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九十四章 煙雨海棠
    楊寧正準備用寒刃在石壁上鑿開洞孔,便聽顧清菡道:“寧兒,我手上沒氣力,系....系不上!”她聲音軟綿綿的,頗為嬌柔。

    楊寧收起寒刃,輕聲道:“我來幫你。”憑著感覺靠近到顧清菡身邊,此時眼睛也微適應了倉內的黑暗,雖然依舊模糊不清,但隱約也看到顧清菡的身形輪廓,見到顧清菡已經坐起身來,伸手從顧清菡手中接過了已經,繞到顧清菡身后,幫她蒙住口鼻。

    此時兩人靠的極近,楊寧雖然蒙住口鼻,卻依舊感覺到那股宛若海棠花般的香味飄蕩在鼻端,非但如此,顧清菡身上的體香此刻也是彌漫開來,兩種香味混合在一起鉆入楊寧鼻腔之內,楊寧只覺得說不出的好聞,只想深吸幾口氣。

    可是他卻明白,這股海棠香來得莫名其妙,絕不可吸入。

    他幫顧清菡蒙好口鼻,正要過去墻邊,卻見得顧清菡身體忽然向后倒過來,楊寧條件反射般抱住,入手處溫軟無比,顧清菡身上散發出來的體香味更是濃郁,急問道:“三娘,你怎么了?”

    顧清菡被楊寧抱在懷中,渾身泛起異樣感覺,臉上發熱,想要坐起,可是身子軟綿綿,就想躺下去,綿軟無力道:“寧兒,你.....你放我躺下,我有些倦,你......你先放開我!”她聲音軟中帶酥,竟帶著幾分柔媚。

    楊寧此時亦覺得身體血氣忽然翻滾,軟香在懷,心中蕩漾,但瞬間穩住心神,放下了顧清菡,拉開距離,輕聲道:“三娘,你等一等,咱們.....咱們很快就能離開。”隱約看到顧清菡妖嬈豐腴的嬌軀躺在地上,拿住寒刃,再次往后墻摸過去。

    楊寧摸到墻邊,卻感覺渾身一陣燥熱,干脆將外面一件衣裳脫下,孰知根本沒有作用,體內血氣依然是在燃燒一般,他心下吃驚,暗想難不成是自己丹田儲存的勁氣發作?

    段滄海囑咐他不可再吸人內力,他自然記在心里,此后也一直沒有機會吸人內力,但此刻血氣滾動,便覺古怪。

    “寧兒,你.....你在干嘛?”顧清菡躺在地上,嬌軀微微扭動,聲音酥軟:“我好像....好像生病了,身上燒得厲害.....!”

    楊寧一愣,猛然想到什么。

    他本以為自己體內燃燒可能是丹田勁氣所致,但顧清菡并無修煉武功,這時候也是身體發燒,那就說明問題并不是出在勁氣上,很有可能是因為這莫名起來的海棠香。

    對手綁架顧清菡之時,就使用過迷香,顯然是此中高手,這海棠香定然是對方所為。

    “寧兒,地上涼,你......你過來扶我。”顧清菡聲音愈加酥軟,楊寧聽在耳中,只覺得說不出的柔美悅耳,這時候只覺得丹田之內一股熱氣急速上升,霎時間血脈噴張,情欲如潮,不可遏制,心下駭然,暗想這海棠香難道是催情迷香?

    顧清菡軟軟道:“你快過來,你.....你不聽我話了?”

    楊寧知道自己如果中了催情迷香,那么顧清菡也絕不可避免,自己情欲如潮,顧清菡的定力未必比自己強,若是太過接近,一失足便可大大不妙,他倒不擔心兩人會有人輪之嫌,畢竟自己是冒充錦衣世子,與顧清菡實際上并無任何瓜葛,可是這種時候若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來,那卻是太也對不住顧清菡。

    而且對手既然施放催情迷香,目的當然就是為了讓兩人在倉房之內媾和,他雖然不知道對手為何要這樣做,可心里知道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對手得逞。

    “哎喲.....!”忽聽顧清菡輕聲嬌-吟一身,似乎撞到什么,楊寧急問道:“三娘,你.....你怎么了?”

    “寧兒,我的腿......!”顧清菡軟聲道:“你快過來,我.....我要死了......!”聽她聲音,卻是難受至極。

    楊寧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摸索過去,問道:“是不是撞到哪里了?”

    靠近顧清菡邊上,忽地感覺自己手上一緊,顧清菡溫潤的玉手已經抓住他手腕,楊寧渾身一震,顧清菡已經道:“你先.....先扶我起來,我沒了氣力,起不來身......!”

    此時靠近,明顯感覺到顧清菡呼吸比之先前急促了不少。

    楊寧身上燥熱,正要說話,聽得顧清菡嬌嗔道:“你剛才是不是不聽我話?你....你現在膽子變大了......!”抬起手,竟是照著楊寧的臉上打了一下,她身上酸軟無力,這一巴掌全無氣力,如同撫摸一般,隨即手臂竟是勾在了楊寧肩頭,懶洋洋道:“你.....你扶我起來吧。”

    軟玉在懷,楊寧但覺顧清菡嬌-喘細細,幽香撲鼻,腦中發熱,道:“我.....我扶你起來.....!”感覺顧清菡氣息就在自己面前,依稀看到顧清菡臉孔距離自己兩指之遙,氣息如蘭,鬼使神差卻是往前湊過去。

    顧清菡勾住楊寧脖子,螓首竟也湊過來,聲音如夢似幻:“你抱著我,這樣才....才舒服.....!”

