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一三七章 劍神
    楊寧此時距離赤丹媚極近,赤丹媚身上異香鉆入鼻中,讓人心神悸動,這妖媚女人肌膚雪嫩,似笑非笑看著楊寧,楊寧斜眼瞅了一下,目光還是禁不住往下掃了一眼,見得雪白溝壑深不見底,心想這身材還真是夠勁爆,也是似笑非笑道:“你想和她們比一比?那倒好辦,哪天我帶你去見識一下,你也和她們比比。”

    “哦?”赤丹媚妖媚一笑,聲音酥軟:“咱們可說好了,等哪天我空了,就去找你。”

    楊寧這才覺得自己失言,心想這女子雖然妖嬈性感,可卻是武功奇高,而且還是東齊國人,接近自己,不會有什么好事,還是不要招惹的好,并不多言。

    赤丹媚吃吃一笑,再不多言,身姿妖嬈,如同一團火焰般離去,那四名麻衣人也飛步跟出。

    見得白云島弟子遠去,殿內眾僧這才松了口氣,想到如果不是楊寧取勝,大光明寺的凈心閣已經成為別人隨意進出之地,都是心下后怕,不管怎么說,楊寧確實是為大光明寺立下了不世奇功,眾僧看楊寧的眼神便即大不相同。

    只是兀自有些人還在尋思著,楊寧那一劍是如何擊敗了白羽鶴,到現在也沒有幾個人搞清楚。

    一直在旁靜默不語的禮部侍郎蘇洛終于出來道:“凈空大師,今日真是兇險,幸虧貴寺出手,這才讓東齊人鎩羽而歸。”

    凈能皺眉道:“蘇大人,今日形勢,委實兇險,白云島居心叵測,你實在不該將他們帶來。”

    他說話并不客氣,蘇洛雖然是禮部侍郎,朝廷重臣,凈能的語氣之中卻也并無絲毫敬畏。

    倒是蘇洛陪著笑臉道:“大師有所不知,如今忠義老侯爺暫時主理國事,我們大楚有意要與東齊人結盟,他們此番也派了人來,也算是有了個極好的開始。白云島主是東齊國師,他手下弟子跟隨東齊使團而來,咱們也不好失禮。他們再三要求朝廷派人領他們前來大光明寺,老侯爺思慮再三,派下官帶他們前來,心里也是覺著大光明寺定能讓他們無功而返。”

    凈能還要說話,凈空已經道:“眾弟子各回本處,凈心閣那邊,不可疏忽,都先下去吧。”

    眾僧俱都合十,唱了一聲佛號,秩序井然向殿外走去,楊寧手中拿劍,正要交還過去再離開,凈空已經道:“齊寧,你先留下!”

    楊寧一怔,隨即點頭。

    包括真明小和尚在內,眾僧列隊離開,不過片刻間,大殿之內只剩下寥寥數人而已。

    “蘇大人,楚國若有難,大光明寺勢必出山相助。”凈能等眾僧離開之后,才道:“可是此番答允白云島弟子的要求,輕易帶他們上山,實在不妥,貧僧只盼以后不要再有此事發生。”

    楊寧聞言,心想這大光明寺果然夠厲害的,按理說率土之濱莫非王土,大光明寺不過是南楚境內的一處寺院,如今朝廷帶人前來,凈能竟然直言下不為例,而且他還只是刑堂首座,甚至不是主持。

    蘇洛沒有絲毫不悅,只是笑道:“除了白云島弟子,也無人敢提出這樣的要求。”上前一步,道:“兩位大師,下官此來,還有另一樁事,貴寺還要早做準備。”

    “何事?”

    “圣上駕崩,舉國悲痛,只是國不可一日無君,國喪過后,太子殿下便要登基,到時候勢必要登山祭天,舉行祭天大典。”蘇洛正色道:“里不少不得要操持此事,到時候還請貴司與我禮部協同配合,不日禮部也會派出官員來,在貴寺做準備。”

    凈空與凈能對視一眼,齊齊合十道:“阿彌陀佛。”二人的臉上,俱都顯出欣慰之色來。

    楊寧在旁聽的清楚,身體微震,心想之前不是聽說楚國太子出使東齊,尚未返回建鄴,看來事實并非如此,原來那位太子竟然已經回到了京城,甚至準備登基。

    他知道楚國的朝堂風云暗涌,淮南王對皇位虎視眈眈,朝中更有不少官員支持淮南王,這種時候,朝局實際上兇險異常。

    古往今來奪嫡爭位引出的血腥殘殺數不勝數,兄弟相殘,甚至是父子相殺,那都是不計其數。

    楊寧一直都在擔心,如果淮南王真的趁機糾集勢力圖謀皇位,無論誰最終勝出,南楚定然躲不過一場腥風血雨。

    此時聽說太子已經準備登基,看來也是擔心夜長夢多,皇位空置一天,就多了一分兇險。

    錦衣侯府是與太子一系休戚相關,所以如果太子能夠順利登基,對錦衣侯府來說絕對是好事。

    “蘇大人回去告之忠義老侯爺,大光明寺即日起開始準備祭天之禮。”凈空肅然道:“鄙寺上下,定當恭迎新君登基!”

    蘇洛含笑拱手,道:“下官不敢多擾大師清凈,過兩日便會前來叨擾。”當下辭別離去。

    等蘇洛離開,凈空才向楊寧道:“齊寧,你上前來!”

    真明離開之前,已經將劍鞘交給了楊寧,楊寧收劍入鞘,捧著毗盧劍上前去,雙手奉上,道:“凈空大師,多謝你們借劍!”

