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兩一五章 魅惑如春
    第兩一五章 魅惑如春

    秦淮河依然是歌舞升平,齊寧到了上次停車的地方,就見到王祥已經在等候,看到齊寧,王祥急忙迎上來,領著齊寧上了一艘小舟,段滄海也是跟著一起到了卓仙兒的畫舫上。

    齊寧對卓仙兒的畫舫倒是輕車熟路,到了那道簾子前,還沒有進去,就聽到卓仙兒聲音傳出來:“可愛蝶來風有致,知心人去月無聊.......!”幽幽嘆了口氣,聽上去頗為幽怨。

    齊寧一愣,嘴角隨即泛起一絲笑意,撩起簾子進到艙內,只見到卓仙兒正坐在桌邊,手托香腮,身姿曼妙,聽到腳步聲,卓仙兒扭過頭來,看到齊寧,先是一怔,隨即露出甜甜笑容,起身上前來,盈盈一禮:“仙兒見過侯爺。”

    她身上散發著淡淡幽香,烏發低垂,臉蛋暈紅,目光中閃爍著微微笑意,明知齊寧要來,卻并未有濃妝艷抹,反倒顯得十分的素雅,可是這樣的打扮,卻如清水出芙蓉,更顯美麗。

    “仙兒,一個人在吟詩作賦呢?”齊寧這一次卻無上次初見卓仙兒時的拘束,笑道:“可愛蝶來風有致,知心人兒月無聊?這知心人又是誰呢?”

    卓仙兒卻是十分乖順地到了齊寧身后,幫著齊寧褪下了身披的大氅,輕笑道:“侯爺猜一猜仙兒的知心人到底是誰,猜中了仙兒有獎。”

    “哦?”齊寧哈哈一笑,道:“那我可要先問清楚,是什么獎勵?”

    卓仙兒妙眸流轉,反問道:“侯爺想要什么獎勵呢?”

    齊寧看她轉到自己身前,身形婀娜,幽香撲鼻,心下微微一蕩,道:“我笨得很,猜不出來的。”走到艙內那古琴邊上,問道:“這兩天可有彈琴?”

    “仙兒吃的是這碗飯,靠的就是這手藝,要是生疏了,只怕連飯也吃不成了。”卓仙兒再次見到齊寧,雖然看似幽靜,但眼眸中的喜色卻是難以掩飾,而且比起第一次顯然也放松許多,“侯爺要聽仙兒彈琴嗎?”

    “不急。”齊寧在古琴邊坐下,笑道:“其實以仙兒的容貌,就算不能彈琴,那也不愁一碗飯吃?”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扣動古琴上的一根弦,發出一聲輕樂,音質極佳,齊寧心想這架古琴看來就是價值不菲。

    卻不聽卓仙兒說話,齊寧好奇,轉頭看去,只見卓仙兒就站在自己身后,神情卻顯得頗有些黯然,咬著紅唇,并不說話。

    “怎么了?”齊寧一愣,“受什么委屈了?”

    “侯爺,你......你是不是心里瞧不上仙兒?”卓仙兒低下螓首,“仙兒知道出身卑賤,也從未想過高攀,今夜......今夜見過侯爺,以后便不會再相見了。”

    齊寧愣了一下,心想女人心海底針,剛才還好好的,怎地說游幽怨就幽怨起來,微微一想,忽地明白過來,自己無心一句話,只怕是傷了卓仙兒。

    他說卓仙兒不靠琴技,只靠臉蛋就能吃飯,本意是夸贊卓仙兒貌美,不過身在秦淮河,卓仙兒聽到這話,顯然會另有想法。

    “你過來坐下。”齊寧招手示意卓仙兒在自己身邊坐下,卓仙兒猶豫一下,終是走上前來,靠在齊寧身邊坐了下去,微低頭,齊寧看她嬌柔秀美,不由柔聲道:“你莫多想,我沒有其他意思,若是說錯了話,你也別太計較。”

    卓仙兒抬頭看向齊寧,輕柔一笑,道:“侯爺多慮了,是......是仙兒不好。”

    “那天晚上我有事情,看你睡著,所以沒等你醒來就走了。”齊寧道:“本來是準備這兩天過來瞧你,不過事情太多,所以耽擱到現在。”

    卓仙兒勉強一笑,道:“侯爺,仙兒......仙兒讓人去請你來,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

    “沒有。”齊寧暗想上次你派王祥過去確實不是時候,搞得顧清菡大發雷霆,不過這自然不好直說,“是了,你這艘畫舫是誰的?和那個竇連忠有沒有關系?”

    卓仙兒搖頭道:“沒有,秦淮河上十艘畫舫,有三艘畫舫與竇連忠有牽連,不過仙兒這艘畫舫背后是一位鹽商。”

    “鹽商?”

