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戰氣凌霄 > 正文 第5213章 怪異古墓
    陸天羽絕對不是見死不救的人,對陌生人,他都有足夠的仁慈之心,更別說是對自己的好友,他和司徒勝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也算得上是至交好友!

    若他不知道司徒勝遇險也就罷了,現在知道了,他自然不可能坐視不理。

    “走吧,我們過去。”陸天羽說著便往前走去。

    黑袍使者和昆侖見狀無奈的嘆了口氣,最終也跟了上去。

    “主人,你知道司徒勝的具體位置吧?”黑袍使者走到陸天羽身邊問道。

    陸天羽微微搖頭,“他告訴我他在一個名叫西涼河的地方,和他一起被困住的還有二十余名修士,皆是千年之上修為的圣者修士,堪稱修羅大陸的前輩大能。”

    “可我們只知道地名,不知道具體位置怎么找?”昆侖說道。

    “先往前走走看,或許能碰上其他修士也說不定。”陸天羽也是第一次來這夜郎古國的陷阱廢墟,自然也不知道那西涼河該怎么走,而他給司徒勝的黃符又無法說清楚西涼河的具體位置,因而,他要想找到西涼河,只能期待碰到其他人,而后向其他人詢問。

    但可惜,天公不作美,陸天羽他們一直走了幾個時辰都沒有碰到任何人

    幾個時辰無論對修士還是普通百姓而言都不算太長的時間,但眼下,陸天羽心憂司徒勝的安全,自然不免有幾分心急,臉上的神色越發凝重。

    黑袍使者見狀便安慰道:“主人不用急,司徒會長畢竟也是氣煉師公會的會長,沒那么容易出事的,而且我們也才走了幾個時辰,這里不普通的地方,幾個時辰碰不上人也正常。”

    陸天羽聞言微微點了點頭,但沒有說話。

    道理他又怎么會不懂?

    但懂是一回事,做到又是一回事。

    眼下,他實在沒辦法安心。

    “陸大哥,你有沒有聽到水聲?”就在這時,火孩兒忽然說道。

    陸天羽聞言一愣,連忙停下腳步仔細聽起來,果然,他聽到一陣若有若無的流水聲。

    “流水聲?難道是西涼河?”陸天羽有些欣喜。

    “我們過去看看就知道了。”火孩兒提議道。

    不用他說,陸天羽也知道過去看看,當下他循著水聲走了過去,穿過幾個山坳和密林,他們果然出現在一條河流之前,但很顯然,這條一步就能跨過的溪流應該不是司徒勝口中的西涼河,而且他們也沒有在這里看到有其他人的存在。

    不遠處的河岸上倒是散落著幾堆骸骨,不過仔細看去就知道那骸骨是妖獸的。

    這讓陸天羽微微松了口氣,但馬上又擔憂起來,這里不是西涼河,那西涼河又會在哪里?

    “這里縱然不是西涼河應該也跟西涼河有關,或許,其源頭就是西涼河也說不定。不然陸大哥,我們沿著河流往上找吧?”火孩兒提議道。

    “好!”陸天羽當即答應,眼下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一行人便沿著這條小溪流往上游走路。

    很快他們就走出密林,穿越峽谷,出現在一座平原之上。

    到這里溪流已經徹底變成河流,而他們面前的景象也出現了變化

    溪流兩旁建造有大大小小的低矮房屋,房屋前有高大石像,石像有人有獸,有的依舊立在那里,但有的已經倒塌,而無論倒塌的還是立著的,上面都落滿灰塵,布滿蛛網,透著一絲荒涼氣息。

    “這是夜郎古國那些人的居住之地嗎?”黑袍使者看著這些房屋好奇問道。

    然而陸天羽卻是微微搖頭道:“恐怕不是!”

    “不是?那是什么?”黑袍使者疑惑道:“看著低矮的房屋,的確像是人住的。”

    “不!人住的房子前絕對不會有石像生和甬道,以及,人住的房屋墻壁上更不會有壁龕!這是廟宇,或者更確切的說,是墓!”陸天羽看著這些建筑喃喃說道。

    “墓!?”黑袍使者幾人驚訝了,道:“主人,你是說,這些房屋是用來埋葬死人的嗎?”

    “不錯!石像生和甬道是只有墓前才有的東西,而壁龕更是擺放供物的,如此設置,除了墓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陸天羽說著便朝離他最近的那座低矮房屋走去。

    黑袍使者幾人也連忙跟上。

    很快,幾人站在了這座低矮的房屋之前,往里看去,就見里面擺放著一張空蕩蕩的石臺,石臺上一具尸骨耷拉著腦袋坐在那里,他的身上被綁縛了繩結,已經風化的衣服隨時有粉碎的可能,但讓人驚訝的是,他的血肉全還完好,就像是剛剛死去沒多久一樣!

