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 正文 793 大紅大紫
    小眼男子突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低頭看著江曉,道:“你想死?”

    江曉坐在沙發上,輕輕的點了點頭,動作輕的仿佛擔心驚擾了對方一樣,開口道:“不怕死,怕不死。”

    這樣的回應,卻是讓小眼男子的笑容漸緩,他緊緊地盯著江曉,房屋之中陷入了一片沉寂。

    幾秒鐘之后,江曉不屑的笑了笑,道:“又一個軟骨頭,果然是一路貨色呢。”

    小眼男子似乎是忽略了江曉那挑釁的話語,開口道:“孩子,你會得到你想要的東西的。”

    只放狠話,沒有明確表示?

    江曉“哼”了一聲,道:“像你這樣的慫貨,你們組織還有11個?”

    小眼男子沉聲道:“三天后,除夕夜,那是你們華夏的新年。”

    “是啊!”江曉當即點了點頭,說道,“新年就必須見紅,預示著我在新的一年里大紅大紫,你挑個地方吧。”

    小眼男子定定的看著江曉,看著江曉那無所畏懼的模樣,小眼男子當然感受到了江曉的自信,又或者是自負。

    同一時間,江曉的呼吸稍稍有些紊亂,凈淚與域淚混雜的雨夾雪中,在江曉的感知之中

    在g7居民樓的樓頂處,在那通往天臺的樓梯門口處,突兀的探出了一個手掌。

    那手掌,接住了點點雨滴,接住了那濕漉漉、迅速融化的雨雪。

    也許,那手掌的主人是在思考著什么,又或者,那手掌的主人是在感慨著什么。

    正常人,誰會在深更半夜,藏在樓道里,站在天臺門口看雨夾雪?

    701室中

    “你活不到那一天了。”小眼男子說著,身體瞬間破碎開來,化作了點點星芒。

    幾乎在同一時間,江曉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韓江雪按在江曉腿上的手,突然抓空,她面色一驚:“江曉!?”

    而在樓頂的天臺之上,江曉在出現的一瞬間,一發鉆石沉默甩了出去。

    呯!

    江曉再次閃爍,站在層層的雨夾雪中,看向了那通往天臺的樓道口處,看到了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

    并不是之前的小眼男子,而是一個曾經出現在他資料紙上的人。

    他的五官幾乎都改變了,除了那一雙精芒四射的小眼睛。

    “哦,艾什艾什艾什”江曉搖了搖頭,眼中盡是熾熱的光芒,那冰冷的雨夾雪淋在他的身上,也澆不滅他那顆暴躁的心。

    江曉那臉上的笑容,既興奮又殘忍:“大紅大紫,我等不了三天了。”

    下一刻,一個正在上層雪原中趕路的誘餌,瞬間消失不見。

    而在江濱市,花園小區g7幢1號樓的天臺上,一個誘餌江曉突兀出現,二話不說,殺向了樓道。

    天臺樓梯口處,艾什面色極為難堪,嘴角處向外流淌著一絲鮮血,身子迅速向后撤去,而在他行動的一剎那,面色更加驚愕了,那永遠精芒四射的小眼睛中,透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艾什發現,自己的動作速率變得無比緩慢,周圍的空氣無比粘稠,仿佛被禁錮了一般,明明是在陸地上,那阻力卻仿佛讓他身處深海之中。

    沉默,是阻止區域范圍內的星武者使用星技,而不是禁止范圍內出現星技。

    誘餌江曉,在本質上,是星技!

    只見誘餌江曉一頭扎進了樓道之中,在進入其中的那一刻,也跌入了沉默領域之中,誘餌江曉的速度驟降,但他并未有任何遲疑,標準的格斗式、緊握著拳頭,立刻轟了出去。

    出乎江曉的意料,艾什不退反進,在頭腦被接二連三的沖擊之下,他依舊迅速冷靜了下來,從容應對敵人。

    而這樣的不退反進,顯然也收到了奇效。

    任何一名星武者,在面對這種情況,當然會后退,無論是逃跑還是重整旗鼓,都是最佳的選擇。

    所以誘餌江曉追殺了進去,而艾什的第一個傾向性動作也的確是后退,但是在下一秒,艾什便一手摸向了腿側,另一只手緊握成拳,由內而外,用手腕撥開了江曉擊出的一拳。

    鉆石·沉默領域之中,兩人的速度同樣的緩慢,而艾什的思維,也有些僵滯,在墻里打擊效果之下,他的頭腦不可避免的被砸的有些昏沉。

    這一刻,江曉仿佛看到了一臺殺戮機器,一個不需要頭腦反應、全憑借身體的肌肉記憶、靠著身體的自然反應、憑著對戰場極端敏銳的直覺,自主運行的一臺殺戮機器!

    誘餌江曉的右拳被格擋開來,他的左臂下意識的收在臉側,提起左膝。

    而艾什從腿側抹過的手掌中,一片寒芒閃爍,匕首如毒蛇般探出,卻是瞬間脫手!

    呲!

