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一七一章 青銅將軍
    小巷幽深,比先前那條巷子稍微寬一些,往前走了十來步遠,聲音便愈發清晰,隱隱看見一團黑影趴在地上,一時也看不清楚是什么狀況。

    護衛見到那團黑影,立刻護在楊寧身前,刀鋒向前,沉聲道:“什么人?”

    只見到那團黑影忽地一動,楊寧依稀看到那人忽地轉過身來,夜色之中,只瞧見兩只綠油油的眼睛,竟如同野獸的眼睛般。

    可那團黑影的身形,明顯是一個人。

    護衛還待再說,只聽一聲怪叫,那團黑影已經飛撲過來,速度奇快,楊寧吃了一驚,低喝道:“小心。”握緊了寒刃。

    錦衣侯府的護衛,那都是精挑細選出來,悍勇忠誠,見得那團黑影撲過來,護衛毫不猶豫挺身上前,叫道:“侯爺快退!”揮刀已經照著那團襲來的黑影砍了過去。

    楊寧還沒看清楚什么狀況,聽到“砰”一聲響,那護衛本來向前的身體忽然倒飛過來,直往楊寧身上撞過來。

    楊寧反應極快,迅速后退,卻還是探出手,卻接住那護衛。

    雖然盡力接住了那護衛,但一股巨大的沖力撞過來,楊寧雖然已經后退削減這股撞擊的勢頭,但還是蹭蹭蹭往后退了五六步這才站定。

    那團黑影卻已經騰身而起,身法輕盈,跳到了巷子邊上的屋頂上,楊寧抬頭瞧過去,只見到黑袍飄飄,那人卻是身套黑色的披風,身材修長,看那人臉龐,楊寧吃了一驚,只見那人臉上泛著冰冷的寒光,竟是戴了青銅面具。

    楊寧視力頗好,見得那人的青銅面具造型古怪,兩邊還伸出兩只如同牛角般的青銅觸角來,站在屋檐邊上,居高臨下看著,雖然十分詭異,但氣勢凜然,那黑袍飄動,整個人倒想一位在沙場上指點方遒的將軍。

    便在此時,卻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聲輕嘯,那青銅將軍一卷黑袍,轉身便走,楊寧瞬間便即看不到。

    他心下詫異,隨即低頭看那護衛,只見護衛嘴角流血,人已經昏迷了過去。

    楊寧知道錦衣侯府的護衛武功都還算不賴,那青銅將軍一招便將護衛打得暈厥過去,可見其武功之高,只方才騰身而起,能輕易跳上屋頂,那等輕功,也是極其罕見。

    他此時確信,段滄海追趕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這青銅將軍。

    先前只以為形似蝙蝠的家伙是自己所見過的飛蟬密忍,現在看來,自己猜測有誤,雖說飛蟬密忍的蝙蝠人輕功也是極其了得,但他還記得那飛蟬密忍身形矮小,十分猥瑣,而剛才這青銅將軍雖然看不清楚面容,但身形修長,很有氣勢,絕非蝙蝠人所能相提并論。

    正要背起護衛離開,忽地感覺鼻尖的血腥味依然是濃郁非常,微瞇起眼睛,往前瞧過去,剛才沒有仔細看,此時才赫然發現,在前面的地面上,竟然還躺著一個人。

    楊寧心下一沉,急忙放那護衛靠墻坐好,握刀緩步靠近過去,見到地上那人一動不動,也不知是死是活,心下只擔心那就是段滄海。

    幾步靠近過去,那血腥味直往鼻子里鉆,讓人作嘔,只見到地上仰躺著一人,渾身上下都是鮮血,楊寧捂著鼻子蹲下去,只見到這人身上的衣衫似乎是京都府差役的制服,他去過京都府,見過京都府差役的服侍,與這人身上的一模一樣。

    掃了一眼,楊寧瞳孔收縮,只覺得腸胃翻滾,實在忍不住,扭頭一口突出一股酸水來。

    只見這人的咽喉處竟已是一片稀爛,比剛才那匹駿馬的喉嚨還要慘不忍睹,更可怖的是,這人臉上骨骼凸起,瘦如干尸,眼眶深陷,可兩只眼珠子卻暴突出來,毫無光澤,就如同死魚眼睛一般灰暗。

    楊寧雖然心下一陣發寒,可是見此人不是段滄海,微微松了口氣。

    看到這人的胸口凹下去,就像在胸膛多出一個洞來,楊寧伸手扯開這人衣裳,才發現這人胸口凹陷下去,明顯是被人重重擊了一拳,胸骨碎裂,此時身上也是皮包骨頭,骨架看得一清二楚。

    楊寧皺起眉頭,他此時卻是不知,這差役究竟是死于胸口這一拳,還是因為喉嚨被撕爛。

    猛然間,楊寧身體一震,想到那天在永安堂聽到的事情。

    永安堂隔壁幾家是濟世堂,濟世堂的坐堂大夫黃先生那天偷偷在永安堂提及到京中發生的一樁怪事。

    按他所說,京中有吸血鬼出現,專門吸人鮮血,死者都是全身發干,根本看不出原來的面貌。

    眼前這人,雖然還大致可以辨識出相貌,但卻也已經如同干尸,這是因為自己恰好撞見,如果再晚些時候,這人肯定也會成為一具徹徹底底的干尸,等明天被人發現,也不可能辨識出外貌。

    如此說來,那黃先生所言并非信口雌黃,而是確有其事,剛才那位青銅將軍,就是黃先生口中的吸血鬼?