    然而,這里的景象和氣氛說明,此人死了最少也有數千年!

    要說一個人死后數千年保持容顏不變對陸天羽這等修士來說也算不了什么,然而在這種地方,他們總覺得很古怪

    “不知道為什么,我覺得這具尸骨好像還活著。”火孩兒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黑袍使者也緊跟著說道:“我也有這樣的感覺,我感覺他還活著,但他明明已經沒有了任何生機,變成枯骨一堆,照理說不應該讓我有這種感覺才對。”

    他和火孩兒都不是普通修士,常理之下,是絕地不可能出現這種感覺的。

    難道,面前這具尸骨真的還活著?

    黑袍使者和火孩兒下意識看向陸天羽。

    陸天羽沉默著沒有說話,而是走到其他的小屋前往里看去。

    火孩兒他們見狀也紛紛往旁邊走去。

    很快,他們便確定一件事,就是這里所有的小屋內都有一具尸骨,除了死狀不同外,其他的地方和他們發現的第一句尸骨一樣,血肉猶在,充滿死寂氣息卻像是還活著一樣。

    饒是陸天羽也是眉頭緊皺。

    半晌,他淡淡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些尸骨乃是夜郎古國大祭司手下的祭祀品,是用來祭祀他們的信仰大熾神的。”

    “主人是怎么知道的?”黑袍使者不解,他為什么沒看出來。

    “其一,這里是夜郎古國的范圍,在這里出現的任何東西都和夜郎古國有關系,其二,他們的死狀雖各不相同,但死法卻是一樣的,那便是,他們是被人抽干了精血而亡的。一般被抽干精血,要么是被人當做了修煉之物,要么,就是被當做祭祀之物!因為精血是修士身上最寶貴的東西!而信徒們往往喜歡把最寶貴的東西送給自己所信奉的神,以換取支持!”

    “因而,除了祭祀之物外,我想不出別的可能。”陸天羽淡淡說道。

    其實如果不是祭祀那就是擺陣了,但他沒有在這里感受到絲毫的陣法氣息,故而可以排除這一點。

    至于這些人被當做了修煉之物,這個可能性并不算小,但如果他們只是修煉之物的話,夜郎古國完全沒必要為他們建造這么多的墓,而且還施以供奉。

    這么做的目的,恐怕是為了讓自己安心,也為了平緩祭祀之物的情緒。

    畢竟,誰都不喜歡帶著滿腔怨氣的祭祀物!

    “沒想到這夜郎古國居然如此暴戾!怪不得他們會滅亡。”火孩兒凝聲說道。

    陸天羽倒是沒覺得有什么,他雖然沒有經歷過上古時期,但卻很清楚,上古時期的原始和愚昧,若非如此,上古時期的人族又怎么會受妖獸和魔族欺壓?

    那個時候的人族也意識不到自己是人族,他們的行事和作風自然也和妖獸無多大區別。

    “哎,這些人也真是可憐。”黑袍使者嘆聲道。

    “我們走吧!再不走的話,可憐的就是我們了。”陸天羽淡淡道。

    “怎么了?主人?”

    “陸大哥,為什么這么說?”黑袍使者和火孩兒齊齊問道。

    “你們不是說總感覺這些人還活著嗎?”陸天羽道。

    黑袍使者和火孩兒下意識點頭。

    “其實他們活著沒有我不確定,但如果那大祭司還活著的話,這些尸骸就有可能對我們造成威脅……因為他們已經變成了沒有神魂的行尸走肉!”陸天羽看著一具被利刃刺破心臟,死不瞑目的尸骸說道。

    “這,不可能吧?他們用這些人的精血當做祭祀之物不說,還把他們煉制成了傀儡?也太過分了吧!”黑袍使者錯愕。

    “站在他們的角度,他們并不覺得自己做的過分,反而認為這是理所應當的。畢竟,他們是有信仰支撐的。記住,千萬不要用常理判斷這些和妖獸并無太大區別的上古部落族群,明白嗎?”陸天羽沖著火孩兒和黑袍使者鄭重說道。

    他們兩人雖然修為和實力不弱,但見識終究還是差了些,根本想象不到上古時期的部落修士有多么的血腥和暴戾。

    那個時候的人才是真正的“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明白了主人!”

    “明白了陸大哥!”

    黑袍使者和火孩兒齊聲說道。

    “我們繼續往前走!”陸天羽拍了拍他們兩人的肩膀,而后帶著他們沿著河邊繼續往尚有走去。

    當他們走出數十里之外的時候,終于碰到了幾名結伴而行的修士。

    這幾名修士此時正坐在河邊喝水,看他們一臉狼狽、渾身是血的樣子,應該是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 戰氣凌霄 http://www.mlbrbj.live/0_389/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