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十六章 六合
    楊寧一覺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陽光從枝葉之間投射下來,點點光線斑駁參差,抬頭望過去,卻見到林蔭茂盛,這山中景致卻也是秀美的緊,與昨夜的陰森昏暗大不相同,清新的空氣吸入口腔之中,更是沁人心脾。

    “醒了?”身后傳老木老聲音,“老夫口渴,你去找些野果充饑。”

    楊寧回頭瞧過去,雖然洞穴之內依然有些昏暗,但比昨夜清楚許多,木老盤膝坐在洞中,宛若老僧入定。

    楊寧心里罵了一句,自己也有些口渴,笑呵呵道:“老騙.....,哦,木老早,昨晚睡得可好?”

    木老并不理會,楊寧討了個沒趣,起身來活動了一下四肢,昨夜這一覺,倒是讓精力和體力得到了極大的恢復。

    他抬步正要離開,木老聲音在后面道:“小白兔,你是個聰明人,千萬不要自取禍端。”

    楊寧知道他的意思,是擔心自己逃跑,呵呵一笑,也不多言。

    山中林木蔥蔥,枯藤荊棘遍處都是,要找尋野果,也并不容易,好在他年青敏捷,在這山中穿行倒也迅捷,走出了四五里地,聽得水聲淙淙,循聲過去,發現是一條山溪,他正感口渴,到了溪邊,見溪水清澈異常,先捧了點溪水洗了下臉。

    天然無污染的水質,這樣的水,自然是痛快地喝了個夠,隨眼掃過去,溪邊不遠處還真有幾株野果樹,上面結滿了果子,只是認不出是什么品種,楊寧過去摘了幾個,入口甘脆甜美,味道真是不差。

    他心中盤算著是否趁此機會離開,這時候擺脫木老自然是絕佳的機會,可是想到木老的威脅,心中還是有些猶豫。

    那老騙子雖然滿口跑火車,聲稱已經用枯木手傷了自己的奇經八脈,但楊寧心下還是有些懷疑。

    老家伙身受重傷,楊寧很懷疑他是否真的能夠輕輕拍自己肩膀兩下便傷了自己,更為重要的是,到目前為止,楊寧根本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任何的不適。

    他眼珠子轉了轉,再不猶豫,繼續向南而行,走了不到小半個時辰,猛地心口一緊,一陣刺疼感從心口一直蔓延到肩頭。

    楊寧一屁股坐在地上,額頭冒汗,伸手按住心口,此時心臟急速跳動,那刺疼感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片刻之后,那刺疼感才慢慢減弱,等到消失,楊寧才深吸了兩口氣,目露寒光,握拳罵道:“那個老雜碎,竟真的下了狠手。”他此前還在懷疑木老是不是危言慫聽,此時再無懷疑。

    想到自己竟然被那老東西脅迫,楊寧滿腔惱恨,自責不該上山,但事到如今,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相機行事。

    他只能掉轉頭去,到溪邊摘了五六個果子,心情郁悶回到洞穴,還沒有進入洞內,便聽到里面傳來一陣怪叫,心下好奇,輕手輕腳走到洞口,向里面瞧過去,卻見到木老在地上掙扎翻滾,一雙手拼命捶打自己的胸口,如同瘋魔一般。

    楊寧嚇了一跳,暗想難道這老家伙是毒性發作?

    木老發出低聲吼叫,卻又似乎是在極力壓制自己的聲音,他先是在地上掙扎翻滾,忽地翻身而起,沖到洞內石壁邊,雙手撐在壁面,隨即竟然用自己的腦袋向石壁上撞擊過去。

    楊寧大驚失色,他倒不是不想木老一頭撞死,可是這老家伙一旦撞死,自己身上的傷可就無人能解。

    木老狀若瘋魔,撞了幾下,額頭上便即鮮血淋漓,他卻似乎根本不知道疼痛,楊寧跑上前去,叫道:“木老,木老,你有什么想不開,不能這樣對自己啊?”

    木老陡然轉過頭來,楊寧見他面色猙獰,一雙眼睛此時竟然血紅,再加上額頭向下流淌的鮮血,系著額頭的那條頭帶已經是被鮮血染紅。

    “木老......!”楊寧見那雙眼睛如同野獸般盯著自己,背脊發毛,心想這毒藥也太牛叉了吧,竟然能讓木老這樣的高手墮落成這副鳥樣。

    忽見木老猛地向前撲過來,楊寧早有準備,急忙后退,木老腳下一絆,整個人已經摔倒在地,隨即又在地上翻滾掙扎,雙手兀自捶打自己的胸口,楊寧看得驚心動魄,退到洞外,好半晌,木老才漸漸靜了下去,隨即一動不動,整個人躺在地上,就像死了一般。