    幽深小巷,陰氣森森。

    楊寧越想越覺得渾身發毛,人體內的血液存量可是不少,他很難相信,一個人可以將另一個人身體內的血液全部都吸干,即使這世上真有嗜好吸血之人,可是他的胃部豈能容納一個人身體內的所有血液?

    那簡直是天方夜譚。

    可現在所見,雖然這差役的血液在地上流淌不少,可大半都被青銅將軍吸走,剛才看那將軍,腹部甚至沒有絲毫凸起,那么多血液,他是如何在體內消化?

    楊寧后背發涼,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既然這差役不是段滄海,也就與自己無關,正要起身離開,忽聽得勁風忽起,一道犀利的勁風已經臨頭之下。

    楊寧只以為是那青銅將軍去而復返,根本不作猶豫,就地一滾,滾了開去,隨即一個漂亮的側起,已經站起身來,握刀向前,這時候看清楚,一道身影從半空中飄落下來,正站在自己面前。

    依稀看見那人身披大氅,頭上戴著一頂斗笠,右手握著一條長鞭,帽檐下垂,一時看不清那人的樣容。

    那人站在尸首邊上,瞧了一眼,微微抬頭,楊寧這才隱隱看到一個尖尖的下巴,小巷雖然昏暗,但那人的下巴卻是十分的白皙,只聽得那人冷冷道:“你跑不了了,還不束手就擒!”

    竟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聲音清脆,卻十分的清冷,顯然是個頗為年輕的女子。

    “束手就擒?”楊寧皺起眉頭,反問道:“我為何要束手就擒?你又是何人?”

    “我們追拿你很久,你難道不知道我們是誰?”那女子冷笑道:“吸人鮮血,喪盡天良,豈能讓你這畜生活著離開。”

    楊寧一怔,隨即明白,這女子竟是誤會那衙差是自己所殺,忙道:“姑娘,你只怕是誤會了,這人這人和我可沒有半點關系,我可不會吸人血。”

    “休要狡辯。”女子厲聲道:“看鞭!”身子前欺,手臂一揮,手中長鞭已經向楊寧直卷過來。

    楊寧感覺一股勁風襲來,知道這女子的鞭法不賴,他逍遙行步法雖然玄妙,可是擔心在這小巷子里施展不開,這女子也不說清楚,似乎認定是自己殺人吸血,而且三句話沒說完便即動手,和她實在難以分辨,當機立斷,轉身就跑。

    那女子厲聲喝道:“賊子休走!”在后面追上來。

    楊寧腳步輕快,心想好漢不吃眼前虧,等出了這條巷子,咱們再看看究竟誰厲害,拼了氣力往前跑,只跑出十來步,卻瞧見迎面站著一道人影,那人手中握著一把大刀,刀鋒斜而向地下,擋住了去路。

    楊寧只能停下腳步,見那人的打扮和那女子幾乎一樣,回轉身,只見那女子也已經從后面追上來,這兩人已是一前一后將自己堵住。

    楊寧暗想這兩個家伙既然是在追拿吸血鬼,應該不是什么壞人,只能道:“兩位別急著動手,聽我解釋。”

    “你要如何解釋?”那女子距離楊寧不過三四步遠,此時抬頭,一雙銳利如刀的目光盯在楊寧身上。

    楊寧苦笑道:“你們真的誤會了,殺人的不是我,吸血的更不是我,你們仔細瞧一瞧,我像吸血的人嗎?”

    “知人知面不知心,披著人皮干盡喪盡天良之事的人不在少數。”那女子冷冷道:“你是想讓我們將你擊殺在此,還是要跟我們回去受審?”

    卻聽擋住去路的那人道:“小師妹,不用和他啰嗦,這畜生兇惡至極,咱們現在就殺了他。”

    楊寧怒道:“你們既然追拿吸血鬼,應該不是什么匪徒,為何事情還沒搞明白,就要殺人?你們到底是什么人?且不說人不是我殺的,就算真的是,你們不問青紅皂白就殺人,豈不也是兇惡至極?”

    “對你這種人,也用不著客氣。”那男子冷冷道:“你想知道我們是誰,那也容易,讓你知道死在誰的手上,我們是神侯府的人,就是要追拿你們這種敗類,怎么樣,現在該滿意了吧?”說完,手臂一抬,已經提起刀來。(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