽西‘門’無痕所敘似乎很厲害的樣子,甚至有少數人開始點頭,似乎已經懂得了西‘門’無痕的意思,其他人也不甘人后,只怕被旁邊的人誤會自己不懂意蘊,也都點頭道:“原來如此,果然是玄妙非常。”

    齊寧心中卻是憋著笑,他自問這幅畫說是鬼畫符也無不可,但西‘門’無痕這一出面評判,卻讓自己這幅畫身價大變。

    前番與西‘門’無痕說起‘抽’象畫派,這老爺子顯然還真是聽了進去,顯然在這老爺子看來,今天自己出手,乃是一幅‘抽’象畫。

    西‘門’無痕雖然是畫圣,但畢竟只是在具形畫方面,對于‘抽’象畫也只是剛剛接觸,顯然經過前三輪的比賽,西‘門’無痕也覺著齊寧是深藏不漏,甚至覺著齊寧在‘抽’象畫上有著極深的造詣,所以齊寧隨便丟出的一幅畫,對剛剛了解‘抽’象畫派的西‘門’無痕來說,顯然覺著齊寧出手不凡。

    眾人對西‘門’無痕在畫作上的造詣絕不可能有絲毫的懷疑,這時候西‘門’無痕親自解釋齊寧的畫,雖然從無人聽說過什么‘抽’象畫,但既然是從西‘門’無痕口中說出來的東西,一定是高深莫測。

    就連參加第四輪賽畫的其他幾位選手,也絲毫沒有不甘之心,反倒覺著齊寧出手不凡,竟然做出如此凡脫俗的佳品來,實在是讓人欽佩。

    四輪賽過,接下來統計分數,如所有人所預料的一樣,齊寧今日大放異彩,瓊林書院理所當然地奪得了這次書會的桂冠,龍池書院位居第二,其他書院各有名次,反倒是自京華書會舉辦以來,素來都在前三甲的云山書院,卻因為提前退場,和穹廬書院提前退場,第四輪便沒有分數,云山書院和穹廬書院也就位列倒數第一第二。

    雖然讓一個‘女’子書院奪得桂冠,有些人心里還是不舒服,但齊寧光彩奪目,實至名歸,卻也無人不服。

    瓊林書院石破天驚地奪得書會第一名,姑娘們自然是‘激’動無比,喜極而泣,而作為瓊林書院的代表,齊寧卻是被邀請對所有人說幾句話。

    齊寧走到場中央,向四周拱了拱手,等眾人靜下來,才含笑道:“其實今日我前來參加書會,一來是卓先生的吩咐,二來......也是因為要履行一樁賭約,早在去年年底,我就和人定下了賭約,男子漢言出必行,自然不能反悔的。”說到這里,目光已經瞧向了江隨云那邊。

    江隨云眉頭微緊,不過到了這個份上,也不好繼續坐著,站起身往前走出幾步,大聲道:“不錯,與錦衣候立下賭約之人,正是在下,東海江隨云!”

    “哦,原來這就是東海江隨云。”四周頓時一陣轟雜。

    東海江家在南楚絕對是響當當的一號人物,作為東海勢力最大的家族,江家靠海吃海,積累了龐大的財富,東海江家富可敵國也都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聽得四周眾人聲音,江隨云感覺到眾人語氣之中的驚羨,不由‘挺’直了身板,走到了場中央,與齊寧對面而立。

    今日齊寧風光無限,江隨云心里自然是郁悶至極,渾身上下都是不舒服,坐在一邊,始終不一言,心里卻是想著,賭約尚在,今日絕不能讓齊寧‘蒙’‘混’過去,無論如何也要讓齊寧當眾履行賭約。

    江隨云當然不會相信齊寧能夠飛上天,尋思著今日齊寧大出風頭,可是只要履行賭約,齊寧無法完成,便要當眾給自己擦靴子,如此一來,齊寧先前的風光瞬間就會被踩在自己的腳下,亦讓齊寧當眾大大丟臉。

    前番在虎神大營為了爭奪黑鱗營統領之位,他與齊寧針鋒相對,本是勢在必得,卻不想最終被齊寧狠狠踩在腳下,心中的怨怒積郁心頭,只盼今日在這賭約之上找回顏面,狠狠踩上齊寧一腳。

    可是萬沒有想到,齊寧一上場,廢話不說,開‘門’見山直入主題,主動說出還與自己有賭約。

    齊寧這般做,既讓江隨云感到意外,心中卻更是忐忑起來。

    齊寧面帶微笑,看上去顯得自信滿滿,可是江隨云實在很難想象,齊寧沒有生出翅膀,又如何能夠飛上天空?

    “賭約?”西‘門’無痕笑道:“小侯爺,不知你們立下了什么賭約?”

    齊寧盯著江隨云,笑道:“江公子不如向大家解釋一番,是你堅持要在京華書會上履行賭約,自然是想讓在場所有人為我們做個見證。”

    江隨云雖然心里忐忑,但面上卻還是淡定自若,微笑道:“不錯,江某和錦衣候定下的賭約也是一時‘性’起。錦衣候說過,他可以游于天上,江某駑鈍,實難相信,所以冒昧地和錦衣候立下了賭約,賭他無法飛上天空,但錦衣候堅持說有此本事,而且承諾,如果輸了,會當眾為江某擦拭靴子!”

    眾人都是一怔,心想怎地還會有這般賭約,不少人打量齊寧,雖說對于齊寧的文采已經相當欽佩,可是齊寧聲稱可以飛上天空,還是讓人感到匪夷所思,有些人甚至已經覺著,齊寧今天這靴子是要擦定了。8(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