    鋒利的匕首,直接刺進了毫無星技的誘餌江曉體內,連根沒入,自下而上,精準無比的刺進誘餌江曉的心臟部位。

    短短的一刻間,一個回合,兩個動作。

    這其中包含的卻不僅僅是這兩個簡單的動作,而是一場激烈而復雜的博弈。

    反應、選擇、技藝、身體。

    僅僅一個回合,卻可以將一名敏戰那刻苦訓練的一生,都展現的淋漓盡致。

    艾什贏了,贏得很徹底。

    所以,這就是化星組織正式成員的實力么?

    艾什咧了咧嘴,似乎是要發出一道笑聲,但在沉默領域之中,這樣的行為卻被禁止了。

    他的動作極為連貫,盡管緩慢,但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僵滯,只見他一手握著匕首柄,一腳蹬開了身前的誘餌江曉,將誘餌江曉的尸體向那天臺上踹去。

    與此同時,艾什借著力道,腳下也用力,向后仰去。

    艾什展現出了他極其強悍的一面,江曉卻也同樣不差,一發沉默如期而至,直接覆蓋在了樓梯之上。

    幾乎在同一時間,又一個誘餌江曉突兀出現,而那軟躺在樓道口處的誘餌江曉尸體,也瞬間消失不見。

    而這新出現的誘餌,卻是站在了艾什下方的樓梯上。

    迅速后退的艾什,突然感覺到身子一輕,周圍的空氣似乎不再有所禁錮!

    是的,這不再是鉆石沉默,而是鉑金沉默!

    同樣可以給人沉痛的打擊,同樣攪亂著艾什體內的星力,讓大量的星力瘋狂亂竄,暴躁不堪。

    但卻再沒有禁錮效果了。

    從鉆石沉默領域中,進入鉑金沉默領域中,這小小的速度變化,讓艾什有了片刻的不適應。

    而江曉一路走到今天,大大小小的戰斗不計其數、經歷的戰場繁雜龐多。

    對于創造機會和把握機會的能力,江曉這名戰士,早已經得到了世人的認可。

    速度上的突然變化,給艾什帶來了小小的不適,對于江曉來說,就已經足夠決定勝負了!

    下方臺階上,誘餌江曉一肩膀撞向艾什,在對方尚未反映過來的一剎那,直接將他撞了回去,撞向了樓梯口,也撞向了天臺。

    速率剛剛恢復正常的艾什,再次一頭扎進了鉆石沉默領域之中,速度驟降,但與此同時,也無處借力。

    身后將他撞翻的誘餌江曉,甚至在半空中,還惡狠狠的推了艾什一把。

    轟隆隆

    漆黑的冰雨夜里,傳來了陣陣雷聲。

    伴隨著電閃雷鳴,是一路追隨著艾什的沉默領域。

    冰冷的雨夾雪傾盆而下,艾什的身影被撞出了樓道,在天臺上翻滾著,激起了一片雪水。

    不遠處,已然后退的江曉,腳下踩出了眷戀光環,層層域淚感知著城市內的一切,唯獨在艾什身體的正上方,那雨夾雪,變成了滂沱暴雨。

    直徑八米的傷淚,沖刷而下,籠罩了艾什的身體,也覆蓋了艾什周邊的沉默領域。

    樓道口處,誘餌江曉緩緩的爬了起來,一手撐著門框,望著門外,那在雨夜中被瘋狂洗禮、燃燒著生命的艾什。

    不遠處,本體江曉抹著濕漉漉的臉蛋,身子微微顫抖著,腳下的眷戀光環急速轉動著。

    鉆石沉默,銜接的如此巧妙。

    而那在傷淚暴雨中的人,在地上緩慢的打滾,竭盡全力向外翻滾、爬行,試圖爬出那沉默領域,但是那速度卻又如此的緩慢。

    艾什一手死死的抓著自己的頭顱,睚眥盡裂,張大了嘴,模樣凄慘的喊叫著,但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接二連三的鉆石領域,一次次的轟砸著他的身體,也一次次將他禁錮其中。

    艾什無法出聲,但卻有能出聲的人。

    冰冷的雨幕中,一道閃電劃過,照亮了天臺上和樓道里的兩道人影,照亮了他們那一模一樣的面龐。

    兩道一模一樣的聲音,重合在一起,穿過層層雨幕,從兩個不同的方向傳了出來:

    “索菲克,不是我殺的。”

    “他是我抓的,因為有人比我更有資格動手。”

    “你,是我殺的。”

    “你說你挑錯了人,一會兒見到索菲克之后,記得把這句話也帶給他。”

    冰雨滂沱,雷電交加。

    那在傷淚與沉默領域中,那個無聲無息的哭喊慘叫的人,一頭栽倒在地,似乎再沒有半點力氣掙扎,崩潰到再無半點反抗之意。

    他的呼吸漸漸的漸弱,生命急速流逝,直至消耗殆盡。

    艾什,被沉默禁錮,被傷淚活活澆死了( 九星毒奶 http://www.mlbrbj.live/11_1131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