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二五七章 推山手
    齊寧欣喜萬分,歡聲道:“成了,前輩,這......這可真的成了。”

    一直以來,存有內力卻不得施展,讓齊寧甚是苦惱,中年人附耳對他傳授內勁外鑠之法,他只覺得頗有些簡單,還有些將信將疑,可是一試之下,竟然真氣貫通,自是歡喜不已。

    中年人笑道:“這就成了?武學之道,并無止境,你才剛學會運氣法門,還差得遠。”

    齊寧臉上一熱,卻還是笑道:“前輩的運氣法門如此簡單,我還以為運氣十分艱難。”

    “大道化簡,如此道理你也不懂?”中年人嘆道:“有些事情越是簡單,卻越是難成。不過內勁外鑠之法并非深奧學問,最緊要的是你身有內力,你若是毫無內力根基,便是再簡單的運氣法門,那也無濟于事。”

    齊寧微微頷首,道:“前輩說的是。”忍不住問道:“前輩剛才所授,不知是什么功夫?”

    “那倒也不是什么深奧武功,叫做推山手,你多加練習,自保應該是綽綽有余。”中年人想了想,才道:“同樣一支筆,執筆之人不同,用途也是不同。有的信手涂鴉,有的確實能夠寫出留傳千古的名篇,一有人可以描出錦繡山河,全憑各人如何運筆而已。”

    齊寧立時明白中年人意思,問道:“前輩的意思是說,推山手招式雖然簡單,但用心苦練,也能威力十足。”

    中年人點了點頭,眼眸之中顯出一絲贊賞之色,道:“你倒也懂了幾分。”頓了頓,才道:“你體內的內力雖然雄渾,但混雜不清,還是要多多練氣,將之融和一體,為己所用。目下你體內的內力多屬陰柔之力,實非正道,回去之后,還是找人請教,實在不成,大可以往大光明寺去,那是佛門正宗,內力的路數剛正,對你大有裨益。”

    齊寧心想難不成這中年人竟然知道自己與大光明寺的關系?忍不住問道:“前輩,能否請教你尊姓大名?”

    中年人擺手笑道:“今日前來,該做的事情已經做完,倒也不必留下名姓。”

    齊寧見對方不留名姓,不好多問,只能道:“不管怎樣,多謝前輩今日的相救之恩和指點之恩,若有閑暇,可到錦衣侯府坐一坐。”

    “哈哈哈,我可不習慣去那樣的地方。”中年人背負雙手笑道:“罷了,我該走了,你好自為之。”

    齊寧忙道:“前輩,這深更半夜,外面風雪不小,你......!”

    “各人有各人的事。”中年人微微一笑,抬步便走,齊寧見他要走,叫了一聲,中年人回頭道:“還有事?”

    “那個.......!”齊寧一時不知該說什么,忽地道:“對了,前輩,恕我冒昧,先前......先前你打傷秋千易那一招,十分厲害,那.......!”

    中年人露出古怪笑容,問道:“你小子該不會是想學那招功夫吧?”

    齊寧知道那一招厲害無比,連秋千易那等高手都被那招打傷,厚著臉皮笑道:“前輩說推山手對付一般人綽綽有余,可是......可是如果秋千易日后來找我麻煩,前輩又不在身邊,我......!”

    中年人立時發出大笑之聲,道:“你小子還真是貪得無厭,你想學那樣的武功,倒也不是不可,只是以你目前的修為,強行修煉,有害無益,只會自傷其身。而且......嘿嘿,你當那套武功是誰都能練的?我若真要傳給你,你知道真相,只怕是不敢學的。”

    “不敢學?”齊寧一怔,正要詢問,卻見得中年人身影一閃,已經消失不見了蹤跡,當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齊寧跑出門外,只見到大雪紛飛,那中年人竟如同上天遁地一般,早已經沒了蹤跡。