    “嗯,我知道的也不清楚。”卓仙兒道:“只知道他家財萬貫,在這秦淮河上也有四五艘畫舫。”

    齊寧心想如果這艘船與竇連忠有關,事情反倒好辦,這突然蹦出一個鹽商來,事情反倒復雜一些。

    “侯爺,我知道你心意。”卓仙兒低下頭,“其實你......你不必那樣的,仙兒出身卑賤,和侯爺是兩個世界的人。今晚......今晚是仙兒最后可以自主的一夜,我怕.....我怕過了今晚,以后再也見不到侯爺。”說到這里,眼圈微微泛紅。

    齊寧知道卓仙兒意思,過了今夜,到了明天,卓仙兒要在秦淮河上混下去,自然還要服侍其他的男人,如今卓仙兒還是黃花閨女,身子干凈,自然覺得可以待在齊寧身邊,可是等到身子被破,卓仙兒自然覺得再也不好接近齊寧。

    齊寧微一沉吟,才道:“你放心,別說是明天,就是明年,你也不用再接待其他人。”

    “啊?”卓仙兒一怔,隨即苦笑道:“侯爺,有些事情不是仙兒能掌控的。他們在仙兒身上花了許多銀子,目的還是要仙兒給他們掙更多的銀子.......!”說到這里,忽地抬頭強顏歡笑道:“侯爺,不說這些了,讓仙兒給你彈一曲吧。”

    齊寧想了一下,微微點頭。

    卓仙兒移到古琴邊上,香風縹緲,很快就聽的琴音響起,音律蕭瑟,帶著蒼寂之意,齊寧坐在邊上,看著她窈窕的身影,不知為何,在那琴音的感染之下,生出一種想要將卓仙兒擁入懷中的沖動。

    其實上次花后之選,齊寧從卓仙兒的琴音之中就感受到一種與她年齡和精力不相符的韻味,一個十七八歲的姑娘,雖然身在風月場,但琴音中無論透出的蕭瑟蒼寂還是金戈鏗鏘,顯然都不是一個這樣的姑娘能夠感悟出來。

    可是琴由心生,能夠讓別人感受到她琴聲之中的蒼寂,那么她自己必定有這樣的感覺。

    有些東西,并非靠技藝就能展示出來。

    卓仙兒即使琴技再高,若無其中的感悟,也絕不能彈奏出來。

    齊寧怔怔出神,忽聽得耳邊傳來仙兒柔美聲音:“侯爺,侯爺,你怎么了?”

    齊寧回過神來,發現一曲已了,仙兒正盤跪在自己面前,俏臉上滿是擔憂之色,她眼眸兒水靈靈的,宛若一汪清泉,隨時都有泉水從里面流淌出來。

    齊寧呆了一下,看著面前那張清秀可人的臉龐,不自禁抬起手,用一根手指挑起了仙兒的下巴。

    仙兒臉頰微微泛紅,卻并不抗拒,微閉上眼睛,往前湊過來,睫毛閃動,齊寧微斜著頭,輕湊上去,吻在了仙兒那柔軟而甜潤的紅唇上。

    四唇相觸的一剎那,齊寧明顯感受到仙兒的嬌軀微微一顫。

    仙兒的香唇十分柔潤,唇齒之間帶著芬香,齊寧并沒有在仙兒的唇上停留太久,很快就分開,正要說話,卻見到仙兒兩只粉嫩小手竟然捧住自己的一只手,艙內幽靜異常,紅燭閃爍,淡淡的幽香在艙內浮動中。

    只見仙兒臉頰泛著淡淡的紅潮,看上去似乎頗為羞澀,微抬頭看了齊寧一眼,見齊寧也正瞧著她,輕柔一笑,隨即兩手抓著齊寧的手,放到了自己唇邊,用一只手將齊寧的食指挑起來,齊寧正不知仙兒想要做什么,卻見她已經將紅唇湊上來,丁香舌兒在那根手指上輕輕地點了一下。

    齊寧渾身一震。

    還沒等他醒過神,只見到仙兒已經張開櫻桃小口,將那根手指包裹入口中,手指立刻感受到一種溫暖卻又潮濕的感覺。

    仙兒的丁香舌兒竟然是異常靈活,就像一條小蛇一般,齊寧的手指進入她口中之后,便感覺到她的丁香舌兒繞著手指在轉動,她臉頰泛著紅潮,可是那一雙水汪汪的眼眸兒卻是抬起,盯著齊寧的眼睛。

    她長相秀美之中帶著干凈清純,十分素雅,眼神兒甚至有些無辜,與她此刻所做的魅惑動作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對比,如果是妖艷媚骨的女人做出這樣的動作,齊寧或許也不會有此刻這般心顫,可是面對這樣清純的面容,齊寧只覺得這個動作實在是魅惑無邊,全身竟然有些緊繃起來。

    仙兒的動作看起來似乎很生疏,但是她香舌纏繞手指的動作卻又異常的嫻熟,此時不但齊寧呼吸微促,便是仙兒的呼吸似乎也急促起來,隨著氣息上下起伏,挺拔如山。

    “仙兒......!”齊寧喉嚨發干。

    他畢竟是血氣方剛的男人,此情此景,讓他體內的血液迅速燃燒起來,不自禁伸出另一只手,搭在仙兒如刀削的香肩之上。

    仙兒的香肩圓潤光滑,只隔著一層薄薄的紗衣,齊寧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肌膚的光滑與彈性。

    仙兒顯然感受到齊寧的情動,輕輕吐出齊寧手指,粉面潮紅,面若桃花,面帶羞赧,低下螓首,卻沒有放開齊寧的手,只是用細若蚊蟻的聲音道:“侯爺,仙兒......仙兒請你來,就是.....就是想要將自己.....將自己交給侯爺,仙兒......仙兒不想讓自己的第一次被......被別人拿去......!”

    她的聲音明顯帶著一絲輕顫,羞澀之中,卻又有一種骨子里的魅惑。

    ------------------------------------------------------------------------------------------

    ps:感謝零的xb開始好兄弟的捧場打賞!(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