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不朽凡人 > 正文卷 第六百五十七章 仙界第一惡人
    被人期待了多少年的諸神塔終于關閉了,但這并不是結束。傳聞從諸神塔中流出來超越九品的仙器就有三件,除此之外,還有各種頂級的功法和系列寶物。

    一些勢力低微的宗門主動讓出這些已經泄露的寶物,勢力強大的宗門則是雄心勃勃的準備再進一步。而更多的殺伐因為諸神塔的關閉才剛剛開始,這些殺伐無一例外的都圍繞著諸神塔中出來的寶物。

    同一時間,被太上天欽使挑選出來的天才弟子更是人人羨慕。所有的人都清楚,這些人進入太上天的天才,任何一位將來都是最頂尖的大能存在。

    除了這些進入太上天的天才,出名的還有另外一個人,那就是莫無忌。傳聞莫無忌現在是實打實的八品丹帝,他通過遮乾丹從諸神塔中易容出來,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

    但關于莫無忌的傳聞可并不僅僅是這些,整個仙界的人都知道,大劍道的黃殺在要殺莫無忌的時候,諸神仙宗的零麓南出手救了莫無忌,將黃殺趕走。可是莫無忌心狠手辣,在和零麓南離開的時候,遇見了一件上古寶物,結果莫無忌暗算了零麓南,將這件寶物搶走。

    這件事早已傳遍整個仙界,任何息棧和仙樓都能聽到這種傳聞。

    定坡仙城,這是羅凌仙域的頂級仙城之一。懸河仙宗就在定坡仙城,當年問瀾女帝懸河證道,在這里創建了懸河仙宗。

    懸河酒樓就是定坡仙城的第一酒樓,傳聞當年問瀾女帝曾經在這里喝過酒。而且懸河酒樓的懸河仙釀,也的確是仙界最出名的幾種仙酒之一。

    所以無論是路過定坡仙城的,還是周圍宗門或者是定坡仙城居住的仙人,都喜歡來懸河酒樓坐坐,叫一壺懸河仙釀喝一口。哪怕叫不起最好的懸河仙釀,也要叫一壺差點的。

    所以懸河酒樓的一樓大廳,每時每刻都是人滿為患。今天這里一樣是人滿為患,此刻正有一名尖嘴猴腮的仙人吐沫橫飛說著諸神塔的事情。此時他剛剛說完莫無忌暗算了救他的零麓南,奪得頂級法寶的事。

    “應該不會吧,我聽說那莫丹師很重情重義。侖采大帝因為殺了他的幾個伙計,他甚至和侖采大帝鬧翻了,這種人怎么會暗算恩人呢?”旁邊有人有些懷疑的說道。

    瘦猴呵呵一笑,“這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更何況,在那種超越九級仙器的誘惑下,又有幾個能抑制得住自己的貪念?雖然我們鄙視那個莫無忌的人品,也羨慕他的收獲啊。”

    “羨慕倒是不至于,不過這個姓莫的的確是一個人渣。我剛剛從諸神仙域回來,我就說一件我親眼所見的事情。”一名滿臉橫肉的大漢站了起來。

    大廳中的諸人立即都安靜傾聽,這大漢很是享受這種矚目的過程,他心里享受,臉上卻冷厲的說道,“當初我親眼看見此人在天塹仙樓救了靜心庵的師徒,當初我還為莫丹師鼓掌叫好,他做了我不敢做的事情,后來我才明白他的意思……”

    “什么意思啊?”

    “靜心庵的圓意前輩好歹也是一個接近大仙帝的強者,就是受傷又豈能隕落。可是她莫名其妙的隕落了,然后圓意前輩的弟子素夕就跟在了莫無忌身邊。可惜的是,因為那大坤佛燈,素夕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失蹤。”大漢憤憤不平的說道。

    “你是說莫無忌為了大坤佛燈,暗算了素夕和靜心庵的圓意前輩?”有人驚聲說道。

    大漢嘆了口氣,“不是我說的,現在所有的人都知道,那莫無忌為了大坤佛燈,下手狠毒,連素夕那么可愛與世無爭的小女孩也下得去手。你奪走大坤佛燈也就算了,何必要殺人呢?”

    “這件事倒是真的,我也聽說過了,莫無忌為了大坤佛燈,的確是殺了素夕師徒。”旁邊又有人符合道。

    在大廳邊角處,一名女子握住了手中的酒壺,氣的臉色蒼白。她絕對不相信莫無忌會做出這種事情,沒有人比她更清楚莫無忌的秉性。如果不是莫無忌,她寒青茹尸骨早寒。

    她不敢站出來幫莫無忌說話,她知道一旦她敢站出來說話,她一個毫無背景的小金仙散修,會被人吃的骨頭渣子都沒有。

    “我不大相信,莫師兄我也接觸過,絕對不是這種人。”一個突兀的聲音站起來說道,打斷了眾人的議論。

    那大漢正想發飆,當他看清楚站出來說話的人是誰的時候,立即將發飆的話咽了下去。

    開什么玩笑,眼前的這個女子可是飄花仙谷的沈沐晴。和飄花劍谷這種大宗門相比,他就是一個小小的螻蟻。

    大漢不敢說沈沐晴,不代表別的人也不敢說沈沐晴。一個同樣冰寒的聲音打斷了沈沐晴的話,“你不相信是你的事情,不代表他莫無忌沒有做過這些。”