    齊寧呆了一下,隨即搖搖頭,轉身回到小木屋內,鐵鍋下的火堆已經黯淡下來,卻是木柴快要燒盡,好在屋角堆著一堆干木柴,齊寧往火堆上添了木柴,火勢頓時又旺起來,這才走到西門戰纓邊上,只見到西門戰纓靠在墻壁上,閉著眼睛,似乎已經睡著。

    “戰纓!”齊寧輕叫一聲,西門戰纓也不知道是真睡還是假睡,動也不動,更不理會。

    齊寧搖了搖頭,站起身來,瞧見屋角竟然有獸皮堆著,過去瞧了瞧,發現是兩張獸皮,早已經晾干,拿了一張放在火堆邊鋪下,另一張送到西門戰纓邊上,蓋在了她身上。

    他此時心里倒也有些忐忑,那來歷不明的中年人來去匆匆,卻不知道秋千易是否真的離開,若是那老毒物隱藏在附近,去而復返,那可就大大麻煩了。

    可是在這風雪之夜離開此處,卻也不知道將往何處去。

    他順手將地上的獸皮拿起,披在身上,走出小木屋,帶上門,繞著小木屋轉了一圈,這才發現這小木屋座落在一處山腳下,小木屋后面,便是黑乎乎的一座大山,樹林茂密,只是夜色深沉,也不知道綿延多遠。

    四下里除了這小木屋,再無其他地方有一處燈火,更無一處房舍,夜色之下,只有這小木屋孤零零地在山腳下。

    此時齊寧根本不知身處何處,而且這場雪下的毫不停歇,風雪之夜,能見度亦是極低,風聲呼嘯,亦是辨不清楚方向。

    外面十分寒冷,齊寧只能繞了一圈,回到小木屋內,此時卻已經明白,這小木屋里本是有幾名獵人,卻被秋千易經過這里,慘遭橫禍,那幾具尸首卻都被化尸粉所化,沒有留下一絲行跡,即使有血跡,也是被積雪所覆蓋。

    回到小木屋,齊寧關上木屋的門,拴上了門閂,只是出門轉了一圈,就感覺寒意逼人,忙到火堆邊上,將獸皮鋪在地上,坐在獸皮上烤火取暖。

    四下里除了風雪之聲,再無其他聲音,天地寂寥,還真是有些瘆人。

    齊寧雙手放在火堆邊上烤火,腦中卻在尋思著那中年人的來歷。

    中年人出現的十分突然,這里地處山下,可說是荒郊野外,如此風雪之夜,齊寧自然不會相信他是途經此處,很可能是一路追蹤秋千易到了這里。

    他實在想不通,自己與這中年人素未謀面,并無交情,為何此人會出手相救?

    若說此人行俠仗義,可是后來卻為何又要指點自己內勁外鑠之法,甚至還傳授了自己一套推山手?

    毫無疑問,能夠將秋千易輕易擊退,這中年人的武功自然是深不可測。

    齊寧對當今江湖了解的并不多,也只是從段滄海等人口中略知一二,當今天下的五大宗師,齊寧倒是記著,可是這中年人明顯不會是其中任何一個。

    東海白云島主莫瀾滄是赤丹媚等人的師傅,而且是東齊國師,赤丹媚年紀就不小,莫滄瀾自然更不會只有四十歲上下,而且他遠在東海白云島,絕不可能出現在這荒郊野外。

    至若劍神北宮連城和北漢的北堂幻夜,自然是更不可能,年紀合不上,青藏大雪山的逐日法王,自然更無可能。

    那中年人擊傷秋千易的招式十分奇特,威力極大,齊寧本是想厚著臉皮讓其傳授,可是中年人卻說那門功夫并非誰都可以去學,而且還說什么如果知道真相,他就算教,齊寧亦不敢學,這更是讓齊寧大感疑惑,心想那般厲害的武功,當真要傳授,自己求之不得,怎會不敢學?

