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五十九章 蜀王世子
    楊寧循聲看去,只見到一群頭戴方帽身著藍衣的差人正往這邊涌過來,人數不下二三十人,一個個兇神惡煞,當先幾人卻是灰色勁衣,氣焰十足。

    當先一人虎背熊腰身材高大,手按腰間佩刀,在他的邊上,一名青衣小廝已經指向那黃衣世子道:“就是他,就是這小子差點傷了小公子。”

    “嗆!”

    那人拔刀出鞘,揮刀道:“大膽狗賊,無法無天,都給我圍起來,一個也不要跑了。”

    他手下那些官差如狼似虎撲上前來,瞬間就將黃衣世子等一干人圍住,黃衣世子手下那幾名頭纏白布的侍從神情嚴峻,也是拔刀在手,護衛在黃衣世子身邊。

    那虎背熊腰的大漢卻是先跑到那婦人身邊,那婦人抱著孩童,見大漢過來,就似乎是見到了救星,還沒說話,那大漢已經道:“夫人,小公子沒事吧?放心,誰要是敢動你們一根毛,老子就砍了他全家。”

    他粗言粗語,那婦人微蹙秀眉,道:“定兒沒事,不過.....不過恩公受傷了。”

    “恩公?”大漢一怔。

    夫人已經看向楊寧,道:“就是這位恩公,如果不是他,定兒.....定兒只怕已經......!”她眼圈本就發紅,此時一說起來,有些后怕,眼淚便流下來。

    大漢扭頭看向楊寧,毫不猶豫上前去,拱手道:“恩公在上,受雷永虎一拜!”便要跪下去,楊寧急忙拉住,笑道:“客氣客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但凡有些良知之人,都不會袖手旁觀。”

    他一開始見一大群人兇神惡煞涌過來,不明所以,還有些錯愕,此時已經明白,原來這幫人卻是那婦人的幫手,看他們連官差都帶過來,顯然在這京城實力不弱,自己出手只是因為不能見死不救,哪怕那孩童是個小乞丐,他也會斷然出手,卻不想竟是救了一位小公子。

    這京城高官重臣多如牛毛,隨意救下的孩子身份頗為金貴,他倒也不是特別的驚訝。

    不顧這大漢恩怨分明,一看就是個爽直性子,楊寧心下倒也有幾分喜歡。

    雷永虎道:“那回頭再好好謝恩公,我先打發了無法無天的肇事者。”一扭頭,見到灰袍人西門先生正看著自己,打量了一下西門先生的穿著打扮,立刻沉下臉,道:“你和那小子也是一伙的?”

    黑袍人神情淡定,頷首道:“不錯,閣下興師動眾,不知所為何故?”

    “所為何故?”雷永虎沒好氣道:“你眼睛瞎了?你們差點傷了我家小公子,搞得沒事人一樣,老子不給你們一點教訓,看來你們都不長記性。”伸手就往那西門先生的胸口抓過去。

    他身材高大,比之那西門先生高出一個頭來,出手倒也不慢,那西門先生并不動彈,任由雷永虎抓住了胸前衣襟,眼中滑過一絲冷色。

    雷永虎抓住西門先生前胸衣襟,用力一扯,他本以為以自己的氣力,自然是輕輕松松將這看來并不如何起眼的黑袍中年人扯倒在地,先聲奪人,殺一下那黃衣青年的氣焰,然后再過去找正主麻煩。

    孰知他這用力一扯,那西門先生竟然如同石雕一般,紋絲不動。

    雷永虎微顯詫異之色,再一次加力扯動,那西門先生依舊是動也不動,雷永虎有些氣惱,眾目睽睽之下,若是自己連這樣一個不起眼的人都無法搞定,那自然是顏面掃地,灌力于手,這一次卯足了氣力扯動,便聽得“嘶”的一聲,雷永虎竟然從西門先生衣襟上扯下一塊來。

    雷永虎怔了一下,此時終于明白,眼前這人看起來不起眼,卻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家伙。

    “喲呵,還有些本事。”雷永虎打量一番,道:“你先閃一邊去,對了,那小子,你過來......!”抬手指著被圍在中間的黃衣世子。

    黃衣世子臉上此刻已經是難看至極,冷笑一聲,也不理會,翻身上馬,一抖馬韁繩,雙腿一夾馬腹,催馬便走。

    他胯下駿馬還真不是一般的馬匹,長嘶一聲,往前沖出,朝著面前一名攔住的差役撞了過來。

    那差役大驚失色,好在反應極快,這時候也顧不得其他,往邊上閃躲過去,駿馬立時沖出人群。

    那黃衣世子顯然是覺得情勢麻煩起來,不想繼續在這里逗留,只想撇下麻煩離開。

    圍觀的人群見到黃衣世子忽然不問不顧催馬便走,驚呼起來,紛紛閃躲,眼見得黃衣世子就要撒馬而去,卻見到一道身影如同獵豹般竄出,隨即如同猿猴般竄起來,接著就聽到那黃衣世子發出驚恐叫聲,卻是被扯下了馬去,那駿馬依然往前沖出一段才停住。

