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完美時代 > 第一卷 恰同學少年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實現三方共贏
    在技術宅的眼里,李牧簡直是硅谷最可怕的強盜與匪徒,但是在資本家眼里,他們認為谷歌錯誤了這么久,終于在這件事上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技術宅們對資本操作本來就不夠敏感,很多時候都是資本家在推動著他們向錢看,像谷歌這樣的公司,拉里·佩奇本身就不是一個玩資本的專家,所以早期在資本操作上一直是后知后覺,硅谷其他的由技術宅創建的企業也都是一樣。

    資本運作,是一家企業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會有機會去接觸、學習的東西,就像是一棵技能樹的上層技能,一路點技能點上來,才會觸發這個技能,硅谷許多公司的創業軌跡都是如此。

    不懂資本操作的創業者,創業路線往往只是單一的加法,就像是張三開了一家烤串店,發現生意非常好,于是自己攢錢開了第二家分店,開到第四家的時候,張三覺得已經發展到極致了,再開更多分店,自己的精力也完全顧及不過來。

    這時候,資本家就會找上門來,先告訴張三資本運作的方式,然后給張三一筆快速發展的資金,讓張三打造一支專業的運營團隊,然后利用資本進行快速裂變,四家變八家、八家變十六家、十六家變三十二家……

    李牧逼迫谷歌收購幾乎等于空殼公司的muye&baidu,其實就是給了谷歌一個資本層面裂變式發展的機會,只不過,想得到這個機會,就必須要付出成本,33.3%的股份,就是門票。

    這從性質上來說,有點像明星的經紀公司和藝人之間的關系,實力強大的經濟公司有能力捧一位藝人出道,并且把他打造成一個頂尖明星,但前提是藝人必須與經紀公司簽訂條件苛刻的長約,甚至將大部分收入所得都交給經紀公司,看起來是有些苛刻,但實際是雙方都認可接受的合作協議,個別明星火起來就扭過頭跟經紀公司打官司、希望提前結束長約、獲得自由,這其實純粹就是契約精神缺失的一種體現。

    好在李牧與谷歌之間,不存在反悔、毀約的可能,只要簽字生效,牧野科技就會成為谷歌的股東,而他也會遵守契約精神,幫助谷歌進一步在非中文搜索市場發展壯大。

    舉個再恰當一些的比喻,李牧就是二戰后的美國,發展快速、資本雄壯;谷歌就是二戰后的日本,曾經輝煌過,但眼下正處處被美國制裁,翻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忽然在某個時刻,美國決定不再制裁日本,而是與日本合作,這就給了日本一個顛覆命運、快速翻身的機會。

    硅谷的技術宅們不懂這一點,但拉里·佩奇作為吃過苦頭的人,已經深刻的意識到了這一點的重要性。

    ……

    雙方的法務團隊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這次并購合約條款的打磨,隨后,李牧和拉里·佩奇決定,共同在燕京舉行一個隆重的簽約儀式。

    隆重,是雙方各自相同的心理需求。

    李牧想讓簽字儀式隆重一些,是因為他要借這個機會,向全世界的技術宅、創業者釋放一個信號,這個信號的具體內容是:第一,如果我要打你,你絕對打不過我;第二,如果你向我跪下,你不僅不會挨打,反而會得到更多;

    拉里·佩奇想讓簽字儀式隆重一些,是因為他要借這個機會,向所有的資本方釋放一個信號:不要再像前段時間那樣一直看衰我了,我現在是有大哥的人了,大哥的資源會讓我快速發展,將來大哥有可能是世界第一,那我也有可能是世界第二。

    既然是要隆重一些,那么自然是需要邀請各路媒體到場,牧野科技做東,在燕京國際會展中心包下了整個主展廳,數千平米的面積用來做發布會,至少能容納幾千名觀眾以及各路媒體記者。

    全世界所有的it媒體、高新產業媒體以及金融媒體都收到了牧野科技的邀請,甚至還邀請了許多國內外企業的創始人、股東以及高管。

    合約條款協商的時候,李牧并沒有把robin以及百度的任何一位管理層帶進來參與協商,這是因為,在李牧眼里,雖然muye&baidu是兩家公司合資的企業,但牧野科技畢竟是持股90%的大股東,而且百度曾經與牧野科技簽過一致行動人協議,放棄了自己10%股份對應的投票權,所以這家公司的任何戰略規劃以及方案制定,都由牧野科技全權做主,這樣的話,沒有必要再多邀請一方進來添亂,百度只需要安安靜靜的等賺錢就可以。