    說話的一樣是一個女子,這名女子美目英武,渾身氣息磅礴,實力比沈沐晴要強的太多。

    沈沐晴秀美微微蹙起,她認識這人,敖虞璐,龍族的弟子。龍族在西塹海一脈被人血洗后,西塹海一脈的龍族弟子四處分散,幾乎和散修沒有什么區別了。

    盡管如此,也沒有人敢小看龍族弟子,龍族可不止有西塹海一脈。

    “虞璐師姐,有時候沒有親眼看見的事情,最好不要妄下結論。莫師兄光明磊落,為人我也見過,不是那種卑鄙小人。”沈沐晴平靜的說道。

    “哈哈,光明磊落……”敖虞璐忽然哈哈大笑,她的眼里只有仇恨,哪里有半點笑意,“沈沐晴,如果有人殺了你全家,殺了你全宗,你還會說那個人光明磊落嗎?你還會覺得那個人不是卑鄙小人嗎?”

    沈沐晴更是皺眉說道,“虞璐師姐,我很是同情西塹海的遭遇,可莫師兄才什么修為?說話有時候要講究事實。”

    敖虞璐一字一頓的說道,“我說的就是事實,當年我西塹海被滅門的時候,我正好回到西塹海。我親眼看見一身鮮血的莫無忌從西塹海傳送門出來,那個傳送陣是通往我西塹海宗門所在地的。而且,他身上的血全部是我龍族弟子的鮮血,那種氣息我永遠也忘不了。”

    對莫無忌,敖虞璐的確是忘不了。她最初并不知道和她碰面的人就是莫無忌,但莫無忌的修為雖然低,可人家是七品丹帝,僅僅憑借一個七品丹帝的身份,就已經在七大仙域出名了。她敖虞璐想要不知道都不可能,也正因為知道了當初從龍族出來的人是莫無忌,她才發誓要尋找莫無忌報仇。

    沈沐晴沒有說話,這些事情她沒有看見,她懷疑其中肯定有緣故,現在人家敖虞璐親眼所見,她沒有看見,就算是辯駁也無從辨起。

    “是的,他莫無忌的確是修為底下。可他是一個七品丹帝,一個七品丹帝請人去屠殺我龍族終究是有機會的。更何況,一個七品丹帝還能用毒。沈沐晴,你還敢說莫無忌和我龍族的事情無關?”敖虞璐咬牙切齒。

    如果莫無忌知道這些,那可真是冤枉死了。當初他不但沒有出手殺龍族,相反還救了龍族的兩個漏網之魚。再說,他成為七品丹帝,那是后來的事情,在龍族的時候,他距離七品丹帝還差的遠呢。

    “我也相信那莫丹師的歹毒陰狠辣,蜃蒙山在通緝莫無忌的時候,不是說莫無忌喪心病狂,連修真界的蜃蒙山都滅掉了嗎?這種人什么事情干不出來?”

    “唉,實在是太兇殘了,殺恩人,殺小女孩,為了修煉簡直不擇手段。難怪能年紀輕輕就跨入七品丹帝,可見此人的七品丹帝是血淋淋的堆積啊。”

    “哼,如果此人在這里,我里融哪怕再不是對手,也會出手。我輩修仙是為了什么?仙道乃是正義道,現在仙界烏煙瘴氣,就是被這種垃圾人渣攪合的。”

    ……

    大廳中的議論不斷,莫無忌此刻早已成了罪惡的源頭,仙界第一惡人,議論的這些人都成了正義的化身。

    再之后,什么莫無忌**師妹、什么莫無忌為了搶奪師父的傳承,暗算了自己的授業恩師,什么莫無忌喜歡用仙人的元神修煉等等都出來了。

    寒青茹強行忍住了站起來解釋的沖動,她決定去諸神仙域。哪怕去諸神仙域對她這個小小的金仙來說,是不可想象的旅途,也無法阻止她要去尋找莫無忌的決心。

    她相信莫無忌不是這種人,這個時候,莫無忌需要的是友情,而她們幾個進入仙界后,對他并沒有多少幫助。

    她更是清楚,這些傳聞絕對不可能只在定坡仙城,可以肯定,整個仙界都在傳聞莫無忌的事情。

    ……

    莫無忌驚悸的看著身側不遠處的一小塊刀刃殘片,心里依然有些后怕。如果不是他也算是精通陣道,就中招了。這個刀刃殘片中蘊含著強大的神通氣息,莫無忌沒有在意,準備撿起來的時候,發現了一道隱匿到幾乎看不見的陣紋,這才趕緊縮手。

    誰能想到一塊法寶殘片,也是鎖仙陣中的陷阱?這里有大戰,留下一枚殘片不是很正常嗎?這簡直太坑人了,莫無忌決定從現在開始到出去,就算是遇見了五行珠他都不撿。

    莫無忌剛剛想到這個,他就真的看見了一枚珠子。珠子足足有兩個拳頭大,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種淡淡的水屬性氣息。

    (請求和支持,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

    (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17-03-15 09:04:04( 不朽凡人 http://www.mlbrbj.live/0_654/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