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龍符 > 正文 第六章 虎狼丹
    “雪花蓋頂!”

    古塵沙雙掌擊下,又把一頭猛虎擊暈過去。

    那猛虎身體巨大,黃色,獠牙深深,滿口血腥,剛剛捕食了一頭野羊,看見古塵沙出現,也撲過來要吃人,卻被他赤手空拳就擊敗。

    擊暈猛虎,古塵沙就取五色土,建筑了小小的祭壇。

    五色土到處都是,倒是不用費力,現在京城祭天的天壇,也就是五色土建筑。

    祭壇建好,古塵沙就取出來祭天符詔,同時把準備好的藥材也擺放在祭壇上。那些藥材也都不是罕見的東西,眼下大永王朝京城商業發達,只要有錢,都能買到。

    他雖然處處被克扣,卻也多多少少有幾個積蓄,買幾味不是很珍貴的藥材卻也能夠買得起。

    這些藥材只是引子,改變祭祀的力量,凝結出丹藥而已。

    在祭壇上,還有一頭擊暈過去的狼。

    抽出匕首,把虎狼殺死,讓血滴在祭天符詔上面。

    這一次,他沒有自己滴血。

    果然,那虎狼的靈魂被吸收,其中涌出來大力,但遇到了藥材和五色土祭壇的小小陣法氣場變化,就地旋轉。

    滋滋滋滋.......

    似乎是水被燒開,古塵沙就看見一股青色的元氣在祭壇上不停蠕動,最后燃燒起大火來。

    大火之中,最終凝結出一枚丹藥。

    青色如玉。

    “果然成功了,這是虎狼丹,人吃過之后,力氣大增,我雖然用不著,但卻可以給忠心耿耿的屬下提升實力!”

    古塵沙心中欣喜。

    上古虎狼丹,終于通過祭祀被凝聚出來。

    那簡單的幾味藥材,就如點豆腐的石膏。如果沒有幾味藥材的氣息干擾祭祀力量,那這虎狼的巨力就會消散在空中,白白浪費。

    他沒有自己滴血,祭祀力量也涌不到他體內,當然就還于虛空。

    得到虎狼丹,他慢悠悠回宮,剛進院子,小義子鼻青臉腫站在門口,牙齒也掉了,說話漏風。

    “我的爺,你終于回來了。”他哭喪著臉。

    “這是怎么回事?”古塵沙心中大怒,卻也深沉,不動聲色,他知道自己身邊的小太監宮女經常被打,就算是自己也有時被皇子毆打,這已是平常事。

    所以跟著他的宮女和太監都因被打,想辦法走門路調離,寧愿去倒馬桶,也不愿跟著他,于是他身邊的宮女太監換了一茬又一茬,只有小義子忠心耿耿。

    他也曾經懷疑小義子是別人派來的臥底,但經過多年觀察,留心細節,發現此人是真心。

    “爺!你還不知道?”小順子瞪大眼睛:“我聽見內宮傳來消息,說爺就要成年,皇上把樓拜月賜婚給爺,現在爺已經被所有皇子嫉妒,幾乎全部都想弄死爺,我今天是去尚膳監為爺討點菜吃吃,剛好遇到七爺手下的太監小多子,當下就甩了我一耳光,還揍我一頓。”

    “什么?把樓拜月賜婚給我?”古塵沙大驚:“不可能吧,是不是謠言?”

    樓拜月天之驕女,有些大臣甚至認為她是以后皇后的最佳人選,她本身也心高氣傲,視力天下男兒為無物。

    當然這還是其次,主要是此女對自己非常仇視,還是因為自己獻朝血脈的緣故。

    “內廷傳來的消息,說元國公問婚事,而皇上讓樓拜月和爺先親近。爺,如果是別的皇子,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但對于爺來說那是天大禍害,爺要拼死辭掉,才能保一世平安啊。”小義子聲音顫抖著。

    “此事我知道了,只不過是親近而已,并沒有真正下旨賜婚,用不著大驚小怪,我們靜觀其變就好。”古塵沙定了神:“如果這是父皇的意思,那恐怕辭不掉,再說我裝瘋賣傻這么久,聽到這件事情應該表現得歡喜,而不是立刻去辭掉,如果這樣做了,任憑誰都知道我是在韜光養晦,對我戒心更深。眼下只有繼續裝傻。”

    “我是怕......”小義子還是戰戰兢兢。

    “怕什么,你跟我進來。”古塵沙先回到房間,拿出虎狼丹:“小義子,你把這藥服下去。”

    “是!”小義子毫不猶豫,也不怕是毒藥,接過吞下。

    片刻之后,小義子的身上浮現出青氣,纏繞全身,在他的七竅之中進進出出。

    巨力把他身軀重新塑造,頓時他氣息陡變,精悍逼人,陰柔之氣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戰場上橫行無忌的“虎狼之師”。

    氣息平靜下來,小義子看著雙手,雙目癡呆,只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力量:“這是什么?我感覺換了個人。”

    “不要管,你只需要知道你現在力量極大,練武起來事半功倍。”古塵沙四周看了看:“還有今天的事情守口如瓶。”

    “是!”

    “還有,你去弄一些青蚨來,記住,要活的。”

    “是!”

