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完美時代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降維打擊
    盧允浩做夢也沒想到,李牧竟然給自己玩了一手你死我活。

    強制要求餓了么的商戶,不得接入牛外賣,這不是強盜嗎?!

    盧允浩又氣又怕,氣的是李牧這一手玩的太狠,怕的是李牧這一手會直接把牛外賣掐死。

    李牧想的很簡單,你盧允浩拿了美國資本家的錢,做牛外賣,看起來好像是正常競爭,但背后就是想利用華爾街資本家對我恨之入骨,來碰我的瓷。

    既然你的動機就不純,而且反復在滬市蹦跶,那我就干脆給你來一劑猛藥,讓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降維打擊。

    現在,互聯網行業的商業模式還在探索階段,所有也沒有任何規定明確限制平臺強迫商戶做二選一的選擇題,那不如就模仿當年的3Q大戰,直接從源頭卡住你。

    當然,李牧不會像騰訓那么瘋狂,直接強迫幾億網民在QQ和360里面二選一。

    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得這么大,用戶想用餓了么還是牛外賣,跟他沒有關系,他也不干預,但他要讓商戶做二選一,讓商戶自己衡量,如果更希望跟著餓了么賺錢,那就放棄牛外賣,如果想跟著牛外賣賺錢,那就放棄餓了么。

    而且,所有的通知,都不是采用文件形式,而是商戶經理直接打電話通知,所以消費者根本就不知道李牧在強迫商戶做二選一的單選題。

    其實,這種招數,后世很多平臺都在用。

    拼夕夕迅速崛起的時候,對啊里的沖擊非常大,因為拼夕夕主做下沉市場、底層用戶量極大,所以許多品牌為了擴大銷售業績,都主動在拼夕夕平臺上發力。

    啊里為了限制這些品牌在拼夕夕上發展,對許多加入拼夕夕的品牌官方旗艦店做出過限流的手段,可能某個品牌上個月在啊里的天貓平臺上還能賺到上千萬,但限流之后,連一百萬都賺不到,甚至賠錢都有可能。

    但是,那個時候啊里再做這種手段,其實已經很難撼動拼夕夕的根基了,因為拼夕夕真正的根基,不是那些真正的知名品牌,而是那些山寨品牌。

    打個比方,當初拼夕夕上,光山寨幫寶適紙尿褲的品牌,至少有幾十家,它們才是拼夕夕上的銷量主力,就算啊里限制幫寶適官方入駐拼夕夕,也無法限制那些山寨品牌入駐并且大賣。

    可以說,山寨品牌,是拼夕夕抵抗啊里的真正陣地,拼夕夕敢讓山寨的“邦寶適”一個月賣一百萬單,但淘寶可不敢讓“邦寶適”這個牌子入駐,這樣一來,拼夕夕就有了躲避打擊的大后方。

    不過,李牧現在就比啊里有優勢和主動權,牛外賣現在全方位被自己碾壓,根本就找不到什么大后方。

    迄今為止,滬市有數千家餐廳加盟了牛外賣,但是有上萬家餐廳加盟了餓了么,而且,所有同時加盟兩個平臺的商戶都發現,牛外賣的訂單遠遠比不上餓了么的多。

    而且,牛外賣之前送餐時效性一直出問題,以至于用戶投訴頻發,所以商戶對牛外賣的印象也不是很好。

    現在餓了么讓他們做選擇題,他們雖然心里不太情愿,但本能的還是選擇繼續跟餓了么合作,畢竟他們的目標是賺錢。

    這下,牛外賣原本配送能力不足的短板,立刻成了最長板,因為跟他們合作的商戶,紛紛選擇關閉在牛外賣上的網店。

    餓了么通知發出的第一天,牛外賣的加盟餐廳就從三千多家,一口氣掉到了不足一百家。

    大量高薪聘請的摩托車騎手以及自行車騎手,干脆就在這些店鋪門口等著派單,以至于每家店門口都至少有十個以上的騎手盯梢。

    由于店鋪數量暴跌,以至于有些區域的用戶,原本還能在方圓五公里距離內找到幾十家以上的餐廳,現在竟然連一個都找不到了。

    畢竟,這不足一百家餐廳的分布也不是那么的均勻。

    盧允浩聽完鄭超匯報的數據,真是要瘋了。

    這不是要人的命嗎?

    之前無論李牧怎么打壓,自己最起碼還能茍延殘喘。

    可是,這個絕招一出,自己立刻就陷入癱瘓。

    外賣O2O的本質就是專門賣餐飲的淘寶網,如果淘寶網的商戶一下子都撤了,淘寶還能干什么?

    盧允浩第一個念頭是拿錢補貼商戶、讓商戶看在錢的面子上放棄餓了么,但是想了又想,他覺得這個辦法可能很難行得通。

    首先,商戶在餓了么上的收入明顯比牛外賣高出很多,如果想讓他們放棄餓了么,至少要在補齊這個差額之后,再給予一定的好處才行,可是這樣一來,單個店鋪的日補貼金額,可能就會超過千元,幾千家店鋪的補貼金額算下來簡直是天文數字。

    而且,誰能確保李牧就不給補貼?