    楊寧等了小片刻,才輕步進去,見木老雙目緊閉,牙關緊咬,額頭鮮血兀自流淌,一張臉卻是慘白可怖。

    楊寧抬腳踢了幾下,木老毫無反應。

    “老家伙難道真的毒發身亡?”楊寧心下一沉,蹲下身子,伸手探木老鼻息,卻發現他還有輕微的呼吸,這才微松口氣,順手在木老臉上打了幾巴掌,忍不住罵道:“你這老妖怪,自己要死誰也管不著,拖著老子做什么?”心下恨恨,又起身踢了幾腳。

    忽然之間,他目光定住,只見到石壁腳下有一本書卷攤開放在那里,心下好奇,走過去拿起那書卷。

    拿到手中,才發現是一幅畫卷,有大半還沒有攤開,這畫卷手感十分光滑,但質地明顯不是普通的紙張,卻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質所制。

    畫卷有些發黃,一看就是很有些年頭的古卷,楊寧仔細看了看,這畫卷上每隔半指寬就畫有一個赤裸人體,但是人體的姿勢卻略有不同,而且每個人體畫像身上都有縱橫交錯的線條,楊寧一下子就識出那是人體經脈圖。

    他有些好奇,這畫卷肯定是木老的東西,只是這老家伙身上帶著這幅圖做什么?

    木老此時就如同死了一般一動不動。

    這洞內昏暗,畫卷上的圖樣楊寧一時也看的不是十分清楚,走到洞口,光線明亮,這時候才發現,赤裸人體的經脈詳細至極,經脈線路大都是以黑色為主,可是每一副人體圖,卻都有極為顯眼的紅色線條。

    這幅畫卷年代極久,卷面發黃,那紅色的線條也頗有些黯淡,卻還是能夠清晰地分辨出來。

    畫卷自右向左打開,在畫卷最右方,則是用古字從上到下寫著四個大字,邊上又有幾豎小字。

    楊寧的古文功底其實不差,可是古字功底卻是淺薄得很,不過這四個大寫的古字,楊寧倒也勉強能夠辨識出來。

    六合神功!

    楊寧怔了一下,這名字倒是很為拉風,此時才知道,這副畫卷很有可能是武功秘籍,不過木老身上帶著武功秘籍,倒也并不奇怪。

    邊上密密麻麻的小字,楊寧認識的還真是不多,勉強認出“六合者,上下四方,天地宇宙”、“聚六合,積沙成堆”等等,大多數卻是認不出來。

    楊寧前世經受特訓,專門對人體骨骼經絡有過嚴格的訓練,所以此時看到人體密密麻麻的經絡線條,還真有一種親熱之感。

    第一幅圖的紅線從左手五指開始,指尖五道紅線蔓延到手腕處的一處經脈匯集起來,五線合一,自手臂經脈一直向上延續到左腋下,爾后橫至胸口,到得胸口正中一處穴道紅線便即停止。

    楊寧一眼便認出,那最終抵達胸口的穴道,正是人體最為關鍵的膻中穴。

    自左手五指至胸口膻中穴,看似不算很曲折,但是中途卻是經過了十多處穴道,每經一處穴道,那穴道就會微微加粗,顯然是讓人容易分辨出來。

    實際上這一條道路上,遍布著三四十處穴道,卻只有十幾處穴道以紅線相連接,楊寧對這十幾處穴道十分熟悉,可一時間卻也看不出這幅圖如此標示究竟是有何用途。

    他干脆將這幅畫卷完全展開,平攤在地上,實際上這副畫卷并不長,從右到左,依次有十一幅圖。

    作畫之人顯然是個丹青高手,人體圖形畫得十分逼真,十一幅圖的人體動作卻有些不相同,就比如第一幅圖,左臂微微抬起,右臂則是貼在身體上,而第二幅圖卻恰恰相反,這也是為了突出重點,第一幅圖的紅線在左臂之上,所以抬起左臂更顯突出。

    每一幅圖都有顯眼的紅線經絡,楊寧粗略掃了一眼,發現每一幅圖雖然起點不同,但終點都是通往胸口膻中穴。

    十一幅圖的起點,分別是左手、右手、兩肩、兩腳、兩只膝蓋、小腹臍下、兩眉之間以及背脊處,那背脊圖是背對閱者。

    每一幅圖紅線所經的經絡完全不同,而且所經穴道的數量也多少不一,譬如距離最遠的雙足,從足下蔓延到膻中穴,途中經過數十處穴道,而距離膻中穴最近的雙肩,所經穴道不過七八處而已。

    雖然人體圖形逼真,穴位也以黑點點出,不過上面卻并沒有標明穴道名稱,不通穴位者,自是看得一頭霧水。

    不過楊寧也知道,這《六合神功》既然是武學秘笈,那么擁有者自然都是武道行家,習武者自然對周身穴位一清二楚,即使這圖卷之上沒有標明穴位名稱,但是行家一眼便能看出圖中紅線所經過的每一處穴位。( 錦衣春秋 http://www.mlbrbj.live/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