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鄉村小說 > 香夏:小鎮情欲多 > 第74章 人妻攻略(一)
    第74章 人妻攻略(一)

    林燕倒沒問什么,馬上打了個電話給徐含蘭,不過還是很客氣的說成是張東想約她吃飯。這時張東馬上又開口說:“先說明哈,不去老飯店也不去菜園子,天天都那兩個地方,吃都吃膩了。”

    林燕把意思一轉達,徐含蘭倒是很爽快的就答應了。

    林燕把電話一放,說:“蘭姐叫你別亂跑,學校的事馬上就處理完了,一會她直接過來接你。”

    “對了,你妹呢?”張東馬上說道:“你們也一起去吧,這次不吃頓好的難平我的心頭之恨。”

    “鈴兒出去買東西了,估計一會就回來。”林燕看了看時間,雖然心念一動但還是搖了搖頭說:“算了,你和蘭姐肯定是談正經事去了,我們就不跟著湊熱鬧了。而且現在店里人手不夠,鈴鈴這幾天夠累了,一會我得讓她好好休息一下。”

    兩人說了沒幾句,天已是黃昏了。細問之下才知道林鈴的手機壞了,修了幾次一直有毛病,難怪這兩天小妮子都沒回自己信息。張東這才恍然大悟,不過話說自己一開始以為是林燕摳門,只是她拿的手機款式也很是老舊,估計她們的債務情況比自己想象的嚴重。

    林燕這個前臺的活也不輕松,沒一陣就陸續有山民進來住宿,林燕在一旁忙著登記收錢。張東立刻打起了下手,給他們拿著被褥和熱水壺,這一忙碌起來倒有點夫唱婦隨的感覺。張東好幾次淫賤的笑著,饒有深意的眼神換來的全是林燕一個個嫵媚的白眼。

    天徹底黑了,忙活了好半天剛想喘一口氣。這時門外一輛白色的小轎車停了下來,車窗搖下后徐含蘭溫柔的笑道:“怎么,打麻將贏那么多錢還滿足不了你,這會還兼職干點小工啊?”

    “蘭姐!”林燕趕忙的喊了一聲,又推著張東說:“快去吧。”

    張東打著哈欠走了過去,上了副駕駛后開始打量著今天的徐含蘭。別說,一套黑色的職業西裝裙很是得體,勾勒出成熟身材那不火辣但同樣性感動人的曲線,一頭黑發隨意的散開著,那副黑眼鏡始終透著嫻靜知性的誘惑,讓人一看就感覺心里發癢。

    車子發動了,延著鎮里的大道一直開著。一路上張東都在閉目養神懶得說話,徐含蘭一邊開著一邊若有若無的看著張東,好半天后才開口問:“你對海鮮不過敏吧?”

    “只要貴的東西,我就不過癮。”張東嬉笑著,伸了伸懶腰說:“我這人很隨意的,別人請客吃什么我都覺得香,所以這個你別有顧忌,只管往貴了點,反正是你請客。”

    “你倒夠不客氣的。”徐含蘭柔笑著:“那我帶你去個比較特殊的地方吧,蔡老爺子說話一直云里霧里的,其實這邊他還有挺多好的地方。”

    “哦,隨便。”張東倒是好奇了,那老狐貍又怎么云里霧里了,再者說關老子什么事。

    車子開上了國道,國道的一旁已經可以看見大海了。盡頭處是一處小魚村,魚村的位置處于內灣,人家雖然不多不過看起來還算富裕,海上漂浮著不少的網箱,看來這一帶也有靠養殖業致富的人群。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這邊山也靠海也靠的,就看各人的門路了。

    車子一直開到了小村的最里邊,過了坑坑洼洼的的一段土路后停在了一個小小的碼頭邊。碼頭上隱隱的燈光,旁邊已經停了幾輛小車,看樣子還是一做生意的地方啊。

    附近是個小形的魚市,不過這會沒多少人了。徐含蘭下了車,輕車熟路的朝小碼頭走去,張東一看也趕緊跟了上去。

    前邊就是一個個網箱所在的魚排,不少的魚民在網箱中間建了簡陋的木房,常年都居住在這照看自己的魚群。這里的水上人家偶爾會上岸幾次,大多也是為了采購蔬菜之類的吃用,不過大多時間都是在水上度過的,網箱養殖有著高利潤,可碰上臺風什么的又有極大的高風險,所以吃這一行飯也不容易。

    水面上有一條長長的竹走廊連著網箱,小心翼翼的走過去后只見第一個網箱養殖規模很大。木屋也建得比其他的木屋更加的整齊,黑暗的海面看不出里邊養的到底是什么,不過規模可是不小,沒多少錢可搞不起這種網箱養殖。

    木屋前一大片的開闊,住在這幾乎住別墅一樣的舒服!門前的板上一只太師椅搖著,蔡老爺子一看二人前來頓時楞了一下,馬上又呵呵的笑道:“徐校長啊,前幾天你說和我談這邊的買賣我還以為你不急么,沒想到你這么快就到了。”

    “老爺子,這也是你的好地方啊。”張東在旁笑著,左右的一看黑壓壓這一片的規模,光是建造成本就幾十萬,再加上網箱里養殖的海鮮,老頭子這一處地方沒一百多萬投進去可連個浪花都翻不起來。

    “是啊,你小子,最近感覺冤魂不散一樣,在哪都能看著你。”老爺子樂了,隨口調侃一句。

    “老爺子,我們過來吃點東西,一會順便和你談這里的事。”徐含蘭在旁很是禮貌的說:“眼下我和張東有點事要談,順便帶他來嘗嘗你這的好貨,怎么樣,這幾天有沒有網到什么好東西啊。”