    看看李牧現在的玩法,把YY幣都帶進來了,明顯是要投入所有資源來幫助餓了么取勝,這種幾乎無本的買賣,一定會讓餓了么的用戶量和訂單量激增,這樣一來,餓了么商戶的收入就會更高,自己如果還想讓他們不倒戈,所需要的維系成本也會越來越高。

    在這種情況下,自己這點錢根本就頂不住,畢竟自己的成本消耗在用戶補貼以及騎手補貼上就已經達到了天文數字,要是再算上商戶補貼,等于牛外賣要補貼整個外賣O2O產業鏈條的全部環節,這個成本簡直可怕,別說幾千萬美元,幾億美元恐怕也扛不住這么燒。

    但是,如果不能想辦法讓商戶留下來,那么牛外賣就真的可以關門大吉了,自己是做送餐O2O的,總不能因為沒了第三方商戶,自己去投資飯店吧?

    盧允浩意識到這極有可能是滅頂之災,于是立刻向IDG資本求助。

    IDG也沒想到,李牧竟然能用這么無恥的手段來遏制牛外賣的發展,腦子里想到的的一個念頭,就是向有關部門舉報、投訴,投訴李牧以及餓了么惡意競爭,投訴餓了么壟斷市場。

    同時,IDG還專門提供了一個律師團隊,立刻前往牛外賣,為盧允浩提供法律援助。

    但是,他們也不確定,這樣的舉報和投訴是否有效果,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

    有關部門很快給了回復:

    第一,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能證明餓了么向商戶發出過強制他們二選一的事實,即便連錄音都沒有一個,牛外賣的律師團所能提供的所有證據,都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商戶所提供的口頭說辭,換句話說,錄音都不能直接作為證據采納,更何況這種;

    第二,即便餓了么確實強制商戶進行二選一,也不構成惡意競爭,因為參照法律規定,餓了么沒有假冒牛外賣商標、沒有損害牛外賣的信譽、沒有發布虛假廣告、沒有違背消費者的意圖、沒有低價傾銷,這里面并沒有囊括餓了么口頭對商戶所做的要求;

    第三,反壟斷法還沒實施;

    也就是說,他們沒辦法利用法律以及政策,來對餓了么進行反擊。

    第二天,牛外賣的店鋪還剩下七十多家。

    第三天,牛外賣的店鋪還剩下五十多家,這五十多家,是在餓了么上也賺不到錢、在牛外賣上也賺不到錢,甚至實體店都賺不到錢的吊車尾。

    有意思的是,這五十家吊車尾的商戶,在牛外賣上面獲得了重生。

    因為牛外賣的補貼力度很大,一些用戶優惠券還沒用完,于是就只能從這五十家店鋪里選擇一個下單,以至于這五十家商戶的生意終于有了起色,頓時把牛外賣當成了恩同再造的衣食父母。

    盧允浩熬了三天,等IDG的律師團隊有所突破,但是這個律師團隊也沒有任何進展。

    于是,盧允浩故技重施,想給李牧個人引火燒身。

    他花費百萬重金,引誘幾家已經放棄牛外賣的店鋪恢復了跟牛外賣的合作。

    隨后,在他們的店鋪被封之后,他立刻授意這些人在微博上發表抗議,說自己還用著牛外賣,但餓了么卻關閉了自己的店鋪,希望給李牧造成輿論壓力。

    李牧直接沒給任何回應,而是讓手底下的人換了一個玩法。

    隨后,餓了么宣稱,店鋪關閉是因為技術問題,會盡快恢復上線。

    吃瓜群眾一看,原來是技術問題,于是就不再關注這個話題。

    盧允浩還以為自己抓住了李牧的軟肋,還以為很快就能夠逆轉局面。

    但沒想到等來的結果卻是,這幾家店鋪雖然重新上線了,但他們的訂單數量,銳減到之前的不足5%!

    更有甚者,原本在餓了么一天能拿到上百個訂單,可是在恢復上線之后,一天只從餓了么接了一單。

    究其原因,是李牧要求技術人員對這些商鋪進行了嚴格的限流。

    限流,是通過技術寫在內部代碼里的,從表象上,只能看到結果,但找不到任何實際證據。

    通俗點說,就是嘴上笑嘻嘻,心里MMP。

    這些商戶沒想到損失會這么大,立刻打電話咨詢、抗議,但是也沒有用。

    餓了么直接告訴這幾家商戶,他們只負責店鋪的正常訪問,不負責店鋪的流量高還是低。

    盧允浩甚至親自以其中一家商戶的老板打電話過去抗議,甚至直接在電話里罵娘說:“我知道你們故意調整了算法!覺得我們用了牛外賣,就想整我們是不是?我告訴你,如果你們不把算法恢復,我會向有關部門舉報的!”

    客服直接告訴他:“對不起先生,算法是技術團隊負責,不在我們客服部門的職責范圍內,而且算法是公司的技術機密,不可能向您透露,還請您見諒。”( 重生完美時代 http://www.mlbrbj.live/0_501/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