    不過,當開始籌備簽約儀式流程的時候,李牧還是決定把robin也邀請到現場,作為muye&baidu的第二簽約代表,與自己一起同拉里·佩奇簽約。

    雖然實際的運作百度不能插手,但是收獲成果的時候,李牧不能把百度丟到一邊,簽字儀式也是百度的一個戰略成果,而且公司名字都是以牧野科技和百度共同命名的,那么代表muye&baidu這家公司的簽約代表,就不能只是李牧一個人代表,這是對合作伙伴的一種尊重。

    當robin接到李牧的邀請時,他先是沒反應過來,片刻后才開口婉拒道:“李總,簽約儀式您一個人代表muye&baidu就足夠了,我就不跟著添亂了,不過您放心,這么重大的事情,我一定會到場。”

    對robin來說,他其實也希望能夠在這次的簽約儀式露個臉,但作為一個搭車賺大錢的乘客,他心里也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總覺得自己悶聲發財就已經很好了,沒必要再去跟李牧搶光環,所以才婉拒了李牧的邀請。

    但李牧卻堅持道:“robin,這是你在西方資本面前露臉的好機會,你要知道,百度作為一家在華夏市場發展的企業,需要保證在西方資本面前的曝光度,有的時候,企業的估值不一定全是企業自身決定,還有資本的追逐,一塊錢的東西,只要能讓資本搶起來,價值就有可能突破一百,相反,一百塊的東西,如果資本態度冷淡,那他甚至還值不了一百。”

    robin其實本來就很想答應,婉拒也只是出于對李牧的尊重,但沒想到李牧還是勸他答應,于是他思考片刻,感激的說:“我明白了李總,謝謝您的關照,那我就都聽您的安排了。”

    李牧滿意的點了點頭,道:“當天的簽約,最主要的是我們在簽約儀式之前的演講,演講我也給你安排了時間,到時候谷歌的拉里·佩奇作為并購方,由他先發表演講,然后你跟我作為被收購方的代表,輪流發表演講,到時候你的演講時間安排在我之前。”

    “好的李總,我一切聽您安排。”

    robin說著,心里對李牧更多了幾分感激,他清楚李牧這么安排的用意,讓拉里·佩奇先發表演講,是因為拉里·佩奇是甲方,理應在先,而李牧讓自己在他前面,應該是擔心自己在他后面演講的話會遭遇冷場。

    李牧又道:“因為我是牧野科技的董事長,擁有牧野科技的絕對控股權,而muye&baidu又是牧野科技絕對控股的子公司,所以按照法理來說,我應該作為muye&baidu簽約的實際代表,所以實際的合約,我會提前跟拉里·佩奇在私下里簽署,到時候,我們現場的簽約儀式只是走個形式,所以我們現場的合約上會有三個簽名落款處,谷歌是甲方,有一個簽名落款處,我們是乙方,有兩個簽名落款處,一個是留給你的,一個是留給我的,在現場的時候,我們簽三份協議,然后互相交換,簽字儀式就算完成了。”

    robin忙道:“李總,我明白了。”

    李牧嗯了一聲,道:“還有一件事,是有關資本操作的。”

    robin道:“您請說。”

    李牧道:“簽約儀式完成之后,muye&baidu會正式被谷歌并購,然后牧野科技會在非中文搜索的領域給谷歌開閘放水,谷歌的估值必定水漲船高,而牧野科技和百度都是谷歌的股東,牧野科技持股29.97%,百度持股3.33%,這樣的話,牧野科技和百度的估值也都會跟著往上漲,谷歌的估值短時間內回到100億美元以上是必然,站到150億美元的線上也用不了太久,如果持續從牧野科技獲取資源,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谷歌的市值就應該能夠站到200億美元以上;

    那個時候,谷歌一定會啟動ipo,由于概念好、前景好,谷歌ipo肯定會一帆風順并且取得資本市場較高的認可,這樣的話,谷歌上市之后的市值必定還要飛漲,如果谷歌市值突破400億美元,你手里的3.33%就算稀釋掉20%,折合市值也在十億美元以上,再加上百度自有業務的發展壯大,那個時候,你就可以準備ipo了。”

    robin問:“您的意思是,百度等谷歌ipo成功之后再申請ipo?”

    “沒錯。”

    李牧說罷,又補充一句:“你們兩家都ipo之后,牧野科技也該ipo了,而你們兩家企業作為牧野科技持股的企業,先行ipo成功,對牧野科技的ipo也會有很大的輔助作用,這樣的話,牧野科技ipo的規模就會更大,我們三家相互交叉、相互扶持、相互孵化概念,最終的結果就是三家的市值都會迎來猛增,實現三方共贏。”

    “我明白了。”robin毫不猶豫的說道:“到時候我們就嚴格按照您規劃的節奏執行!”( 重生完美時代 http://www.mlbrbj.live/0_501/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