    青蚨是一種蟲兒,民間傳說用它的血涂抹在錢上,那錢花過之后,就會自動飛回來,所以錢的別名又是“青蚨”。

    這卻是傳說,因為有人試過,沒任何作用。

    現在大永王朝已經開始發行紙幣,但持有金銀的話,還是可以去國家錢莊用金銀兌換紙幣,然后流通。

    上古史書記載,用青蚨祭祀能夠獲得金銀,古塵沙就要試試,他的月例錢被克扣得厲害,捉襟見肘,如果能夠真的祭祀出來金銀,那再也不缺錢花。

    以后開府建牙花錢的地方還多。

    小義子頗為能干,第二天就用布袋提著青蚨蟲在客棧里等候著。

    青蚨這東西似蟬似蝶,到處都是。

    “你去吧,在外面盯著,免得有人注意我。”接過青蚨蟲,古塵沙吩咐。

    “是。”小義子出門,四周查看。

    古塵沙則是拿過大銅盆,銅盆之中放了一枚蠶豆大小金粒子,他積蓄這么多年,打底的金子還是有。

    取出青蚨蟲,用針取血,涂抹在祭天符詔之上。

    砰!

    銅盆中出現金燦燦的氣流,稍微流轉,卻飛不出去,而就在盆內沉淀,最后變成同樣一枚金粒子。

    “居然是真的?”古塵沙大喜過望。

    他正要一一殺死袋子里面的青蚨祭祀成金粒子,但看見里面的蟲子哀鳴,擠成一團,呀呀叫著,不由動了惻隱之心:“猛獸性格兇惡,殺虎,狼,熊,蟒以祭蒼天倒無所謂,青蚨之蟲無毒,也不傷人,為了金子卻殺生弱小,倒顯得無德,卻有什么資格獲得祭天符詔?錢可以想別的辦法賺,為賺錢殺生,似不仁。”

    他搖搖頭,把這些青蚨都放了。

    做完這件事情,突然他覺得心胸開闊了很多。

    “爺,時辰到了,我們早點回宮,不然等下宮門下匙進不去又要睡客棧,錢可花費不少呢。”小義子在外面輕聲說話。

    “也好。”古塵沙點點頭,自從小義子服用虎狼丹后,實力提升數倍,辦事起來干凈利落,如果能多有這樣幾個屬下,那該多省心。

    兩人離開客棧,從皇宮北門入內。

    北門是偏門,專門負責把蔬菜,雞鴨魚肉活豬活羊運送進宮,還負責把皇宮里的垃圾運送出來,最為污穢不過,一般稍微有頭有臉的太監宮女都不從北門進宮,但古塵沙的院子就在皇宮北面,不得不從這里出入。

    這也是宮中權勢人物侮辱他的意思。

    走過北門,進去四通八達,如八卦之陣,有通向御膳房,采買局,庫房,內務府,制造司等等,哪怕是在皇宮呆了十年的老人,也會迷路。

    古塵沙壓根兒也不知皇宮有多大,后宮他是不能去的,更有很多禁地都守衛森嚴。

    當他和小義走入更北面狹窄小巷子之時,迎面過來大轎子,八個太監抬著,旁邊還有四個太監捧著瓜果茶水伺候著,其余兩婢女提著金銀鑄造的香爐,清香飄出,使人心曠神怡。

    那大轎也是用香木制作,鑲嵌美玉,珠寶,閃爍光耀。

    排場十足,富貴逼人。

    “這是十八皇子的轎,爺我們讓讓吧。”小義子道。

    古塵沙是十九皇子,還未成年,居住在宮中。十八皇子也一樣,兩人年齡都差不了幾天。

    同樣是皇子,待遇卻有云泥之別。

    看十八皇子出門八抬大轎,雍容華貴,身邊奴仆如云,而古塵沙就帶個小太監,走路步行。

    十八皇子就要成年,卻已經在京城買了一片莊園做為府邸,修建得富麗堂皇,如天上宮闕,從內廷傳來的消息,他只要一成年就可以封為國公。

    十八皇子的母親,是四大“皇貴妃”之一,僅次于皇后。

    此皇貴妃家族是千年大世家,水家。

    傳聞是上古黑帝后裔。

    存在千年,改朝換代而不倒。

    天符大帝開鑿運河,貫通東西南北,也依賴了水家之力。

    十八皇子有此堅實后盾,武功絕高,財可通神,是最皇位競爭人最有力的人選。

    他叫做古鴻沙。

    古塵沙不想和他多糾纏,走到旁邊避開,這是主動示弱的表現。

    事情沒想象的那么簡單,大轎在他面前停下。

    簾子被太監拉上,從中走出個少年。

    這少年銀白色錦衣,上面刺繡云紋,古樸而高雅,面容白皙,身材卻挺拔如槍,臉上沒有喜怒,眸子深沉,是個厲害角色。

    “十九弟,恭喜你啊。”

    古鴻沙淡淡道。

    “十八哥,我哪里來的喜?”古塵沙臉上有傻笑:“我不明白你的話。”

    “從內廷那邊傳來消息,父皇召見樓沖霄,有意要把樓拜月許配給你。樓拜月,那是天之驕女,很多兄弟都想娶她,難道這不是喜?”古鴻沙不咸不淡的語氣讓人琢磨不到他的內心真實想法。

    古塵沙打定主意不變應萬變,呵呵傻笑:“我哪來那么大福氣。”

    “好了。”古鴻沙擺擺手:“老十九,你也別在這里給我裝瘋賣傻,我知道你韜光養晦,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不過這也無可厚非,你有你的難處。”

    “呵呵。”古塵沙還是癡呆的笑容,別人怎么揣測他是一回事,他還是要裝到底。

    “老十九,我管你真傻也好,裝傻也好,我給你條活路。”古鴻沙居高臨下的看著。( 龍符 http://www.mlbrbj.live/0_13/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时时彩开奖助手下