    楊寧瞧見黃衣世子想要逃走,自然不會讓他如愿。

    為了救那孩童,他額頭還因此流血,一切禍源都是黃衣世子所導致,今日若是就此放過他,楊寧心中實在不爽。

    那黃衣世子沖出包圍圈之時,楊寧便已經迅速沖出,隨即從馬背上將那黃衣世子生生扯下,落地之時,楊寧更是讓那黃衣世子率先落地,而自己則是落在那黃衣世子的身上,避免受傷。

    黃衣世子落地之后,臉上顯出痛苦之色,西門先生見得黃衣世子落馬,亦是大吃一驚,身形竟然如同鬼魅一般,欺身搶上前來,探手抓住楊寧肩頭,隨即輕巧一扯,楊寧只覺得身體輕飄飄地飄開,隱隱聽到有一個聲音驚叫“小心”,似乎是女子聲音,只是沒能多想,屁股已經率先落地,竟是被西門先生丟出了數米之遙。

    西門先生的力道掌握的極好,楊寧雖然被丟開,但屁股落地,只是微有些疼痛,其他地方倒并無不適。

    楊寧身體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心下卻吃驚,這幾番下來,已經知道這貌不驚人的西門先生實在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他此刻對這黃衣世子和西門先生的來歷大是好奇,又想到剛才自己被丟開時,似乎有個女子叫了一聲,語氣頗為關切,忍不住循聲瞧過去,只見到那邊擠了一群人,亦有五六個女眷,一時間卻也不知道是誰提醒。

    袁榮此時已經搶過來,扶住楊寧,問道:“兄弟沒事吧?”

    楊寧只是皺眉,袁榮見楊寧并無受傷,湊近楊寧耳邊,壓低聲音道:“兄弟,此事還是到此為止,不宜鬧大,那.....那好像是蜀王世子!”

    “什么?”楊寧一怔,心想原來袁榮已經看出了對方的身份。

    袁榮在楊寧耳邊低聲道:“蜀王是我大楚唯一的異姓王,就是朝廷也讓他三分,這蜀王世子......咱們還是不要招惹的好。”

    楊寧先前就見袁榮有些退縮,此時心知袁榮定是早已經看出對方身份,所以才會畏縮不前,袁榮好歹也是禮部尚書家的小公子,卻對蜀王如此忌憚,想來那蜀王也確實是個了不得的人物。

    倒是雷永虎見到楊寧吃虧,沖了過來,叫道:“這賊子,還敢動手傷人......!”他雖然知道西門先生深藏不露,此時卻毫無畏懼之色,奔上前去,揮刀臨頭照著那西門先生砍下去,不過他顯然也不想傷人命,以刀背下砍,也不砍對方腦袋,而是照著對方肩頭砍下。

    西門先生一手扶著黃衣世子坐起,頭也不回,另一只手的兩指之間不知何時多了一顆石子,一根手指輕輕一彈,那塊石子直飛出去,“噗”的一聲,正打在雷永虎膝蓋處,雷永虎“哎喲”叫一聲,腳下一個踉蹌,竟然是跪倒在地,竟不能動彈。

    西門先生扶起黃衣世子,臉色冷峻,此時卻已經不似先前那般客氣,淡淡道:“凡事都不必太過,得饒人處且饒人,凡事太過,對人對己都沒有什么好處。”瞥了楊寧一眼,眸中劃過一絲冷色,“年輕人有熱血是好事,可是沖昏了腦子,只怕不明智。”

    他再不多言,要扶著黃衣世子上馬,黃衣世子卻是一臉怨毒之色,指著楊寧道:“你小子記著,此事絕不會就此罷休。”

    楊寧已經站起身來,冷笑道:“你說的沒錯,此事不會就此罷休,你現在想走,那也走不成。”竟是一步一步往黃衣世子走過來。

    四周眾人見西門先生出手,也知道這人不好惹,本以為楊寧都被人輕松丟出去,應該不敢再糾纏,卻想不到楊寧竟然還敢上前去,有人心中不由生出欽佩之心,卻也有人覺得楊寧不識時務,只怕是在自討苦處。

    “你到底想做什么?”西門先生顯然也想不到楊寧如同牛皮糖一樣甩不開,皺起眉頭。

    楊寧走到西門先生面前,不過兩步之遙,抬手指向黃衣世子,“我說過,他要道歉,向在場被他傷害過的每一個人道歉,否則他走不了。”

    “如果我們非要走呢?”西門先生淡淡道:“你覺得能夠攔住我們?”

    也就在此時,卻見得空中一道光芒劃過,隨即聽到“嗆”的一聲,一件東西落在黃衣世子那匹馬前,眾人仔細看過去,卻只見一把鋼刀竟然直直插在駿馬前面的青石地面上,刀尖沒入地面,刀身此時還在搖晃。(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