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鄉村小說 > 奪妻:蝕骨柔情 > 第60章 誰非禮誰
    安允諾撫摸著她額前的碎發低聲問道:那你想不想讓它好。

    夏天睛點了點頭,安允諾輕輕在她唇上吻了一下笑道:想讓它好,那你就從了我吧!說完他就去退她身上的衣服,夏天睛瞬間明白過來,連忙掙扎起來,安允諾,你放開我,你再不放開,我就告你非禮。

    安允諾聽完笑了笑,到底是誰非禮誰啊。

    夏天睛睜開眼睛一看,這才發現不知什么時候他們的位置調換了過來,她此刻正以尷尬的姿勢趴在他身上,夏天睛氣的滿臉通紅,她剛想起身就被安允諾抱住,她憤怒的看著他,你于什么門放開我。

    安允諾望著她微微敝開的衣領,只見她飽滿的雙峰呼之欲出,夏天睛見他直盯著自已,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已的衣領大開,春光正在乍泄,她連忙捂住胸口,看著他咒罵道:色狼。

    安允諾聽完笑了笑,緩緩將伸手伸進她的衣服里,夏天睛感覺到背上傳來一陣溫熱,她剛想回頭,就被安允諾吻住了,她掙扎了幾下,卻怎么也抵不過安允諾的力道,安允諾一只手緊壓著她的頭一只解開她內衣上的鐵扣,夏天睛只覺的胸前一松,她還沒反應過來,身上的衣服連同胸衣一并被安允諾脫了去,安允諾望著她胸前的豐盈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在她耳邊呢喃道:夏天睛,你真的不記的我了嗎。

    夏天睛迷迷糊糊的聽著他的哄語,點了點頭。

    安允諾見她點頭,失望的說道:不記的我沒關系,這次我會讓你記住的。說完他低頭吻了上去,夏天睛全身無力的躺在床上,她感覺自已的身體

    好像不是自已的了,安允諾的吻就像棉花一樣輕柔的掃過她的臉頰,最后落在她柔嫩的雙唇上,他用力吮吸著她嘴里的芳香,舌尖纏繞著她的久久不放,直到她的嘴唇紅腫的不像話,他才依依不舍的離開沿著下巴一直吻向下。

    夏天睛無力的低喃了幾聲,安允諾滾燙的吻在她顧脖間留下一道道紅印,她緩緩將手環在他脖子上,安允諾饑渴的輕咬著她胸前的豐盈,引的夏天睛全身一陣顫膩,她忍不住的呻吟了幾聲弓起身迎合他,手指穿換在他發間低喃道:紹謙,你輕點,我好痛。

    安允諾原本還在想她怎么變主動了,沒想到她競然叉把他當成了洛紹謙,他氣的一把拉下她的褲子,強硬的分開她的雙腿,毫無前兆的長驅直入,夏天睛痛的失聲叫了出來,她一把抱緊他,這才看請趴在她身上的人是安允諾,她呆了呆,淚水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安允諾望著她臉上的淚水,一臉怒氣的看著她,夏天睛,你給我看清楚,我是安允諾,不是洛紹謙。

    夏天睛呆呆的看著他,安允諾見她不語,正想起身,夏天睛一把抱住他哽咽的說道:對不起,允諾,我再也不會叫洛紹謙的名字了。

    安允諾聽到她叫自已的名字,驚喜的抬起她的下巴道:你剛才叫我什么?

    允諾。

    你再叫一遍。

    安允諾。

    安允諾興奮的在她臉上又親又吻,看著她哽咽的說道:你知道我等你叫我的名字,等了多久嗎。

    夏天睛緩緩搖了搖頭,安允諾輕輕撥開她額前的碎發在她額前吻了一下,笑道:算了,這個已經不重要了。說完他低頭看著自已身體的結合處柔聲問道:還疼嗎。

    夏天睛搖了搖頭。

    真的不疼。你刷才叫的可厲害了。

    夏天睛聞言羞澀的將臉埋在他顧窩里,安允諾緩緩挪動了一下身體,夏天睛輕呼了一聲,安允諾看著她埋怨道:還說不痛,都這樣了。

    他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向浴室走丟,夏天睛錯愣的看著他,安允諾緩緩打開水龍頭,放了滿滿一缸熱水,將她抱到浴缸里,拿起洗澡棉輕摧的抹著她的身體。

    夏天睛還是第比一基次尼讓小一說個網男首人發為她洗澡,她連忙奪過安允諾手里的洗澡棉道:我我自已來就可以。

    安允諾看著她沒有松手,他輕輕撩起她的頭發,柔聲說道:別動,今天就讓我為你洗。說完他拿起沐浴露倒在洗澡棉上輕輕搓了起來,夏天睛雙臂緊緊圓在胸前,安允諾看了她一眼,緩緩拿開她的手,望著上面被自已咬紅的地方,心里一陣疼痛,對不起,我把你弄痛了。

    夏天睛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已胸前紅腫的地方,緩緩說道:沒關系,我不怪你。

    安允諾聽完她的話,心里一陣苦澀,他快速的給她洗完澡,拿起浴巾囊住她的身體,將她抱回臥室,看著她道:你等我一下,我去買點藥回來。( 奪妻:蝕骨柔情 http://www.mlbrbj.live/14_149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