    想必是那中年人并不想傳授,所以隨便找了個借口而已。

    他神思天外,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絲毫沒有頭緒,心知連秋千易也猜不透中年人的身份,自己想破腦袋也是無濟于事。

    想到自己剛剛學會內勁外鑠之法,雖說方才豁然暢通,不過也擔心是否是偶然,當下試著中年人傳授的法子調運內力,卻發現當真是順暢非常,此時調運丹田之內的內力,就宛若操控自己的手腳一樣,十分輕松自如。

    他心下大是歡喜,只是片刻之后,竟感覺渾身有一種疲倦感,而丹田之內,甚至泛起一種空虛感。

    齊寧立刻就明白,顯然是調運內力導致疲憊,丹田空虛亦是因為自己連續從中調出內力之故,當下急忙收手,正要躺下歇息片刻,忽地聽到邊上傳來聲音,扭頭看去,只見到本來靠在墻壁上的西門戰纓此時竟是斜躺到了地上,身體竟似乎是在發抖。

    齊寧皺起眉頭,翻身而起,幾步跑過去,蹲下身子,只見到西門戰纓俏臉有些蒼白,身體果然是在顫動,心下微驚,忙問道:“戰纓,你怎么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西門戰纓眼睛睜開一條縫隙,輕聲道:“沒.....沒什么,就是.....就是有些冷......!”

    齊寧一怔,伸手抓起西門戰纓一只手,西門戰纓吃了一驚,想要掙脫,卻是全身綿軟無力。

    齊寧握住西門戰纓玉手,心下微沉,只感到西門戰纓的手兒就像寒冰一樣,又探手去摸西門戰纓額頭,同樣是冰冷無比。

    西門戰纓有氣無力道:“不用......不用你管,你.....你不許碰我!”

    “廢話,都成這個樣子了,還有心思斗嘴?”齊寧沒好氣道,二話不說,將西門戰纓橫抱而起,道:“去火堆邊。”

    西門戰纓被他抱起,又羞又惱,想要反抗,卻是無力,無可奈何,被齊寧抱到火堆邊,放在了那張獸皮上躺下,又用另一張獸皮給她蓋好,這才問道:“是不是舒服一些?”

    西門戰纓躺在火堆邊,也不說話,只是閉上眼睛。

    齊寧心知這應該是西門戰纓體內的殘毒之故,中年人雖然為西門戰纓逼出了毒液,卻也說明因為時間過久,體內還留有一絲殘毒,雖然不會傷及性命,卻多少還是有些反應。

    他心下頗有些惱恨,暗想秋千易那老毒物配制的毒藥當真陰毒,又后悔被那老毒物走脫之前,沒有讓他給西門戰纓解毒。

    片刻之后,依然見到西門戰纓嬌軀瑟瑟抖動,伸手再次探了一下西門戰纓額頭,依然是冰冷得很,似乎在火堆邊上也并無多少緩解,非但如此,她光潔的額頭上,竟然還冒出絲絲冷汗來。

    齊寧神情凝重,心想難不成那中年人判斷失誤,西門戰纓體內之毒還是十分嚴重?

    這小木屋之內,除了兩張獸皮和火堆,再無其他取暖之物,他想了一下,起身又將自己身上衣衫脫下,最后只留最里層的衣物,其它俱都蓋在了西門戰纓身上,柔聲道:“不要擔心,挺一挺就好。”

    西門戰纓微睜開眼睛,看到齊寧將衣衫俱都給自己蓋著,只留一件衣衫,心下卻是大為感動,輕聲道:“不要.....,你.......你會凍著,快......快穿好衣衫。”

    齊寧笑道:“我是銅皮鐵骨,抗凍,不用擔心。”隨即嘿嘿一笑,眨眨眼睛,道:“戰纓,我忽然發現,你似乎開始關心我了,怎么,被我的玉樹臨風所吸引?”

    西門戰纓又好氣又還笑,白了他一眼,有氣無力道:“誰.....誰會關心你這.....你這劣徒......,你......你滾開......!”卻感覺渾身冰涼,咬緊牙關,瑟瑟發抖。(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