    凈空并沒有立刻收回毗盧劍,撫須含笑道:“齊寧,老僧該當謝你才是,若不是你出手擊敗白羽鶴,后果不堪設想。”笑問道:“你心里是否還在埋怨老僧讓你出陣比劍?”

    楊寧暗想原來你也明白,但還是笑道:“不敢。”

    “齊寧,你剛才那一劍,到底是如何出手?”凈能在旁疑惑問道:“白羽鶴劍術高超,你怎能一招便擊敗他?”

    原來你這老和尚也沒看明白。

    楊寧心下冷笑,此時卻已經回憶起方才的情狀,忽地明白了什么,微微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

    他卻是記起,剛才生死攸關的那一瞬間,自己躺在地上,隨手使出的那一劍,卻并非沒有來由。

    他此時已經明白過來,自己出手那一劍,不知不覺竟是仿照了劍圖上的招式。

    他在江陵老宅的鬼院之中,意外獲得了一沓子劍圖,曾經一度以外那些招式只是用來表演所用的劍舞。

    畢竟那些匪夷所思的離奇招式,與正常的劍術完全不同。

    其中有一招正是身體躺在地上,劍圖上的招式不少,楊寧其實也還沒能完全記住,到是躺在地上出劍的那一招他自己親身試驗過幾次,算是記得最深,今日上陣比劍,其實還真沒有想過用劍圖上的招式來較量,畢竟白羽鶴乃是劍道高手,拿幾招劍圖上的招式來與這等劍客比劍,實在兒戲。

    只是他倒地之后,情急之中,下意識地便使出了那一招,他現在甚至不記得自己當時究竟有沒有使對,但條件反射下出手的招式,還真是潛意識中的劍圖招式,在出手之時,他當然不可能想到,條件反射下使出的那一劍,竟然重創白羽鶴。

    此時回過神來,心下沒有驚喜,反倒是駭然,暗想難不成那些劍圖竟真的有如此厲害,連白羽鶴這等高手都敵不過其中一招?

    凈能見楊寧沉默,自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又見他眉頭皺起,還以為是不想回答,也不好多問。

    凈空道:“齊寧,你雖然并未剃度,不過現在卻算是我大光明寺的弟子,不知你可愿意進入空明閣?”

    凈能看了凈空一眼,欲言又止。

    楊寧立時頭疼,道:“大師,我.....哎,我真的與佛無緣,也從沒有想過出家,你們不會真的強迫我出家吧?”暗想你讓我進空明閣,目的不還是逼良為僧,管你什么空明閣空暗閣,老子好不容易穿越一次,可不要出家做和尚過一生。

    “其實留在大光明寺,對你有極大的益處。”凈空循循善誘:“遠離塵世紛爭,在此修身養性,亦可在空明閣習武強身健體......!”

    楊寧打斷道:“不說了不說了,大師,你看外面天都黑了,瞧在我幫你們打勝一場的份上,你放我先回去,讓我好好歇息可不可以?你們不是說過,有人會代替我出家嗎?他什么時候來?是不是他來了我才能下山?要不你們派人去侯府催一催,我事情多得很,不能在這里耽擱的。”

    凈能皺起眉頭,終是道:“你先回去吧!”

    楊寧心想今天在五谷堂那邊,你不還要將我帶去邢堂嗎?老子幫你們解了圍,看你們還好意思找我麻煩。

    他將毗盧劍放在地上,伸了個懶腰,道:“兩位大師晚安,我先回去歇息了。”轉身便走,走出幾步,想到什么,回頭道:“凈空大師,我能不能提個小建議?”

    “你說!”

    楊寧道:“是這么回事,我看五谷堂那些人實在是不成樣子,你們真的要好好管管,真要是大光明寺餓死了人,傳揚出去,好說不好聽啊。”揮揮手,道:“我先走了,兩位晚安!”

    眼看著楊寧走出殿門,凈能才輕聲問道:“師兄,為何不追問那人的蹤跡?”

    “他既不想說,我們就不好多問。”凈空肅然道:“齊寧從一開始便深藏不露,那是有心要隱瞞,只是迫于無奈,這才出手。”感嘆道:“不過齊寧的根基似乎并不深厚,想來正是如此,那人才會傳授他一套步法。”

    凈能立刻問道:“師兄是說,齊寧那套玄妙莫測的步法也是.....也是那人所傳?”

    “除了他,不會有別人。”凈空輕聲道:“齊寧的劍招雖然精妙,可是使出來卻也算不得純熟,如果不出意外,他的劍術應該修習不久,那人如今很可能就在京城。”

    凈能神情凝重,問道:“那人是想將自己的本事傳給齊寧?”

    “那倒未必,或許只是傳授幾招,讓齊寧可以自保。”凈空若有所思,緩緩道:“就算他真的傾囊相授,齊寧也不可能達到他的境界,那幾個人的境界,都已經超出肉身所限,近似于妖了,絕非常人可以相提并論。”嘆了口氣,道:“白羽鶴的劍術在當今之世,絕不會下于前五,他知道齊寧來歷,所以要與齊寧比劍,自然不是為了齊寧,而是為了齊寧身后那人。白羽鶴一心想要與那人比劍,可是那人不必親自出手,可說是借齊寧之手,僅出一招,就能擊敗白羽鶴,可見那人的劍術已不只是宗師境界,而是隨心所欲,近乎于神,劍神之名,果然是名不虛傳!”(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