    她軟綿綿的聲音鉆入楊寧耳朵,楊寧只覺得宛若天籟一般,雖然昏暗之間看不清楚顧清菡面孔,但腦中卻是浮現出顧清菡美艷嫵媚的面容,聽得顧清菡的呼吸聲,平日里倒也沒什么感覺,但此刻卻覺得說不出的誘人,嘴唇湊近,那氣息愈發明顯,甚至已經感覺到紅唇的熱度和芬芳,湊近吻過去,此時都已經忘記兩人都掩著衣襟。

    “寧兒,幫我.....幫我撕開,好悶......!”顧清菡含糊不清道:“我都....我都喘不過氣來.....!”

    這話一說,楊寧身體一震,他雖然身體燥熱難受,但此時卻忽然清醒了一下,立刻推開顧清菡,往后退了幾步,貼住了墻壁。

    他神志雖然混亂,但亂中卻還是保持了一絲清明。

    顧清菡此刻聲音模糊,舉動勾人,楊寧知道,她為人端莊謹慎,正常情況下,絕不可能有這樣的反應,此時定然是被那香味所惑,已經迷失了心智。

    “你推我.....推我做什么?”顧清菡依然如同夢囈般道:“你快些過來.....!”

    楊寧抬手搓了搓臉,他此時渾身上下已經是汗水淋漓,暗想對手果然是卑鄙,竟然用如此手段,這催情迷香的威力也果然厲害,連顧清菡都在短短時間內便迷失了心智,沉聲道:“三娘,你快想想,咱們侯府上下有多少人,每人每個月要多少月銀?”

    他只盼顧清菡能夠想到其他事情,轉移此刻的情欲。

    他也是盡力讓自己不去聽顧清菡那勾人的嬌-喘,腦中想著對方為何會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對方顯然是想利用催情迷香讓自己和顧清菡在這倉房之內發生媾和,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為何?

    “齊寧,你是錦衣世子,想要什么樣的女人都可以得到,可是這樣的女人,可不是你想得到就能得到。”忽聽得門外那低沉聲音說道:“我們給你制造機會,你若不好生把握,下次可就再也沒有這樣的好機會了。”

    楊寧心下惱怒,起身沖到門前,厲聲道:“卑劣無恥,你們為何要這么干?”

    “齊家三夫人美艷出眾,你瞧那身段兒,該胖的地方胖,該瘦的地方瘦,可是萬里挑一的大美人。”那低沉聲音道:“如此尤物,你若是錯過享用,這輩子可就白活了。世子,晚做不如早做,你們孤男寡女獨處一室,再加上煙雨海棠的效用,那是萬萬頂不住。”

    “煙雨海棠?”楊寧冷笑道:“你以為就憑這區區迷香,能讓我就范?”

    “咱們或許不能讓你就范,但三夫人難道不可以?”那聲音道:“莫說你是個血氣方剛的男子,就是沒了卵子的閹人,一旦吸入煙雨海棠,那也是頂受不住,你放心,這里并無別人,你們盡管在里面享受云雨之歡,我們在外面幫你們把門。你現在還沒有嘗到三夫人的味道,待會兒只要嘗到了,心里定會感謝我們,到時我們讓你出來,你只怕都不要出來。”

    楊寧手中握著寒刃,此時恨不得立時沖出門去。

    “這才是開頭,時間越長,藥效就越厲害。”那聲音慢悠悠道:“世子現在或許能頂住,但再過片刻,便是天上神仙也難以控制自己,到那時候,宛若禽獸,喪失理智,連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要無法交-合,藥性就難以接觸。”笑了一聲,“我看你們還是趁現在趕緊辦事,至少還能感受到愉悅,待會兒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就難品三夫人的味道了。”

    那人話聲剛落,就聽到外面傳來幾聲犬吠,楊寧皺起眉頭,心想怎地這些人還帶了獵犬來。

    “好燙......!”那邊傳來顧清菡酥軟難受的聲音:“我要喝水.....!”楊寧回頭看過去,隱約見到顧清菡已經摸到墻邊,坐起身來,雙手似乎正在撕扯自己衣裳,他心下吃驚,知道顧清菡此刻已經中毒已深。

    楊寧雖然保持一絲清明,但此時卻如同置身火爐子里一般,熾熱躁動,小腹處熱流滾動,他心里只想著一旦真的在這種境況下碰了顧清菡,事后顧清菡必死無疑,全力壓制自己的欲念。

    他不敢靠近顧清菡,踉蹌跑到后墻,握住寒刃,便在石墻上開始剜起來,又擔心外面聽見,十分小心。

    --------------------------

    PS:晚點還有一更,繼續求票求捧場!(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