    “就你賊,都找到這來了我還能說什么,我給你們做飯去,正好這幾天有釣到些不錯的海貨。”老爺子馬上喊來他的一個徒弟,跑到后邊的廚房忙活著。

    徐含蘭帶著張東走到了旁邊同樣是一個看起來是水上人家居住的木屋,不過這木屋外表刷上了油漆看起來倒是比較高檔。徐含蘭從包里拿出鑰匙,開了門后一邊開著燈一邊說:“進來吧,這邊是我家聚餐的地方,一很少用來招待客人。”

    燈一開,明亮中又帶著一絲暖意的翠綠,讓人感覺很是舒服!與其他水上人家木屋的簡陋不同,這一間裝修極是時尚。地上是平整的木地板,四周都是整齊的柜子和裝飾,燈具的設計也別出心裁,一般的窮苦人家可不敢這樣鋪張。

    小屋不大,頂天五十個平方,窗戶邊一套柔軟的真皮大沙發,另一邊則是一套簡單又感覺協調的餐桌,感覺像是個酒店的包房一樣。餐桌的旁邊還有冰箱和酒柜,真正以捕魚為生的魚民誰都不舍得弄這些高檔玩意放在這潮濕的地方。

    脫了鞋進屋,徐含蘭一邊打開酒柜,一邊輕聲的問:“喝什么?”

    “隨便。”張東一看,心里暗暗的罵娘,太腐敗了吧。一酒柜里不管白的還是洋的,什么樣的好酒都有,而且大多都是自己叫不出名字的,光這一柜子的酒都不知道得多少錢了。

    這邊徐含蘭還沒挑好呢,蔡老爺子就走了進來,笑呵呵的說:“徐校長,咱們還是先談一下這事吧。啞仔今天有空,一會他給你們燒菜吃,談完了我還有點事得去老飯店那邊。”

    “恩,好!”徐含蘭微微有些錯愕,有些猶豫的看了看張東,不過還是馬上點了點頭。

    二人坐到了沙發邊,沖了壺茶后開始談了起來。張東在一旁裝作擺弄那些柜子里的酒,不過耳朵也是豎了起來,仔細的偷聽著他們的談話內容。

    原來這網箱養殖項目是徐含蘭的老爹徐立新引進的,當時還和徐含蘭的老公一起大力扶持這個項目,不過那時這一帶的魚民很多都不討海而跑出去打工了,又哪有那么多人響應,更何況那這投資稍微一動就是幾十萬,這偏僻的小地方根本接受不了這新的養殖概念,沒人愿意拿那么多錢來冒險。

    項目和技術風風光光的引來就這樣擱淺那未免太

    丟人了,情急之下徐立新四下拜會這些鎮里的有錢人。最后總算有老爺子和另一個做海鮮加工的老板動了心,試探性的投了一些錢進來。

    不過那點錢搞不成規模,情急之下徐家拿出了家底和老爺子一起投資,搞了這個規模最大的網箱養殖。雖然中間有些變故,但好歹是有驚無險,在充足的技術扶持下沒多久就見了盈利,這才吸引了其他投資者的目光。

    當年兩家一起一共投了一百八十多萬,徐家占了大頭不過這里一直是老爺子在打點,雙方的利潤一直是平分的。而這網箱養的全是一些章紅魚之類比較貴的魚種,主要是以鮪魚為主,也有不少的三文魚。所以加上網箱里養大的魚群,這個魚排眼下的價錢翻了一倍還不只。

    操,這么多錢哪來的,張東心里暗罵著,這小鎮窮歸窮,可該富的人還是富。

    事情的來龍去脈搞清楚了,老爺子這一走還真不打算回來了,不只是老飯店菜園子,包括這魚排的股份他都想出手。一輩子在這扎根,他的產業零零散散的,多得不只張東看到的這些,什么竹林之類的更是數不勝數。

    眼下他想把這魚排的一半股份賣掉,開的價是一百五十萬,如果賣給徐家可以是一百二十萬。不過徐立新的意思是這魚排的價格還沒漲到這地步,價格上來說有些高了,一時這些事都是有些談不攏。

    張東百無聊賴的在旁抽著煙,打量著眼前這個穿著褲衩背心的糟老頭,沒想到他家底居然這么厚實啊。城里穿西裝人五人六的那些兜里都不一定有幾百,套個名牌西裝沒準還是賣保險的。

    老頭子這才真的是悶聲發大財的榜樣,不顯山不露水的,隨便露露都能讓人春心蕩漾了。

    談了一會,還是沒個明確的結果。老爺子有事在身只能無奈的先告辭了,臨走的時候還招呼張東一定要吃好喝好,仿佛他才是請客的人一樣。

    老爺子前腳一走,啞仔就把菜端了進來!近海的人家吃海鮮都簡單,就是圖一個鮮字,要的只有食材最本質的鮮美,所以這一桌海鮮做法都比較清淡,不過看起來還是滿昂貴的,就沖中間那道野生的大龍蝦,肥美得讓人垂涎三尺。

    “坐吧。”徐含蘭嘆息了一聲,馬上招呼著張東。

    看來這是她家私人活動的地方了,平日估計都是用來請客喝酒,這當官的還真會享受。徐含蘭開了瓶全是洋碼子的紅酒,不過張東一點興趣都沒有,這燥熱的天喝洋酒白酒更不舒服。

    吃海鮮哪有喝紅酒的,真沒品位。張東從冰箱拿出了啤酒,一看她還用高腳杯倒紅酒頓時更是鄙夷,就是看不起你們這些當官的,不裝B能死啊。( 香夏:小鎮情欲多 http://www.mlbrbj.live/14_14929/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